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又一黑絲女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99章:又一黑絲女

    王巖挖空心思的想著,可還是沒有辦法把郭慧枝給支開,就趁著郭慧枝不注意,跟許艷兒說了一下自己的心思。

    許艷兒對王巖的大家伙早就愛不釋手了,在來之前,就想好了和王巖單獨弄事的借口。

    一看上午十點多鐘了,就道:“慧枝姐,王巖快要康復了,咱們慶祝一下吧,我帶你們去吃飯吧。”

    郭慧枝猶豫了一下,心中自然不愿意王巖和許艷兒走的太近,就道:“不要吧,隨便吃點得了,我怕他跑出跑進的,累到了不好。”

    許艷兒笑了一下,道:“沒關系的,我開車來的,走,我帶你們去個好地方。”

    王巖驚喜的道:“你還有車啊,太好了,我長這么大,就坐過自行車、班車和火車,哦,對了,還坐過架子車,看不出,原來你這么厲害。”

    郭慧枝找不到拒絕的借口了,和王巖收拾了一下,拖拖拉拉的下了樓。

    許艷兒將王巖和郭慧枝帶出了醫院,在個拐角后面停著一輛紅色的車,笑了一下,開了車門讓王巖進去。

    王巖坐了進去,充滿了新鮮感,感嘆道:“艷兒,我越來越猜不透你了,你們家到底是干啥子的,連車都開得起。”

    許艷兒的媽媽在醫院上班,爸爸和三叔都因為金蛤蟆死了,爺爺是研究考古的,按理來說家庭情況不應該這么好才對。

    其實,許艷兒家的情況是很好,不過那都是她繼父有錢,她開的車,還是她繼父給買的,上次給王巖的錢,也是她繼父的,只是里面有一些她不愿意跟任何人說的事情,只能獨自一個人承受了。

    許艷兒避開了王巖的問題,開車載著他和郭慧一直往郊區走。

    王巖和郭慧枝反復的問著要去哪兒,許艷兒都神秘兮兮的笑著,沒有回答。

    終于,許艷兒的車在一棟別墅前面停了下來,帶著王巖和郭慧枝走了進去。

    許艷兒正是想在別墅里面,親自做飯招待王巖和郭慧枝。

    王巖可沒見過這么大的房間,心中那個驚嘆啊,像足了沒見過世面的青蛙跳出水井時的樣子,長一聲短一聲的驚嘆著,足足驚嘆了大半個小時。

    這是許艷兒的家,也就是她繼父的家,她繼父是做生意的,本來就很有錢,她媽媽也是醫院的領導,許艷兒的生活條件自然不差了。

    別墅里面一個人都沒有,王巖就放得開了,在里面像個傻瓜似的參觀著,驚嘆著。

    忽然間,他注意到二樓的一個陽臺上晾著奶罩子,仔細看了一下,覺得那奶罩子要比許艷兒的大上一號,心中就奇怪了,莫非這許艷兒的家里還有奶比許艷兒還要大的人?

    莫非是她媽媽?

    王巖心中跳動了兩下,忙將這亂糟糟的想法甩出來,問道:“艷兒,你家里都誰住啊?”

    許艷兒已經去廚房里面忙碌了,道:“這棟別墅,一直閑著,我閑了就過來住兩天,我妹妹有時候也會來的。”

    王巖心中又狂跳了幾下,激動的道:“你還有個妹妹,她長的有你好看嗎?”

    郭慧枝沒好氣的白了王巖一眼。

    這個時候,郭慧枝就感覺許艷兒只是想請王巖吃飯,和他單獨相處,她的存在,像是有點多余的,心中悶悶不樂的。

    許艷兒在廚房里回道:“是啊,是我同母異父的妹妹,她很厲害的,你可別想打她的主意。”

    王巖對著郭慧枝訕訕一笑,道:“我哪敢啊,有你們兩個大美女在,我哪敢打別人的主意。”

    郭慧枝嘆了口氣,去廚房里幫忙了。

    王巖到了客廳里面,看啥都新鮮,坐坐沙發,玩玩電視機,摁一摁遙控器,也難怪許艷兒不想找金蛤蟆了,她這么有錢,日子過得這么好,簡直像公主一樣,要金蛤蟆有毛用。

    格老子的,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王巖更加急切的想找到金蛤蟆了,這個時候,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槐樹灣,不,飛到李欣蕓身邊,從她媽媽那兒把鑰匙拿過來,然后把那個大鐵箱子給打開。

    一想起那個箱子,王巖就著急起來了,他把箱子藏在了豬圈里面,可是他這么多天不在,不知道有沒有被人發現,鑰匙被誰給看到,那就糟糕透了。

    王巖心中那個急啊,都要坐不住了。

    許艷兒弄了一桌子的菜,非常豐盛,王巖吃著也沒胃口。

    王巖還不能喝酒,可是許艷兒卻堅持要喝,還鼓動著郭慧枝喝,把郭慧枝才灌了兩杯紅酒,就昏呼呼的了。

    王巖擔心郭慧枝要是喝倒了,他的麻煩就大了,忍不住勸道:“艷兒,別讓她喝了,再喝真就要醉了。”

    郭慧枝已經喝得成大舌頭了,說起話來也語無倫次:“不……我、我還要喝,我開心,我就要喝。”

    王巖拉也拉不住,郭慧枝又喝了兩杯,趴在桌子上就不省人事了。

    許艷兒試了一下,郭慧枝確實喝過去了,樂得大叫一聲,撲到王巖的懷中,道:“咋樣,把她給灌醉了吧,還是我厲害,現在,我要你狠狠的弄我,像在你的炕頭上,像在河里一樣,想咋弄都成。”

    王巖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許艷兒搞這么多事情出來,是想把郭慧枝給灌醉,好滿足兩個人的小心思。

    王巖慚愧的看了郭慧枝一眼,猶豫道:“艷兒,我覺得這樣對她,不好。”

    許艷兒委屈的有淚花了,橫道:“你真是沒良心,人家對你多好,你竟然這么說人家。要不是你大難不死,我才不會特意為你慶祝哩。”

    許艷兒一下子把王巖的心給哭軟了。

    王巖訕訕一笑,在許艷兒的屁股上摸起來了。

    她的短裙包裹著那又圓又大的屁股,摸起來簡直爽死了。

    王巖迫不及待的去摸她穿著**襪的大腿,才摸了一下,客廳里的電話就響了。

    許艷兒要過去接電話,可王巖怕電話一接,他就得不到許艷兒了,不肯讓她去。

    許艷兒只能讓王巖摸著,不去管電話機。

    王巖的技術似乎更加厲害了,光那么摸了幾下許艷兒的屁股,就把她摸得難受起來,下面都有水滲出來了。

    王巖也激動的有一種噴鼻血的沖動,頭腦熱熱的,口干舌燥的在許艷兒的脖子上舔著。

    這時,電話又響了。

    許艷兒有些煩了,就將王巖擋開,把電話接起來。

    王巖緊張兮兮的看著她接電話,一直等她接完,才問道:“出啥事了?”

    許艷兒嘆了口氣,道:“你等我一會兒吧,我媽媽的一份文件落在家里了,打電話讓我送到醫院,我去一趟就回來。”

    王巖怕許艷兒走了就回不來了,忙道:“別去成不成?”

    許艷兒搖頭笑道:“那咋成,我媽很厲害的。你等等,我一個小時左右就能回來,那時候慧枝姐應該沒醒來,咱們再好好弄。”

    王巖只能答應了。

    許艷兒收拾了一下,帶上車鑰匙就要離開,忽然想到了啥,就道:“王巖,要是我妹妹來了,你就說你是我朋友,我們姐妹倆關系不好,她不管我的事情,我也不管她的事情,她是不會說啥的。哦,對了,要是有個瘦高個子的男的來,那就是我的男朋友,你就說你是我妹妹的朋友,千萬記住了。”

    王巖對許艷兒的男朋友倒沒啥,大不了一拳撂倒,不過對她妹妹,倒非常期待,憑他的直覺,許艷兒的妹妹肯定是個美女,還是個大胸美女,說不定許艷兒沒來,又會有其他美女來給他投懷送抱了。

    王巖做著美夢,想著許艷兒的妹妹從天而降,是個比林裕還要騷的浪蹄子,一來就給他投懷送抱,穿的和許艷兒一個樣,包著屁股的裙子,撐著大肉球的衣服,再套上**襪,能讓他摸個夠。

    可是,理想很美好,現實很殘酷,他等了近半個小時,許艷兒的妹妹還是沒有出現。

    百無聊賴的他,看到郭慧枝不省人事的睡在沙發上,就有些心動了。

    可是,這個想法馬上把他給掐斷,他可以去對別的女人想干啥就干啥,但是一定要尊重郭慧枝,不然連他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

    他冷靜了一下,躺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聽到外面傳來剎車的聲音。

    他一下子就醒了,激動的道:“格老子的,艷兒終于回來了。”

    可是,當他走到門口要迎接許艷兒的時候,竟然是另外一個女子。

    這個女的,年齡還小,只怕十七八歲的樣子,戴著兩個很大的耳環,頭發也燙的卷了起來,給人一種很叛逆,很桀驁的感覺,在那個時代看來,這個模樣,就是大家口頭上掛著的女流氓。

    那女的愣了一下,冷冰冰的問道:“你是誰?咋會在我家?”

    王巖一下子反應過來,這就是郭慧枝的妹妹。

    他的目光立刻回到了她的胸前,一看果然嚇了一跳,這小丫頭片子的奶還真大,將她那黑色的短袖撐的鼓鼓的,簡直要將衣服給撐破了。

    王巖有些口干舌燥,目不轉睛的盯著人家的大肉球,訥訥的應道:“我是艷兒的朋友。”

    那女子哦了一聲,道:“既然你是她朋友,那就幫我搬一下東西吧。”

    王巖又點了一下頭。

    這女的一轉身,扭著小腰就往車走去,王巖眼前一亮,心中感慨老天對他太好了,想要啥就來啥。

    他這幾天一直想著有女人像張蕓一樣穿著短裙**襪來讓他摸,讓他干,沒想到這女的竟然也是這副打扮。

    格老子的,簡直要命啊。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