第102章:內褲黑絲襪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102章:內褲黑絲襪

    一場不為人知的混戰,隨著王巖精疲力竭,終于落下結束了。

    王巖和這對姐妹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一樣,全身汗津津的,累的腰腿酸軟,站都站不穩了。

    王巖累的腿腳發軟,何玉玲和許艷兒也被王巖折騰的像軟腳蝦一樣,大腿內側又痛又酸,腰上使不出一點力氣。

    姐妹二人滿足的笑著,一個個軟癱在床上,一動不動。

    許艷兒先緩了過來,道:“王巖,我去放熱水,你洗個澡吧。你的身上都能搓下垢夾來了,一股子臭味,再不洗干凈,就要長毛了。”

    王巖懶得動,就找借口道:“不用洗了,我的刀口還包著哩。”

    許艷兒自然有保護王巖傷口的辦法,剛要說兩句啥,就聽到樓下傳來了郭慧枝的聲音:“王巖……艷兒……你們在嗎?”

    王巖嚇得怪叫一聲,從床上趴了下來。

    本來都動不了的人,一下子就有了力氣,慌里慌張的給自己穿衣服,催促許艷兒和何玉玲道:“你們倆快穿衣……”一看來不及了,就抱著自己的衣服往外跑,提醒二人道:“千萬別發出聲音,在屋子里呆著。”

    王巖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出了何玉玲的房間,把門輕輕關上,一看隔壁有個房間,就鉆了進去,將褲子套上,上衣都來不及穿了,躺在床上裝睡。

    郭慧枝扶著扶梯上了樓,又叫了幾聲,王巖有模有樣的應道:“誰呀,還讓不讓人睡了,這么吵。”

    郭慧枝聽到王巖的聲音,找了過來,一看到王巖脫了上衣在許艷兒家的床上睡覺,就著急了:“啊……你、你快下來,你都多少日子沒洗澡了,把床給人家弄臟了多不好意思啊。”

    王巖不情愿的被郭慧枝拉了起來,心想剛才他和兩位美女大戰,不知道把床都弄成啥樣子了,才在這兒躺一會兒,咋能把床給弄臟,不過郭慧枝有潔癖,這也不難理解。

    王巖打了個哈欠道:“沒關系,艷兒不是那樣的人,弄臟了她去洗就成了,況且,是她讓我在這兒睡覺的。”

    郭慧枝語氣松動了,可還是有些埋怨:“那你也別脫了衣服在這兒睡呀……咦,啥味道,怎么有股怪味兒?”

    王巖心虛的解釋道:“這么大熱的天,不**服太熱了,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啊,汗臭味有啥好聞的。”怕許艷兒糾纏,忙跳開話題:“你也真是的,明明不能喝,艷兒也是個超貨,她灌你酒你就喝,也太老實了。 ”

    郭慧枝生氣的道:“你還說,她灌我酒的時候,你都不攔著,分明是串通好的,我現在還頭疼哩,你說,我醉了的時候,你們倆是不是干啥了?”

    王巖一下子就心虛了,靈機一動,埋怨道:“你瞎想啥子哩,你剛醉了,艷兒的妹妹就回來了,你說我當著人家妹妹的面,能和她干啥。”

    郭慧枝有些緊張了,要是只有許艷兒,她倒不會太拘束,可是要是人家的妹妹還在的話,她就有點緊張了,忙道:“王巖,咱們這樣子來人家家里,一點東西都沒有買,會不會有點失禮?”

    王巖敷衍道:“有是有點,以后再說吧。你不是喝多了嗎,再睡一會兒吧,我也沒有睡醒,再躺一會兒。”

    郭慧枝總覺得啥地方有點怪怪的,但自己也說不好,猶豫了一下,道:“那艷兒人哩,咱們啥時候回去?”

    王巖打了個哈欠,向后一倒就睡下了:“不知道,艷兒和她妹妹去忙了,讓我在這兒睡覺等著她送咱們回去,管它哩,反而餓不死的,呆著吧。”

    郭慧枝喝過酒,有點頭疼,口還有點渴,暈乎乎的,就下樓去找水喝了,還給王巖倒了被水端了上來。

    王巖又被郭慧枝給弄醒了,就有些煩,把水喝完,就睡下了。

    郭慧枝怕王巖凍著,將王巖的衣服蓋到了他的身上,坐在床邊看著王巖睡,自己想著心事。

    郭慧枝倒不似王巖那么大膽,主人家不在,她也不敢亂跑,就安心的和王巖呆在一個地方。

    過了好一會兒,隔壁有了動靜,許艷兒和何玉玲都收拾好了,一起出現了。

    二女很熱情的跟郭慧枝打招呼,臉上全是滿足的媚氣,郭慧枝總覺得二人的臉上有啥東西,給她感覺怪怪的,可那東西究竟是啥,她也說不好。

    郭慧枝問了一下許艷兒,看她放不方便,把她二人送回醫院。

    許艷兒還沒說話,何玉玲就搶著道:“我方便,我很方便,我送你們去醫院吧,正好好幾天都沒見我媽了,去看看她。”

    許艷兒也想去送王巖,就道:“那玉玲你就開車送我們過去吧。”

    何玉玲知道有郭慧枝在,她也不能跟王巖獨處,就答應了。

    郭慧枝將王巖叫了起來,等收拾好之后,坐著何玉玲的車離開了。

    當著郭慧枝的面,王巖不敢跟她們兩個說話,怕露出啥破綻被郭慧枝給瞧出來,一上車又裝睡了,聽著三個女人有說有笑的,把他可給憋壞了。

    終于回到了醫院,張鉤子和李云霞竟然都在病房里面等著他。

    王巖驚喜道:“張叔,是不是能回去了?”

    李云霞生氣的道:“中午就能回去了,你這一天死哪兒去了,害我們空等,要是中午走的話,這個時候都能回家了。現在倒好,就算馬上走,回到縣城里也黑了。”

    王巖很不好意思,但還是給自己找臺階下,笑道:“張叔,你放我一回鴿子,我放你一回,咱們扯平了。”

    張鉤子也不計較這些,笑了一下,道:“既然扯平了,那就趕緊收拾吧,我明天早上要在縣里面開會,咱們得跑夜路了,慧枝,云霞,你們倆快去辦出院手續吧,云霞,把帳都給慧枝算清,我幫王巖收拾東西。”

    王巖忙在病房里面整理東西,其他的東西都可以不管,先把給郭慧枝和李欣蕓買的衣服給裝好,然后把其他東西裝了兩個大袋子,在許艷兒姐妹倆和張鉤子的幫忙下,都拿到了樓下的警車里面裝好。

    王巖在車上等著郭慧枝和李云霞,何玉玲忽然在車外向王巖招了招手。

    王巖怕她們倆糾纏,不情愿的走了出去,問道:“玉玲,咋了?”

    何玉玲沖著王巖神秘兮兮的笑了一下,拉著他往花園里面走去:“快跟我來,我要送你一個東西。”

    王巖實在是吃不消了,今天弄的太瘋狂了,腰酸腿軟的,怕何玉玲又讓他弄那事,那他還是趕快逃的好。

    他心中感慨,想他縱橫花叢,何曾在美女面前逃過,想不到今天要栽到她們姐妹倆的屁股上了。

    何玉玲拉拉扯扯的將王巖拉到了一棵竹葉梅后面。

    王巖看了看周圍的地形,正想著該如何拒絕何玉玲的要求,可是一看這周圍都是一些冬青,很低,只能勉強把他們的下半身擋住,要是弄那事,還是藏不住的,就猜測何玉玲拉他來,可能不是為了那事來的。

    何玉玲神秘一笑,問道:“王巖哥,你就要走了,我允許你在我身上拿一件東西,你要啥我都會給你的,你說你想要啥?”

    王巖感慨了一聲,他可是把人家給強·奸了,但是事情的發展出乎他的意料,何玉玲被他用一桿槍給征服了。

    “我沒啥要的東西,只要你別記恨我就成了。”王巖羞愧的道。

    何玉玲愣了一下,忽然將王巖抱住,滿臉幸福的笑道:“王巖哥,我知道我很臟,你別嫌棄我就成了。其實你今天那么對我,我很開心的,要是你是個膽小鬼,或者那東西是根毛毛蟲,我肯定會恨死你的,可是你不是,你是個猛男,差點都讓我快樂的死掉了。”

    王巖的自豪感油然而生,道:“那好,回去和你姐好好相處,我回去了,以后有機會來槐樹灣找我。”

    何玉玲嗯了一聲,從王巖的胸膛上離開,拉著他的手道:“你快在我身上找找,你想要啥東西,不管啥,我都會給你的,不過,只能選一件哦。”

    王巖將何玉玲從頭到腳的看了一遍,像她這種有錢人,就說身上的首飾,只怕一件比一件值錢,可是這些東西,都不是他想要的。

    王巖火辣辣的目光停在了何玉玲的黑色絲襪上,口水都快要掉出來了,可是忽然想起被他干過的女人,她們的**都留在了他的柜子里,何玉玲的**,她還沒有弄到。

    王巖脫口道:“一件不夠,我得要兩件。”

    何玉玲嘟著嘴道:“你還真貪心,先說說是哪兩件,我考慮考慮。”

    王巖吞了口口水,道:“先把你的三角褲給我,你做過我的女人,三角褲就要留給我。”

    何玉玲噗嗤一笑,抿嘴道:“你還真是奇怪,那你的柜子里收藏了多少那東西了?”

    王巖一笑道:“這是個秘密。”

    何玉玲收起笑容,又道:“那另外一件東西哩?”

    “把你的黑色絲襪留給我。”

    何玉玲假裝生氣的道:“不行,我只能把我的三角褲給你,讓你收藏回去,絲襪也能給你,不過得看你以后的表現了。”

    王巖還想說些啥,何玉玲將腰一彎,手從短裙下面伸了進去。

    王巖曾看過相似的情景,那是許艷兒送他三角褲的時候,那時候的許艷兒,誘惑著他,手扶在門上,勾引著王巖,可這時的何玉玲,又是另外一種情景,她緊張害怕,感受著異樣的刺激,一把將絲襪和三角褲都拉到了腳邊,然后脫了涼鞋,把絲襪給脫下來,這才將三角褲給脫掉,交給了王巖。

    王巖還想要何玉玲的黑色絲襪,何玉玲像是知道王巖的意圖一樣,一把將絲襪揣到自己的口袋里,像花蝴蝶一樣跑走了,還沖著王巖吐了一下舌頭。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