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你咋這么騷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100章:你咋這么騷

    圓圓的屁股細細的腰,長長的腿上穿絲襪。

    王巖看著她的屁股,看著她一扭一扭的動作,簡直有噴鼻血的沖動,下面竟然不爭氣的支起了帳篷,向小美女抬起了頭敬禮。

    小美女打開后備箱,回頭道:“你幫我拿一下這幾個……”注意到王巖的帳篷時,臉一下子紅了,忙轉過頭去。

    王巖尷尬的掩飾了一下,將里面的幾個袋子拿了出來,笑了一下道:“幫你拿到哪兒去?”

    小美女的臉依舊紅撲撲的,非常吸引人,偷偷的瞄了一下王巖的褲襠,雖然心里對王巖很厭惡,但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去偷看王巖的褲襠。

    “跟我來吧,拿到我房子里。”小美女也拿起了一堆袋子,在前面走著。

    剛才她還一扭一扭的走得挺順暢,一想起身后跟著一個硬著大家伙的男人,就覺得渾身都長毛了一樣不自在,走起路來也不順暢了。

    小美女走上樓梯,王巖故意走得慢了一點,睜大了眼睛想看看她群下的風景,可下面啥都看不清,無論他如何調整角度,最多看到黑乎乎的一片,那深處的東西,完全是盲區。

    小美女也注意到了王巖的意圖,對他更加討厭了,就想著等他把東西拿到樓上,立刻給他趕出去。

    王巖上了樓,小美女住的房子就是他發現很大的奶罩子的那個房間。

    王巖將東西放下,故意套起了近乎,笑道:“我叫王巖,你叫啥?”

    小美女頭也不回的道:“你下去吧,我要洗澡了。”

    泡妞的第一要訣就是臉皮厚,王巖深知這一點,腆著臉道:“別這么冷漠嘛,我怎么著也是你姐姐的朋友。”

    小美女哼了一聲,道:“不三不四女人的不三不四的男人。”

    王巖原本想著和她打好關系,沒想到她竟然這么說話,對她的好感蕩然無存。

    王巖臉一沉,一步跨了上去,抓著小美女的手臂道:“你在罵誰?有種你再說一遍?”

    小美女被王巖兇狠的眼神嚇到了,也后悔剛才說的話,可還是嘴硬的道:“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她就是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

    小美女要是罵王巖,他看在許艷兒的面子上,也就忍了,可是許艷兒對他很好,給他錢,給他在醫院安排治療,對他好的沒話說,沒想到竟然被這個女流氓罵,王巖無法抑制自己的怒火,一巴掌打在了小美女的臉上。

    啪!

    清脆的耳光,一下把小美女打哭了。

    王巖的手在接觸到小美女的臉蛋時,就有些后悔了,將力量收起來了,不然一巴掌都能把小美女給打趴下。

    “臭混蛋,你敢打我,我殺了你!”小美女拿起衣服架,朝王巖打了過來。

    打都打了,王巖把心一橫,一把搶過衣架,將她往后一推,道:“你積點口德,嘴再這么臭,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小美女一個踉蹌,被王巖推到了床上,兩個大肉球閃動著,她裙子下面的風光也露了出來。

    黑色的絲襪緊緊的貼在她的腿上,擋住了她的隱私部位,讓人有一種沖上去使勁揉一揉的沖動。

    小美女急忙坐了起來,將裙子往下一拉,戰戰兢兢的向后退去,道:“你……你到底想干啥子,快出去,快出去,不然我報警了。”

    王巖哼了一聲,這個時候,他完全可以把小美女給強干了,可那樣會受到良心的譴責,他實在是硬不起那個心腸。

    小美女看出王巖的猶豫,氣焰又張起來了,哼道:“你這個不三不四的野男人,也就和許艷兒那種不三不四的騷·女人勾搭,告訴你吧,你撿了一只破鞋中的爛鞋,還是被人玩的不樂意玩的爛鞋。”

    這話把王巖徹底激怒了,他一下撲了上去,一把將小美女從喉部抓住,大聲道:“你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嘴有多臭嗎,格老子的,信不信我現在就玩了你,讓你才變成真正的破鞋。”

    小美女有些納悶,她剛才已經避開王巖,只罵許艷兒,王巖至于生這么大氣嗎,莫非他真的喜歡許艷兒不成?

    小美女又害怕起來了,可憐巴巴的望著王巖,道:“我、我只是說她,又沒有罵你,你至于生這么大氣嗎,況且,我說的是實話。”

    王巖忍無可忍,一把抓在她的大肉球上,用力的揉了起來:“格老子的,看來你把我的話當放屁啊,老子馬上玩死你。”

    小美女的眼淚流了下來,央求道:“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你……你放過我吧。 ”

    小美女那巨大的肉球被王巖抓住時,異樣的感覺就蕩漾到心里了,被王巖抓的有些心猿意馬。

    王巖的手揉的更加兇狠了,道:“你不是罵她騷嗎,我就讓你看看你自己有多騷,我等著你待會兒跪下來求我。”

    小美女本想著服軟的話王巖就放過她了,沒想到這家伙反而變本加厲,揉的更厲害了。

    小美女似夢囈似的呻吟了一聲,臉色也紅起來了:“你……你混蛋,你到底要咋樣子才能放過我,我……我說的都是大實話,許艷兒都被我爸玩過多少次了,那種女人,也就你才肯玩。”

    王巖一下子就呆住了。

    幾秒鐘過后,他回過神來,一把將小美女的衣服撕開,將她的兩個大肉球露了出來,大聲罵道:“格老子的,你還敢胡說,我讓你胡說,我讓你看看你自己有多騷。”

    小美女都開始哭了,心中非常委屈,將王巖恨得要死,可偏偏被王巖摸得有感覺了,身體變得難受起來,雙腿緊緊的夾著,不自覺的動了起來。

    “我……我沒有胡說,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看到我爸爸玩她,她還叫的很開心,你……”

    小美女畢竟處世不深,想著跟王巖坦白了,他就能放過自己了,沒想到把王巖徹底給刺激到了。

    王巖再也沒有任何憐惜之心,欲·火、怒火同時襲上心頭,一把撥開小美女的奶罩子,張口就咬在了上面,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替許艷兒報仇。

    小美女一下子就失去了力氣,幾乎呻吟著道:“啊……啊……你、你放過我吧。”

    王巖絲毫不理,舌頭在她的櫻桃上旋轉著,舌尖去頂她的櫻桃,牙齒在上面輕輕的咬著,雙手將那他無法握住的東西使勁揉著,小美女知道王巖是來真的了,嚇得慌了神,用拳頭在王巖身上打著,用腿去踹王巖。

    王巖被她折騰的有點痛了,放開了下美女的兩個肉球,從床上下來,抓住了她踹過來的一只腳。

    小美女唯一的武器被王巖抓住了,一下子就著急了,又踹又蹬,可那只腳咋都擺脫不了王巖的手。

    王巖將她往后一拖,拉到了床邊,雙手終于結結實實的摸到了她的黑色絲襪,摸到她充滿肉感的大腿,一下子舒服的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小美女坐了起來,用力的去打王巖的腦袋,王巖嘿嘿一笑,張嘴親在她嘴上,在小美女驚呼的時候,舌頭就順利找進去了,**著小美女的舌尖,吃著她香甜可口的舌頭。

    小美女嗚啊的叫著,反抗著王巖,可王巖上下夾攻,弄得她很快就沒有了力氣,手也軟綿綿的,偶爾抬起來,像是撫摸一樣在王巖身上拍一下。

    王巖的大手在小美女的大腿內側摸索著,小美女始終夾的緊緊的,不準王巖動作,可等王巖尋到深處的時候,摸到了濕漉漉的一片水漬。

    王巖又像是被刺激到了,從小美女的口中跑了出來,在她耳邊像夢囈一樣的說道:“我看你才是個騷·貨,大大的騷·貨,你自己摸摸,摸摸你的水有多少,才被我這么摸了兩下,就成水簾洞了。”

    小美女本來都迷失了,王巖的話又讓她清醒過來了,她狠狠的去打王巖,罵道:“你混蛋,你要是敢對我做啥,我……我肯定會報警,讓你在監獄里面呆一輩子。”

    王巖知道自己控制不了了,原始的欲望完全被刺激出來了,不相信這小美女還不想要。

    他冷笑一聲,一把將褲子脫下,露出了那又粗又熱又硬的家伙。

    小美女的眼睛水汪汪的,光看王巖的大家伙一眼,就要控制不住了。

    王巖沒有去看小美女的眼神,一把將她的絲襪、三角褲從屁股上面拉了下來,把她圓圓的屁股露出來,在外面就蹭了起來。

    小美女一下子興奮的扭動起身體來了,屁股一扭一扭的,口中呻吟著。

    王巖才弄了兩下,小美女就受不了了,叫的越來越大,喊的也越來越急促。

    王巖感覺到小美女快要來了,就抓著自己的大家伙在小美女那蜜汁泛濫的洞口上上下下的蹭著,擠開她的那條縫隙,由下往上,再停在那顆豆子上,去摩擦那變硬的豆子。

    小美女啊啊叫了兩聲,雙腿一夾,身體就抽搐起來了。

    王巖僅憑著自己的前戲,就把小美女送到了高潮。

    小美女緩了一下神,王巖卻還難受,將她拉到床邊,讓她趴在床上,屁股對著門口,將她的兩瓣屁股往外一分,張開嘴就舔上去了。

    “啊……別、別舔,臟,那兒很臟。”小美女又叫了起來。

    王巖嘿嘿一笑,舌尖去頂那條縫隙,將它分開,弄了幾下,小美女就快樂的不行了,扭動著身體,叫的一下比一下響。

    王巖停了一下,故意一言不發的看著小美女。

    小美女似乎等不住了,回頭看了一下王巖,眼中寫著疑問。

    王巖邪惡的笑道:“想要嗎?”

    小美女又轉過頭去,沒有說話。

    過了幾秒鐘,她用細不可聞的聲音道:“想。”

    王巖哈哈一笑,將小美女的鞋子脫掉,從她的腳丫子親了起來,一直親到了她絲襪卷到的膝蓋處,才問道:“現在告訴我,想要啥東西?”

    小美女癢癢的難受,可害羞的不敢說,就將屁股往王巖的大家伙伸了過來。

    王巖站好,挺起大家伙,又在小美女的屁股上,大腿上、洞外摩擦,蘸著小美女的水到處涂抹,卻偏偏不進去:“快跟我說,你和艷兒,誰才是騷·貨?”

    小美女終于受不了了,大聲道:“我,是我,快來吧,我不報警,我肯定不報警,是我求你日我的。”

    王巖恨不得將小美女這個時候的樣子拍下來,讓她看看自己是啥咋求人干她的。

    他挺著大家伙,雙手扶住小美女的兩瓣又圓又白的大屁股,問道:“現在,告訴我,你叫啥名字?”

    “何玉玲,快來吧,快進來啊。”

    剛才,王巖純粹是要泄憤,可真到了要進去的時候,他猶豫起來了。

    畢竟,她年齡不大,還是許艷兒的妹妹,這說不定還是她的第一次。

    “小騷貨,你有過男人嗎?”王巖問道。

    何玉玲的角色完全轉變過來了,迫不及待的看著王巖的大家伙道:“有過,你還在等啥子?你要是想要處女了,我回頭就去補個膜,給你當回處女,現在快進來吧。”

    王巖很失望,卻松了口氣。

    他剛開始想想著終于能夠實現自己玩一個處女的偉大愿望了,可沒想到許艷兒的妹妹竟然也不是處女,不過,既然她已經有過男人了,王巖的猶豫也就消失了。

    人,就是如此矛盾!

    王巖調整了一下姿勢,用大家伙分開那兩瓣唇,一點一點的將何玉玲的身體擠開,鉆了進去。

    王巖喘了口粗氣,大贊道:“好東西啊,太緊了,太舒服了。”

    何玉玲皺起了眉頭,痛苦的叫道:“啊……慢點,慢點,痛,你的東西太大了。”

    王巖嘿嘿直笑道:“不大的話,你也不會這么騷了。”

    何玉玲咬著牙,緩緩的吃著王巖的大家伙,緩慢而又節奏的動了一會兒,漸漸適應了王巖的身體,就開始加快了。

    可王巖弄了幾下,只要節奏一塊,何玉玲就叫痛,讓他弄的很不痛快。

    “格老子的,你的咋這么緊?”王巖笑罵道。

    何玉玲笑道:“那是你的太大了,你先慢一點吧。”

    王巖將何玉玲礙眼的衣服脫掉,抓著她的兩個大肉球又揉又捏,腰部一下一下的往前送:“格老子的,看來老子得用我的九淺一深來弄你了,看你吃不吃得消。”

    王巖像老和尚撞鐘一樣一下一下的前進,弄得何玉玲不斷的呻吟。

    何玉玲對王巖的大加贊賞,他不僅家伙大,而且技術也好,每次她覺得王巖要離開她的身體時,他又準確無誤的捅了進來,而且一捅之后,又馬上離開,重復著相同的動作。

    不過,王巖捅的很淺,連續幾次之后,她快要受不了的時候,王巖忽然一捅到底,弄得她渾身哆嗦、顫抖,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快樂,連骨髓里都要酥了。

    這個時候,何玉玲就覺得只有像王巖這么厲害的人,才能被稱作為真正的男人。

    王巖又換了個姿勢,將何玉玲的兩條穿著黑色絲襪的腿扛在肩膀上,親著她的腳丫子,跪在床上往前弄。

    剛開始的時候,何玉玲的身體緊的讓他動不了,可現在順暢多了。

    他暢快的笑道:“小騷·貨,你的東西果然好,老子弄了這么多了,你的是最好的。”

    何玉玲沉浸在快樂當中,早都醉了,笑了一下道:“你的也是最好的,快一點吧,再快點吧。”

    王巖依言加快了速度,何玉玲一下子被弄得大喊大叫起來。

    “啊……啊……啊,我要死了,要完了,完了,啊……噴了……”

    何玉玲喊得越來越急促,叫的越來越大,終于將聲音拉的很長,像是一口氣沒上來一樣,下面噴出了一道水柱,像是撒起尿來了。

    這下子把王巖給驚呆了,甚至嚇到了。

    他急忙離開何玉玲的身體,看著何玉玲抽搐著、哆嗦著,渾身泛紅,在床上像泥鰍一樣翻滾著,將下面的那道水柱噴完。

    王巖的身上濺到了水柱,和奇怪的是,這種液體,并沒有尿騷味,反而像是蜜汁。

    王巖驚得目瞪口呆,愣了愣,才問道:“你……這是咋回事,你撒尿了?咋沒有尿騷味哩?”

    何玉玲仍然抽搐著,過了好久才緩過神來,臉上蕩漾著媚氣,滿足的望著王巖:“真是頭豬,那是噴潮,連這都不知道。”

    王巖奇怪的問道:“噴潮,啥東西?”

    何玉玲臉上泛著紅潮,渾身又酥又軟,過來用手抓住了王巖的大家伙,一下一下的給他套動起來:“噴潮,就是女人得到最大的滿足時,會引起最強的高潮,到時候會噴水,不是撒尿,是噴那種水,從另外一個口噴出來的,和你們男人一樣,女人也會射的。”

    王巖頭一次聽到這種事情,把自己給驚呆了,他還以為把何玉玲給弄出了問題,沒想到她竟然得到了最大的高潮。

    王巖狂笑起來了,可把自己的傷口牽動了,弄得他皺起了眉頭,咳嗽了兩聲。

    “你咋知道的這么清楚,格老子,還說你不是個騷貨?”王巖笑罵道。

    何玉玲瞪了王巖一眼,眼中是幸福、滿足的神色:“我看書上是這么寫的,一直很向往那是啥感覺,沒想到在你身上遇到了。”

    王巖還沒有來,這才過了十來分鐘,加上這兩天他一直弄,還沒有到極限,就將何玉玲身上的衣服給全都脫掉了,讓她跪在床上:“再弄下去,把你這小騷貨給弄死了,先給我舔一會兒,舔的差不多了,我再弄你。”

    何玉玲一下皺起了眉頭,搖頭道:“不,臟,臟死了。”

    王巖慫恿著她,鼓動著她,引誘著她,可何玉玲說啥都不舔。

    王巖只好放棄了,可這時,他感覺到身后有針扎般的目光看著自己,后背一下子就發麻了。

    郭慧枝,還在客廳里面。

    他第一反應就是郭慧枝醒來看到這一幕了,想找個地縫鉆進去的心都有了,可回頭一看,來人竟然是許艷兒。

    王巖雖然松了口氣,不像看到郭慧枝那么害怕,可還是很尷尬的。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剛想說句啥,許艷兒憤怒的盯著二人道:“王巖,你真是……我真是看清你了,你見到一個女人就想日,連我妹妹都不放過,簡直是個禽獸。”

    王巖也挺窩火的,畢竟他干何玉玲的初衷就是何玉玲說許艷兒是個騷貨,存著報復的心,讓何玉玲看看自己才是騷貨,可沒想到遇上了這檔子事。

    何玉玲卻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最初的害怕和尷尬緩過去之后,媚笑道:“姐,被他日,我開心,用不著你管。”

    許艷兒還想替她討回公道來著,沒想到被反咬一口,氣得身體都顫抖起來了:“你……你簡直不要臉。”

    何玉玲光著身子,哼道:“咱們彼此彼此,我玩我的,你玩你的,不就是和你帶回來的男人上床了嗎,你至于生這么大的氣嗎?我還想被他弄,你要是有事,就趕快走吧,沒事就留下來看著好了,要是實在受不了,就來嘗嘗他的大棒子吧。”

    許艷兒羞臊的不行了,狠狠的瞪了王巖一眼,轉身便走。

    王巖被罵的啥都不知道了,不過他心中很害怕,就是知道許艷兒不能走,不能讓她走,忙沖了上去,將她拉到了房子里,把門一關,擋在門口道:“艷兒,你聽我說,我……我也不知道該咋跟你說,但我并不是存心上她的。”

    許艷兒看到王巖那一晃一晃的大家伙,臉就開始發燙,憋了好久的下面都滲出水了,對王巖的抗拒也沒有那么強烈了,雙手抱在胸前,道:“你愿不愿意上她,是你自己的事情,與我有啥關系,快讓開,我不打擾你們倆了。”

    何玉玲在旁邊添油加醋的道:“姐,打擾都打擾了,何必這么虛偽哩?你要是受不了的話,那就來吧,我不介意他日咱們兩個。咱們畢竟是姐妹,他給你一下,給我一下,這樣才好玩嘛。”

    王巖被何玉玲的放·蕩弄得有點手足無措,不過她說的一下子弄兩個,確實深深的吸引著他,讓他心跳加快了,下面更是雄赳赳,氣昂昂,有一種搖旗吶喊,沖鋒陷陣的勢頭。

    他不禁感慨起來,這倆姐們的媽媽到底是個啥紅顏禍水,咋就生出了這么兩個美嬌·娃,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浪,連這小丫頭片子都這么厲害。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