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快點給我吧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97章:快點給我吧

    這一夜,王巖和郭慧枝都睡的很香甜。

    天沒亮,王巖就醒過來一次,一看郭慧枝還在,一條又長又白的腿被他夾著,交纏在一起,心中涌起甜蜜和幸福,將郭慧枝往懷中一抱,一手將她摟著,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大肉球上,又睡著了。

    又過了一會兒,郭慧枝醒來了。

    想起昨夜發生的事情,她既是害羞,又是緊張,同時,心中還蕩漾著幸福的感覺。

    可是,一覺睡醒,昨晚上的事情就像一場夢一樣,有些不真實,抓不到,摸不著,連回憶也有些飄渺的感覺,像是喝了酒之后經歷的事情一樣。

    天亮了,清醒了。

    她咬了咬唇,將長腿從王巖的雙腿間抽了出來,輕輕拿開王巖放在她大肉球上的那只手,然后從被窩里溜了出來,站在地上,慌里慌張的開始穿衣服。

    郭慧枝冷靜了許多,再也沒有那股子沖動了,這時候,反而有些害怕王巖再像昨夜那樣。

    她去洗漱了一下,一個人坐在花園的長凳之上,想著心事。

    就算昨夜所有的事情可以當做沒發生過,但是王巖說的那句“當我媳婦吧”,已經深深的烙在了郭慧枝的心里,再也忘不掉了。

    她一直想起這句話,想著當時王巖說這話時的表情,就像個傻瓜似的偷笑一下,讓路過的人都投上怪異的目光。

    快中午的時候,醫院忽然來了一輛警車。

    郭慧枝本來也沒有在意,可是從警車中出來的人,竟然是李云霞等人,她趕忙就收拾了一下心情,跟著警察的屁股后面,回到了病房。

    王巖在病房中沒有見到郭慧枝,正不安的走來走去,沒想到郭慧枝沒有等來,竟然等來了老熟人。

    張鉤子、李云霞等警察拎著大包的水果、奶粉啥的來看王巖了。

    王巖看到張鉤子,火氣就上來了,恨不得把這家伙給揍一頓,他拍胸膛保證過的事情,竟然演變成這樣,讓他吃了一顆子彈。

    張鉤子本來還要跟王巖熱情的打招呼,可看到王巖臉色不好,準備好的話就咽了回去,不自然的笑了一下,道:“王巖,老哥看你來了。”

    王巖瞪著張鉤子道:“你跟我保證的好啊,害我差點丟了我的小命,張叔啊,原來你在警察局中連個屁都不是,我竟然相信你的保證,跟你這個連屁都不是的人進了公安局,差點丟了命。”

    王巖諷刺的極重,說的張鉤子臉上有些發燙,若不是本來就覺得對不起王巖,只怕已經轉身便走了。

    李云霞有些看不過去,瞪著王巖道:“你這人咋說話哩,又不是張叔開槍打你的,有能耐你別去惹張軍,也不用進公安局了。”

    張鉤子要說這些話,王巖只會更加生氣,可是李云霞說這些話,就像是給王巖的怒火上澆了盆水,給他冷靜下來了。

    王巖嘆了口氣,坐回床上,看也不看張鉤子:“進來吧。”

    張鉤子被王巖罵的有些不知所措,若不是李云霞去推他,他都不一定會挪動步子進去。

    這時,郭慧枝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和王巖相對看了一眼,臉色一紅,就去招待李云霞和張鉤子了。

    郭慧枝跟二人聊著,王巖坐在床上,偷偷的去看李云霞,一句話都沒有說,生著張鉤子的氣。

    張鉤子剛開始的時候也有點別扭,不過跟郭慧枝聊了幾句,心結漸漸就開了,話也多了起來。

    三人聊了一會兒,張鉤子就看著郭慧枝道:“你們把這幾日的花費啥的給我報個數,我給你報錢。”

    郭慧枝感激的笑了一下,道:“手術費在做手術之前,送王巖來的警察就付過了,還留下了五千塊,不夠的錢讓王巖自己去墊好了,反正他是個奸商,多的是錢。”

    王巖一直都悶聲不說話,聽了這句,忙走了過來,捂著傷口,裝模作樣的咳了一聲,道:“我是奸商?誰告訴你我是奸商的?我做的都是正經的小本買賣,這十多天沒有做生意,我損失多大,還有小賣鋪里的東西都過期賣不出去了,還有我這身體,半年也好不了,得補吧,這些錢算到一塊兒,還讓我自己墊?門都沒有。”

    郭慧枝被王巖逗的笑了一下,心中想著王巖還真是個十足的奸商。

    張鉤子也尷尬的笑了一下,鼓起勇氣,主動去和王巖說話:“王巖,你放心吧,該給你補償的,一分都不會少。張軍那件案子,就此打住了,從今往后,你可以放心了。”

    王巖冷笑道:“放心,我放心的了嗎?你才是個連屁都不是的警察,可人家是局長、縣長,你說不算就不算?”

    王巖第一次罵張鉤子的時候,張鉤子的確很尷尬,甚至還有點窩火,可這是第三次了,他的感覺也沒有剛才那么強烈了,尷尬一笑,就帶過去了。

    郭慧枝卻驚得目瞪口呆,旋即怒道:“王巖,你咋這樣說話哩,人家張叔好心好意的給你送錢,你咋不識好歹哩?”

    王巖雖然沒有買郭慧枝的賬,但語氣不似剛才那么重了,道:“我也說的是實話嘛,指不定人家局長啥時候想我了,又去找我喝茶,下次就不是手槍了,送我一把沖鋒槍,一顆手榴彈招待我。”

    郭慧枝實在是對王巖沒有辦法了。

    李云霞性子冷漠,可被王巖逗的還是有種想笑的沖動,忍不住說道:“你們可以放心了,局里面已經整頓過了,張叔現在是副局長,局長也換了,沒有人會找你麻煩的。”

    這個消息一下子讓王巖從頭爽到了腳,激動的問道:“換了?!換成哪個混蛋了?格老子的,他是一個咋樣的人,是個正常人嗎,喜不喜歡吃喝嫖賭?”

    張鉤子和李云霞都不好意思接話了,王巖一開口就問是那個混蛋,他們要是接話,那不等同于承認他們的頂頭上司是混蛋了。

    郭慧枝又氣的瞪了王巖一眼。

    王巖急急問道:“到底是誰嘛,快告訴我,這個人對我的感覺咋樣?”

    張鉤子想了一下,道:“這個人,你應該認識的,姓洪。”

    王巖愣了一下,喜道:“姓洪?!那就是洪娟娟的叔叔了,想不到老洪他當了警察局局長。”

    王巖興奮的在地上走來走去,都故意跟人家素未謀面的局長套近乎,稱人家為“老洪”了,簡直是自抬身價,臭不要臉。

    張鉤子續道:“正是老洪,他成了局長。老洪很正直,他不會為了自己的小九九去為難你,只要你不犯事,就憑你幫過云峰、云霞、老梁他們的事情,老洪也買你的帳。何況,最近縣里面出了點大變化,上頭風聲也緊,不會再在這個時候跑來為難你的。”

    王巖明白他說的上頭,肯定是縣長了。

    這么說來,縣長的烏紗帽還在,原來那局長,八成成了替罪羔羊了。

    可是,王巖心中還有個疑問,忍不住問道:“實話跟你們說吧,昨天有個很好看……有個記者才采訪我了,被我趕跑了。到底發生了啥子事情,你們總得跟我透個底吧,不然我都不知道咋應付記者。”

    張鉤子猶豫了一下,道:“我只能跟你說,你挨了顆槍子,然后有心人順藤摸瓜,挖出來了不少東西,把上一任局長做的許多不法的勾當全都刨了出來,所以,你是個引子,有人想利用你這個引子,對一些人制造負面影響,打壓他們。你最好還是不要卷進去,不然官場上的事情,麻煩會很大的。”

    王巖對張鉤子的敵意漸漸消了,笑了笑,有些感激他的提醒。

    王巖忽然想起那兩個討厭的警察,就恨得牙癢癢的,道:“那兩個在門口放槍的混蛋哩,跑哪兒去了?”

    張鉤子嘆了口氣,道:“都停職了,在家歇著等人調查哩。”

    王巖又是高興,又是失望。

    高興,那兩個警察停了職,等他回去之后可以狠狠的去痛揍了,可他們二人都沒有被抓進去,只怕過不了多久,又會不了了之了,還是很失望的。

    李云霞怕王巖真去找他們二人算賬,忙提醒道:“你的事情才平息下來,要是再去惹事,被人盯上,就真等著吃沖鋒槍,手榴彈吧。”

    王巖古怪的笑了一下,沒有回應她。

    李云霞看到那抹笑帶著點兇殘的味道,心中就害怕起來了。

    張鉤子又回到了王巖所說的記者的事情上,問了一下那記者到底問了啥事,王巖是如何回答的。

    他聽了王巖的回答,對王巖明哲保身的應變態度刮目相看,豎起大拇指道:“老弟啊,你沒去當官,你沒去當官,真是可惜了。”

    王巖忙道:“誰說的,我再過些時間,就成村長了。”

    張鉤子詫異的看了王巖一眼,隨之而來的是一迭聲的恭喜祝賀啥的。

    一看午飯的時間了,郭慧枝就不能怠慢他們了,道:“王巖,要不咱們帶張叔和云霞去外面吃飯吧,人家大老遠的跑一趟,咋能空著肚子哩?”

    王巖笑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啥,問道:“你們是坐啥子來的,火車還是汽車,還是開車來的?”

    張鉤子道:“我開車來的。”

    王巖高興的拍了一下張鉤子的肩膀,跟張鉤子盡釋前嫌,道:“太好了,等你們回去的時候,我也一道回去,你們再順便把我送回槐樹灣。”

    王巖還真不會客氣,讓李云霞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郭慧枝的心情,卻一下子沉重起來了。

    仿佛,王巖的話,打碎了她的一個美夢。

    王巖、郭慧枝、張鉤子、李云霞四個人在外面找了個飯店吃了頓飯。

    王巖想著回家,心中也高興,不知道自己住院之后,趙順順那幫人有沒有將房子順利的修起來,家里一切是否正常,不過他的心思很快就被李云霞吸引過去了,雖然有點熱戀貼人家的冷屁股,但還是很執著的去跟李云霞套近乎。

    王巖說要回去的那一刻,郭慧枝卻很難受,要是回去了,她跟王巖之間,只怕越來越遠了,早知道,她昨晚就應該把自己交給王巖好了。

    張鉤子和王巖有說有笑,吃的很開心,可李云霞冷淡,郭慧枝有心事,這頓飯的氣氛也挺別扭的。

    飯后,張鉤子說道:“王巖,我在省城里面還有點事情要辦,保險起見,你還是再住兩天吧,等我辦完了事,我再送你回去,保證親自把你送到槐樹灣。”

    二人心結都解開了,吃了頓飯,就像鐵哥們似的。

    王巖想了一下,道:“那你啥時候能辦完事?老張,這次我相信你了,你可不能再坑我了。”

    張鉤子笑道:“瞧你說的,好像我又要給你槍子似的。估計最多兩天吧,你安心在醫院養病,等我消息好了。”

    王巖心中沒底,不過也只能答應了。

    他神色一變,巴巴的看著李云霞道:“云霞,那你哩,不會馬上就要回去了吧?”

    李云霞對王巖的心思很明白,躲閃著王巖火辣辣的目光,道:“我跟張叔去辦公事。”

    王巖有些失望,有些高興,又跟二人說了幾句,就分開了。

    這天天有點陰,王巖就不想馬上回去了,道:“郭領導,咱們到處晃悠一下再回去嗎,你身上帶錢了嗎,好不容易來趟省城,總得買點東西吧。”

    出來吃飯的時候,郭慧枝就想到要花錢,把錢都帶上了,可張鉤子付了錢,她的錢還在褲兜里面裝著。

    郭慧枝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王巖立刻陪著郭慧枝去買東西,經過一個衣服店的時候,王巖忽然想起了李娟和張大海,不知道那兩個人咋樣了。

    張大海被鞏大爺給騙了,一步走錯,漸漸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其實也挺可憐的,不過最可憐的要數那他嬌滴滴的媳婦李娟了,以后沒有男人了,可咋辦哩。

    王巖胡思亂想了一下,拉著郭慧枝進去了,要親自給郭慧枝挑選一件衣服。

    郭慧枝聽到王巖要給她挑衣服,就開心起來了,像只蝴蝶一樣到處轉悠,最后看中了一件黑色的衣服,王巖嫌太老氣了,沒買,親自給郭慧枝挑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一看標價一百多,就開始打退堂鼓了,舍不得花這錢。

    可是,轉念一想,郭慧枝為了他都做到這個份上了,給她買一件一百多的衣服,花的還有點少,就讓郭慧枝去試衣服。

    郭慧枝穿上那件白色的連衣裙,身材該肥的地方肥,該瘦的地方瘦,那兩顆大肉球和那大屁股,還真是吸引人,一下子就把王巖的目光吸引住了,這衣服穿在郭慧枝身上,還有一股子大明星的味道。

    郭慧枝很害羞,嫌衣服有點暴露,太緊了,把她的大肉球和屁股鼓起來,就不舍得讓王巖花這冤枉錢了。

    不過,王巖很堅持,就買下來了。

    郭慧枝很開心,精神頭又恢復了過來,陪著王巖,有說有笑的。

    二人剛要離開,王巖忽然想起李欣蕓那小潑婦也來照看了他好幾天,還受了委屈回去,也應該給她買點東西才對。

    王巖又拉著郭慧枝到了里面,左看看,右看看,問道:“你覺得小潑婦穿啥衣服好?”

    郭慧枝聽王巖忽然聽到李欣蕓,知道他要給欣蕓買衣服了,就有點酸溜溜的,可還是說道:“她的身材比我好,穿啥都好看。”

    王巖聽到了一股子醋味,笑了一下,道:“我覺得她穿迷彩服,手上再拿把刀,那才好看。”

    郭慧枝被逗的笑了起來。

    王巖在店里面沉吟了一下,忽然停在一件綠色的長裙前面,道:“就買它了。”

    這次,王巖壓根兒沒看價錢,就讓人包起來了,花了也一百多,也沒有心疼。

    出了店,郭慧枝問道:“你為啥給欣蕓買這樣一件裙子?”

    其實,郭慧枝也喜歡這件裙子,覺得它款式很新,而且顏色、花紋都特別好看,要是換做平時,也能穿,總比王巖給她買的包著屁股的連衣裙要好。

    王巖笑了一下,臉上露出了幾分壞笑,道:“你說她當了老師,站在講臺上,如果穿著褲子,屁股包在外面,那哪有學生好好聽課,所以,就得把她的屁股給遮起來,這件衣服,最好了。”

    郭慧枝又好笑,又好氣,可心中總覺得有點怪,王巖考慮李欣蕓的事情,似乎想的更遠,連她當教師的事情都想到了,可見他為了給李欣蕓買衣服,確實是動了腦子的,可不見得他給自己買衣服的時候,考慮過她是個干部,要注意形象,要正式。

    “王巖,你是不是喜歡欣蕓?”郭慧枝忽然問道。

    王巖擺出一副苦瓜臉,道:“你咋會這么想哩,一個潑婦,我喜歡她?你想想,她**大嗎……是挺大的,屁股……也挺圓的,長的……也不差,是啊,這么一說,她原來還有優點,哦,對了,她是潑婦,這就好比一泡屎扔到了廚房里,甭管啥好吃不好吃,再也沒有胃口了。”

    郭慧枝聽他說的惡心又粗俗,不禁皺起了眉頭,搖了搖頭,道:“你要是啥時候能改一改你的臭毛病就好了。”

    兩個人又逛了一會兒,買了點東西,郭慧枝擔心王巖太累了,對身體不好,就催促著趕快回去。

    王巖拗不過郭慧枝,就回到了病房。

    他有點累了,躺倒床上喝著水休息,郭慧枝將病房門一關,又將她的裙子拿了出來,讓王巖背過身去,開始試穿。

    王巖嬉皮笑臉的道:“郭領導,別啊,昨晚咱們都差點弄事了,看你一眼又能咋了?”

    郭慧枝的臉一下子紅了,羞惱的道:“不許提,不然我不理你了,快轉過去,別看。”

    這句話還真有威懾力,王巖不僅轉過去了,還把被子蒙到了頭上。

    可是,他在被子里,又緩慢的轉過身來,將被子揭了個小縫,注視著郭慧枝換衣服。

    郭慧枝當然知道被子里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自己,想換又不敢換,就在她猶豫的時候,忽然發現裙子上面有油漆一樣的臟東西。

    郭慧枝忙走到王巖身邊,將被子揭開,道:“王巖,你看,這件裙子不對勁,上面有臟東西。”

    王巖看了一下,那并不是款式,確實像是涂抹上了油漆一樣的東西,雖然并不明顯,但心里面總有個疙瘩,就不喜歡了。

    王巖作勢要下床,道:“走,咱們去換。”

    郭慧枝忙道:“你別去了,我去就成了,你這個樣子,要是再把傷口累出血了,那咋辦?”

    王巖確實累了,呼吸的時候傷口就隱隱的痛一下,真的走不動了。

    “那好吧,他們要是不肯換,我就去把他們的店給燒了。”王巖道。

    郭慧枝嘆了口氣:“你今天是咋了,說話總是一股子流氓氣。”

    郭慧枝才離開了不一會兒,王巖就睡著了。

    就在他睡覺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褲襠有點動靜,就醒來了。

    可醒來的一幕,把他驚了一跳。

    一個護士,正埋著頭去解他的褲襠。

    “啊,你、你干啥子?”王巖慌了一下,拾起身來,這才看清那護士竟然是林裕。

    林裕跪在床上,長長的頭發垂著,小嘴紅紅的,充滿了誘惑。

    王巖緊張的朝門外看了一下,忙道:“你……你等下,郭領導就要回來了。外面人來人往的,別給人看見了。”

    林裕眨了一下亮閃閃的眼睛,堅持的道:“不,我想你了,你的東西好大,讓我昨晚上想了一宿,都快把我難受死了,我看到她離開了,才抽空來找你的,我現在就要你,要你好好的日·我。”

    王巖猶豫了一下,道:“醫院有沒有啥隱蔽一點的地方?”

    林裕笑道:“當然有了,可我想跟你在這兒弄,在這兒弄***,昨天你差點把我弄死了。”

    王巖可不想再讓郭慧枝看到他**的事情了,就道:“不成,要弄就去其他地方,我現在可不敢得罪郭領導了。”

    林裕嘟著嘴道:“那好吧,不過你可一定得喂飽我,你摸摸,我現在都濕了。”

    王巖很好奇,一看外面沒有人,就將手從林裕的褲襠里面伸了進去,她沒有穿**,里面果然又濕又黏又熱,都泛濫成災了。

    王巖的心一下子就熱了,激動的道:“走,快走。”忍不住用中指扣了一下。

    林裕身子哆嗦了一下,下了床,等王巖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帶他離開了。

    林裕帶著王巖到了一個走廊盡頭存放設備的房間,一進門就握住了王巖的老二,在王巖的子孫袋上面摸了起來:“這兒肯定不會有人來的,快給我吧,我受不了了。”

    王巖被她摸的癢癢的,可還不至于到情熱如火的境地,就裝起了大爺道:“格老子的,真騷,快給老子吃一吃,弄的我舒服了,才賞賜給你。”

    林裕嫵媚一笑,將那東西的頭部翻了出來,手指頭在上面打了個圈圈,輕輕動了兩下,張開嘴,伸出舌頭,就湊了上去,在上面開始旋轉。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