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大家伙太強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98章:大家伙太強

    “格老子的,這是啥子醫院,妓院還差不多。 ”王巖痛快的罵了一聲,有一種當了大爺的感覺。

    王巖唏噓的叫了一聲,痛快的道:“格老子的,看不出你這小嘴挺厲害的啊。”

    林裕埋頭弄著,小舌頭花樣百出,活兒絕對不比李娟差。

    林裕嗚啊嗚啊的吃著,口水都從嘴角流了出來,把王巖的身體不一會兒弄得像根燒紅的鐵棍一樣,巨大的頭部高高的昂著,林裕的小嘴快要裝不下了。

    過了一會兒,林裕將那活兒吐了出來,舔了一下嘴唇,渴求的道:“你這樣子站著弄行嗎,要不你坐下吧,讓我坐在你的腿上,自己動好了。”

    王巖不想失去了主動,在自己的身體上彈了一下,道:“東西就放在這兒,能不能進來,就看你自己的了。”

    林裕嫵媚的笑了一下,那張臉紅撲撲的,散發著無限風情,真是太誘人了。

    王巖忍不住就想主動去把她給狂風暴雨的日一場,可想起昨夜沒弄都出血了,就收起了這個心思,讓林裕自己來。

    林裕朝王巖的身體盯了一會兒,有些受不了了,往王巖的身上黏,踮著腳想將王巖的東西放到自己的身體里,可是她個頭矮,屬于小巧玲瓏型的,根本夠不到王巖的那活兒。

    她有些急了,埋怨道:“你這個樣子,咋讓我給你吃進去嗎,快往下蹲一點。”

    王巖嘿嘿笑道:“東西就在這兒,能不能吃到,就看你了。”

    林裕生氣的看著王巖,若不是難受的不行了,太想要王巖那大家伙了,早就甩門離開了。

    她嘆了口氣,左瞧瞧,右看看,搬了張凳子過來,將褲子一把扒下去,站到凳子上,想和王巖面對面的弄,可這樣子難度很大,就將屁股撅起來,往王巖的大家伙上尋去。

    王巖一看到那又白又圓的大屁股,大受刺激,身體更加堅硬,更加火熱,簡直像燒起來一樣。

    不等林裕自己將洞口送過來,他就將槍桿子往上蹭,讓林裕那圓圓白白的大屁股給自己摩擦,弄得他舒服的叫了兩聲。

    “格老子的,不把你好好日一場,真是白來妓院走一趟了。”王巖興奮的說道,大家伙在林裕的屁股上頂了兩下,又在上面去蹭,去刮,讓他得到了更強烈的感覺。

    林裕好幾次將洞口給王巖的大家伙送過去,大家伙卻故意躲開,去周圍瞎蹭,弄得她難受的很,水流的更多了。

    王巖一看水都順著林裕的大腿流下來了,就更加激動了,在手指上沾了點水,將那黏糊糊的東西往他大家伙的頭部去涂,可轉念一想,林裕這么**,在醫院中常常找男人弄,不會有啥病吧。

    他這是自己嚇自己,但還是警惕的問道:“騷狐貍,你干凈不干凈,不會有啥病吧,我弄進去,安全不?”

    林裕沒好氣的看了王巖一眼,生氣的道:“你到底想不想弄,不想弄就拉倒,我是護士,干凈不干凈,安全不安全,我自己能不知道嗎?”

    啪!

    王巖在林裕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打的林裕的屁股蛋子彈了幾下,林裕竟然似夢囈一樣舒服的叫了一聲,得到了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

    王巖惱道:“格老子的小騷狐貍,你兇個啥勁,現在是你求老子……”

    王巖還沒罵完哩,林裕就將屁股重新伸了過來,迫不及待的道:“快、快打我,像剛才一樣打我吧。”

    王巖愣了一下,原來這林裕喜歡粗暴點的。

    哪個男人不會粗暴哩,王巖嘿嘿一笑,又給了林裕幾巴掌,打的林裕的屁股蛋子上都出現了紅手印。

    林裕的眼神變得迷離起來,等不到王巖的身體,就主動將屁股蛋湊上來:“快進來吧,算我求你了,快進來吧,進來之后,你想咋弄就咋弄,別再折磨我了。”

    王巖哈哈一笑,大家伙剛接觸到濕漉漉的洞外風光,林裕就將屁股往后一送,把王巖的大家伙吃到洞里去了。

    王巖被又黏又熱的液蜜汁弄得***,撲哧一聲,大家伙很爭氣,破開前面的阻礙,一下子捅進去了大半,將那又緊又幽深的洞給擠開了,一寸寸的往更深處尋去。

    里面實在是太緊了,王巖有些沖動,停了一下,現在外面緩緩的動著,逐漸向更深處探尋。

    林裕有點受不了了,放聲叫著,可還是覺得有點不夠,回頭問道:“用力,用點力,打我,使勁的打,玩我的屁股,玩我的奶·子。”

    王巖也不客氣,玩弄著她的屁股,彎下腰去玩她的兩個大肉球,可動了幾下,就有點累了,停了一下,道:“你自己往上來送,我不敢再用力動了。 ”

    林裕忙道:“那你坐到椅子上吧,我坐到你大腿上。”

    王巖坐到了凳子上,林裕面向王巖,就朝王巖坐了下來。

    王巖沒有力氣動,可玩弄林裕的兩個大肉球,還是很輕松的,她很粗暴的將手伸進了林裕的衣服里面,握住了她的兩個大肉球,一把將她的奶罩子抓掉,在上面捏了起來。

    林裕自己賣力的動著,一下比一下強烈,一下比一下兇猛,上上下下,噼噼啪啪,都快要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這么弄了幾分鐘,林裕就飛了,飛的很徹底。

    林裕露出了滿足的神情,道:“你……你咋還不射,是不是吃藥了?”

    王巖得意的在他的大家伙上彈了一下,笑道:“你還真是不耐弄啊,才這么一會兒,就完蛋了?不是我吹,再弄你幾次,我都不會結束?”

    林裕一臉的不信:“你就吹牛吧,昨天咱們在床上的時候,你和我一起結束了。”

    王巖尷尬的笑了一下,忙解釋道:“那是昨天被郭領導嚇的,今天就讓你嘗嘗我有多厲害。”

    林裕笑了一下,抿嘴道:“我還是不相信,你就吹牛吧。不過,你已經很厲害了,在跟我弄過的男人里頭,可以排到前頭了。”

    王巖覺得被林裕和其他人比較,本身就是一種嘲笑,很不樂意的道:“好,這是你說的,那咱們打個賭,要是我再弄你飛兩次,以后我想啥時候弄你了,你都給我準備好,讓我好好弄,我想怎么弄,你就撅起屁股讓我咋弄。”

    林裕興奮的道:“好,咱們說定了。你要真那么厲害,別說是我讓你弄了,我還給你介紹女人,哪個女人想弄了,就帶她來找你。”

    話音剛落,林裕又一次坐到了王巖的腿上,將他的大家伙緊緊的夾住,一縮一緊,很有節奏的動起來了。

    王巖的手指捏著她的兩顆櫻桃,開始揉搓,剛要說一句“好”,可想起這么不妥,忙補充道:“大于三十歲的不要,太丑太老的也不要,咋地也得跟你差不多好看的才成。”

    林裕沒好氣的瞪了王巖一眼,像個**一樣動著屁股,水都把王巖的腿弄濕了,道:“男人啊,都一個德行,吃碗里的,看鍋里的,想著鄰居家的,惦記著朋友家的,你身邊有個那么好看的女人,還不滿足。”

    王巖騰出一直手,揉著林裕的一顆櫻桃,另外一只手去摸林裕下面的小豆豆,卻被林裕一把攔開。

    林裕道:“你別摸我下面了,我不喜歡,你玩我的**吧,粗暴點,用點力。”

    王巖玩了一下,就沒有啥強烈的興趣了,道:“你自己弄吧,我的手都酸了。”

    又過了十來分鐘,林裕又飛了兩次,只覺得王巖簡直像個怪物一樣,讓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讓她頭一次嘗到了做女人的好處,嘗到了弄這種事情,原來真能讓人無法自拔。

    林裕的下面都一片狼藉了,可還是沒有等到王巖繳槍,心中已經覺得王巖不可思議了,王巖的厲害已經超過了曾經跟她弄的最狠的一個男子。

    只可惜王巖帶病之人,沒辦法太用力,總覺得有點遺憾。

    心里面這么想著,林裕還是有些不服氣,從王巖的大腿上離開,身體已經有點酸痛了,不服氣的扶著王巖的那桿鐵棍子,道:“我就不信了,一定給你吸出來。”

    王巖忙道:“咋地,受不了了?”

    林裕嘟起了嘴,道:“你厲害,成了吧,我承認你厲害,我真有點受不了了,肚子都有點脹,腰腿都又酸又軟,就讓我這么給你弄出來吧。”

    說實話,王巖并不喜歡女人用嘴,那種感覺不必上他主動往最深處去尋找時的**,就道:“那就讓你吃吧,等吃的差不多的時候,我要在你的里面沖刺。”

    林裕不說話了,已經將王巖的大家伙吃到嘴里,憋的嘴都像腫了一樣,一直將那東西往喉嚨含去。

    王巖嘿嘿笑著,忽然往窗戶的放下一看,能夠看到住院部前面的情況,就覺得非常刺激,好像自己在偷窺似的,爽的他輕聲叫起來了。

    又過了一會兒,王巖真的受不了了,大聲道:“啊,格老子的,老子不信了,快點起來,快起來。”

    不等林裕主動起來,王巖已將她推開,一把將她的屁股翻了過來,對著她屁股下面那條紅艷艷的小縫隙就頂了上去,在里面來來回回的弄了幾下,再也憋不住了,神經一松,捅到了最深處,將所有的東西,都弄到了林裕的最深處。

    “格老子的,這次打賭,是老子贏了吧,以后你要給老子隨叫隨到。”

    林裕將王巖漸漸軟下去的東西舔干凈,給自己擦了擦身體,滿足的笑道:“我這兩天不安全,給你生個娃吧。”

    王巖嚇得跳起來了,道:“啥,你、你說啥?你可千萬不能這么做。”

    林裕吐了吐舌頭,不依的道:“我就想給你生個孩子,這樣你就不會離開我了,我想啥時候讓你日,你就得啥時候日,我想讓你來多少次,你就得來多少次。”

    王巖緊張的道:“千萬別,你可不能這樣做,你要是這么做了,我一定給你弄沒了。”

    林裕笑了一下,從地上撿起三角褲,一抬腿,將光潔白嫩的小腳伸了進去:“我騙你的,你這么緊張干嗎,我這幾天很安全的,就算是有了,我也會弄掉的,你放心吧。”

    王巖這才松了口氣,將褲子提了起來穿好,走到林裕身邊,將她穿好的三角褲又給她扒了下來:“這個東西,送給我吧。”

    林裕不依的道:“你要是拿走了,那我穿啥。”

    王巖想起了不穿**的劉陽陽,笑了一下,道:“別穿了也很好看的,穿上太不方便了。”

    林裕噘了一下嘴,撒嬌道:“那好,不過你下次得送我一件新的,不好看了我不要。”

    王巖忽然覺得林裕這丫頭有些古靈精怪,對她更加喜愛了幾分,就保證道:“你放心,是我贏了打賭,你得隨叫隨到哦。”

    林裕沒好氣的道:“知道啦,我耳朵里都起繭了。”

    王巖收好三角褲,先離開了房子,回到了病房,過了一會兒,林裕才離開,也沒有誰注意到。

    他回到病房的時候,郭慧枝還沒有回來,確實有些累了,趴到床上就睡著了。

    等王巖再次醒來的時候,郭慧枝已經回來了,還帶著晚飯回來的。

    王巖揉了一下眼睛,意識清楚了,看清郭慧枝身上的衣服已經換過來了,也不知道是她在賣衣服的店里就換好的,還是回來之后趁著他睡著的時候換衣服的。

    看到王巖欣賞的目光時,說不出的開心,伺候著王巖把飯吃完。

    飯后,王巖又有了精神,就拉著郭慧枝去外面逛夜市。

    郭慧枝想把衣服換回來,可王巖堅持讓她穿的時興一點,她也就半推半就的答應了,和王巖并肩逛了一圈夜市。

    回到病房的時候,已經過了十點了,王巖累得腿都像灌了鉛一樣沉重,一回到病房,就要睡覺。

    郭慧枝打了水,讓王巖洗了一下,王巖為了讓她開心,她說啥就是啥,就洗了臉,洗了腳,才睡下。

    郭慧枝也洗了一會兒,覺得身上有一股汗臭味,黏糊糊的,就想找個地方擦一擦身子再睡,可她又不想讓王巖看到,就發愁了,道:“王巖,你先睡吧,我好久沒有寫日記了,寫兩篇日記再睡。”

    王巖道:“我睡了,你多孤單,我躺著陪你說話吧。”

    郭慧枝忙搖頭擺手的道:“不用,不用了,我不用你陪,你累了一天了,快睡吧。”

    王巖覺得郭慧枝有點不對勁,就假裝睡下了。

    郭慧枝一直注意著王巖,并沒有寫日記,等聽到王巖發出了平穩的鼻息,小聲的叫了兩聲,王巖沒有反應,就放心了,去外面打了水,回到病房后關了燈,把衣服一脫,擦起了身子。

    在燈關上的那一刻,王巖偷偷摸摸的睜開了眼睛,一看郭慧枝在擦身子,理智上說著不要去看,但還是忍不住去看她。

    黑漆漆的房子里,郭慧枝那讓人心動的輪廓像美女蛇一樣擺動著,那朦朧而模糊的感覺,讓王巖心中說不出的激動。

    王巖喉頭滾動了一下,讓郭慧枝給聽到了。

    她忙用毛巾將兩個肉球一擋,小聲叫道:“王巖……王巖?”

    王巖知道她發現自己了,忙將眼睛閉上,乖乖的開始睡覺。

    郭慧枝沒有叫醒王巖,不過也猜到他醒了,就急急忙忙的將身子擦完,套上了衣服。

    等郭慧枝爬上王巖的床上,王巖是真的睡著了,受到郭慧枝的驚擾,迷迷糊糊的翻了個身,手往旁邊一放,恰好朝郭慧枝的三角形地帶放去。

    郭慧枝還以為王巖醒著,就將他的手打開,惱道:“你再胡鬧,小心我揍你。”

    王巖被郭慧枝打醒了,迷迷糊糊的打了個哈欠,道:“咋了,你咋還沒睡?”

    郭慧枝也沒有提剛才的事情,免得彼此尷尬,就道:“你今晚安靜一點哦,我再不敢讓你胡鬧了。”

    王巖睡了一會兒,意識迷糊著,應都沒應一聲,又閉上眼睛睡著了。

    郭慧枝看到王巖沒有反應了,就躺在他身邊,和著衣服睡著了。

    等第二天王巖醒來的時候,許艷兒和郭慧枝都在,不過許艷兒穿的很時興,戴著個帽子,燙了頭發,還戴著墨鏡,穿的也很暴露,裙子露出了大半截大腿,將屁股包的鼓鼓的,充滿了肉感,尤其上面還套著黑色的絲襪,讓王巖只看了一眼就有種很**的感覺。

    王巖這兩天還想著穿**短裙的女記者張蕓,想著要是能嘗一嘗她的肉味,摸一摸她的屁股,親一下她的長腿,那絕對比當神仙都爽。

    沒想到,這么快愿望就要實現了。

    這次,王巖說啥都不會讓許艷兒離開了,一定得找借口把郭慧枝給支開,和她好好弄一次。

    許艷兒提了早餐回來,坐到床上,將一個包子遞給了王巖,道:“吃吧,這是我在我們家樓下的包子鋪買的,很好吃的。”

    王巖剛要用手去拿,就被郭慧枝打了回來:“還沒刷牙洗臉,你惡不惡心。”

    王巖尷尬的笑了一下,又把手縮了回來。

    許艷兒也尷尬的笑了一下。

    郭慧枝給王巖捏了牙膏,把牙刷遞給王巖,等他刷了牙之后,又把水給他,用盆子在下面接著,給他漱了口。

    許艷兒看著郭慧枝這么照顧王巖,就覺得她們倆特別般配,心里面有點酸,但還是笑道:“王巖,你能有慧枝姐姐這么個對象,真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郭慧枝臉紅了一下,可她在這兒照顧王巖,本來就跟他牽扯不清,臉紅了一下,沒有解釋。

    王巖將漱口水吐了出來,點頭道:“確實,我能認識郭領導,是我祖墳上冒煙了,積來的福氣。”

    郭慧枝心頭一熱,就想脫口答應王巖前天晚上提的要求,再問一下,他當時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如果他是真心的,就算她嫁給一個能惹是生非的小賣鋪的老板,重新回到槐樹灣,為自己做一回主,叛逆一回,又有啥不可?

    郭慧枝忽然很激動,就想跟王巖好好聊一下,可礙于許艷兒的面子,啥話都只能憋在心里了。

    王巖又洗了臉,郭慧枝才讓他吃東西。

    吃了許艷兒帶來的包子,王巖覺得很有精神,穿好衣服下了床,就道:“郭領導,咱們辦出院手續吧,這病房里我一天都呆不下去了。”

    郭慧枝搖頭道:“不行,啥時候出院,得醫生說了算,艷兒就是醫生,你問問她你能不能出院了。”

    許艷兒笑了一下,道:“出院吧,也行,不過就得在家好好呆著了,多吃點有營養的東西,記得把藥拿回去,按時吃藥,沒啥大問題的。”

    郭慧枝又忙道:“還是不成,艷兒你沒有治王巖,不了解他的情況,他前天晚上還流血了。”

    郭慧枝這么堅持讓王巖呆著,也是怕他出院之后,這輩子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跟他呆在一起了。

    王巖只好服軟了,可心中惦記著許艷兒,就想吃掉這個時候的她,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啥借口,把郭慧枝給單獨支開。

    過了一會兒,郭慧枝把病房里面的垃圾收拾了一下,出去扔垃圾了,王巖一看來了機會,忙道:“艷兒,你今天真是太好看了,把我看的都難受死了。”

    許艷兒得意的笑道:“你以為我穿這么好是為了啥,除了躲我媽媽,當然是特意給你穿的,只要你身子受得了,想咋弄都成。不過,有件事情,我得先告訴你。”

    王巖興奮的問道:“啥事,說吧。”

    許艷兒道:“告訴你一個消息,昨天晚上,我媽媽告訴我,說政界的人,也在找金蛤蟆,我擔心你以后就算找到金蛤蟆了,有命看,也沒命花,你小心點,不然會得罪很多人的,你遇到的危險,也會比現在更大。”

    王巖也擔心起來了,心中一動,想起了趙大全奉馮俊杰的命令尋找金蛤蟆的事情,莫非馮俊杰也是受了別人的差遣在尋找金蛤蟆?

    王巖擔心的問道:“那你有啥子好辦法嗎,難道就不找了?”

    許艷兒沒好氣的道:“你以為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啊,那東西都找了不知道多少年了,還是沒有出現過,說的好像你馬上就能發現似的。”

    王巖自信的笑道:“那是自然了,我就是槐樹灣的人,槐樹灣的東西,當然屬于我了。”

    正在這時,郭慧枝走了進來,打斷了王巖和許艷兒的談話。

    許艷兒這才意識到自己太大意了,可別讓郭慧枝都聽到了。

    她看著郭慧枝的神色,想從郭慧枝臉上看出點啥,郭慧枝的神色明顯有點不自然,她就緊張起來了。

    王巖倒無所謂了,反正郭慧枝是他最好的朋友,她聽到就聽到,也沒啥大不了的。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