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日了護士妹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94章:日了護士妹

    王巖回到病房里面,在難受的同時,心中憋著一股子火氣,就有一種想找人打架的沖動,激動的同時,劇烈的咳嗽起來了。

    那個長相很甜美的小護士林裕走了進來,打趣的道:“大哥大嫂,是誰得罪你們了,瞧你們倆一個個像蔫茄子似的。”

    郭慧枝不自然的笑了一下,一看該吃中午飯了,不自然的對林裕笑道:“林裕啊,我出去打飯,王巖要是有啥子事情,你多幫他一下,我很快就回來。”

    林裕甜甜一笑,點著頭道:“照顧病人是我們的職責,你去吧。”

    郭慧枝帶上門離開了。

    王巖心中正煩,不想與人說話,就道:“你出去吧,我想靜一下。”

    林裕笑盈盈的走了過來,將王巖的鼻子揪住,道:“你咋啦,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王巖不耐煩的將林裕的手打開,惱道:“你煩不煩啊,我都說了讓我靜一靜……咳咳,咳咳咳。”

    林裕也不生氣,道:“照顧病人,是我們的職責,你有啥子問題,都能跟我說的,我都能幫你的。”

    王巖咳嗽了兩聲,站起身來,眼中放著兇光道:“我想上你,你肯給我上嗎?”

    林裕沒想到王巖這么粗俗下流,臉都紅了,生氣的道:“你瞎說啥子哩,怎么這么個德性,難怪嫂子生你的氣,活該。”

    王巖一下子被說到了痛處,聯想到李云霞對自己的冷漠,心中升起一股無名的怒火,兇性勃然爆發,一把將林裕拉了過來,不等她叫出聲,一只手就摸到她又大又圓的屁股上,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大肉球。

    王巖失去了理智,像一只野獸一樣,貪婪的吃著林裕的小舌頭,心中只想著“你不是看不慣老子這幅德性嗎,等老子日的你飛起來的時候,讓你再說這些話。”

    王巖雖然沒有復原,動作不敢太大,但雙腿將林裕夾住,兩只手摸著林裕的身體,林裕怎么也無法掙脫,反而有讓人陶醉的感覺在心間蕩起。

    王巖的手法何等嫻熟,感覺林裕掙扎了幾下,就軟倒在懷里了,立刻一翻身,讓她躺在床上,在她的嘴上狂吻著。

    林裕剛開始掙扎的很激烈,把王巖的傷口都弄疼了,可現在已經變成象征性的了,有一下沒一下的,甚至還主動來迎合王巖,就刺激的王巖欲念更強了。

    王巖怕他忽然反應過來,叫出聲來,不肯放開她的唇,用自己能用上力的左手探入林裕的衣服里,揉著、捏著、撫摸著……

    當王巖的手指在林裕的櫻桃上面旋轉時,林裕實在是受不了王巖的**了,顫抖了一下,嗚嗚的叫起來了。

    王巖想用右手去摸林裕,可動的太厲害了,傷口痛了一下。

    這一下,讓他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忙放開林裕,大口的喘息著、咳嗽著,羞愧的不敢去看她。

    “你們這些臭男人咋回事,一個個見到女人就成了這副德行。”

    出乎王巖的意料,林裕并沒有過多的怪怨。

    王巖冷靜了一下,道:“咳咳,你出去吧。”

    林裕像是下定啥決心似的,反而朝王巖走來,關心的問道:“你咋了,讓你剛才動手動腳,現在難受了吧,活該。”

    王巖閉著眼睛沒有回答,他知道林裕長的很甜美、很好看,像個小家碧玉似的,很吸引人,他這時已有了感覺,只怕真會忍不住冒著傷口疼痛把她給干了。

    林裕笑了笑,坐到王巖身邊,嘆了口氣道:“我剛才說錯話了,你不要生氣。”

    王巖苦笑一聲,將眼睛睜開了,卻看著窗外道:“我應該讓你別生氣才對。”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林裕紅著臉道:“你、你憋的很難受吧。”

    王巖愣了一下,忽然醒悟過來,難怪林裕被他給摸了還不離開,肯定是被他摸出感覺來了,想和他繼續發生點啥。

    王巖猶豫了一下,試探性的問道:“是很難受,你要是再不離開,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林裕又露出了那甜美的笑容,可是卻蕩漾著濃濃的春情,一把握住了王巖的褲襠,道:“我知道你身體怕傷口痛,你只要躺著就行了。你剛才把我弄得難受了,現在想撒手不管,我可不答應。”

    王巖有一種想哭的感覺,莫非他要再次被一個女人給上了?

    洪娟娟也就罷了,那畢竟是求子心切,可這丫頭看起來也就二十左右,正花一般的年齡,莫非也喜歡去上男人?

    王巖胡思亂想的時候,林裕已經讓王巖躺好,沖著王巖拋了個媚眼,拉開了王巖的褲襠,一下子就嚇了一跳。

    “天啦,好大,好厲害啊,我早就猜到你弄這事肯定行,不然身邊也不會出現那么多好看的女人了,沒想到這東西還真大,它是怎么長成這樣的?”

    王巖自豪的笑了一下,可終究覺得像是他把林裕強上了一樣,有股罪惡感,猶豫的道:“你想清楚了,可別因為被我摸過想要了,就這么草率的和我上床。”

    林裕白了王巖一眼,這時候完全像是個淫·娃一樣,散發著無限的風情,簡直**。

    “這算啥,我來醫院上班的第一天,就有個病人把我上了,你又不是第一個。”

    林裕滿不在乎的說著,爬到床上,將衣服解開,在王巖的上面撥弄了兩下,覺得硬的差不多了,就直接坐了下去,開始弄了。

    王巖的東西擠開林裕的水簾洞,里面又潮又熱,卻還沒有到濕潤的地步,摩擦起來的感覺怪怪的,卻有一種異樣的快·感。

    王巖也想這么趕快弄一弄完事得了,畢竟這是醫院,在病床上,要是再發生像劉小芳床上的事情,把人家的床給弄斷,那還不糟糕了。

    再說了,郭慧枝去外面打飯了,很快就會回來。

    時間很寶貴,容不得他們去進行前戲,去摸摸抓抓。

    王巖還是頭一次這樣被女人坐到上面弄,雖然感覺頂的林裕渾身顫抖,非常動情,但總覺得這樣少了男人的掌控性,不免有些憋屈的感覺。

    剛進去的時候,林裕的身體里根本沒多少水,干巴巴的,可誰知動了幾下之后,林裕那兒像是黃河泛濫一樣,不斷有水往外流,流到了王巖的身上,甚至流到了床上。

    又濕又滑的感覺,改善了老二的戰斗環境,更是興致勃勃。

    王巖故意取笑道:“看不出你真夠騷的,才這么幾下,水就流成這樣了。”

    林裕喘著粗氣輕聲叫著,上上下下的控制著節奏,道:“我……我有一次被整個病房里面的男人弄,還噴過哩,像撒尿一樣,那次……那次之后,我就很喜歡弄這事。”

    王巖還真是沒說錯,原來他真的遇到一個淫·娃,比方莉莉還要開放的淫·娃,這丫頭看起來長相那么甜美,那么純,像一朵無邪的花,可在床上竟然這么能弄,簡直讓王巖恨不得把她不眠不休的弄一夜才好。

    這個念頭一產生,王巖心中就動了一下,一定要在出院之前,把郭慧枝想辦法給支開一次,然后和林裕這淫·娃弄一夜,實現他這個偉大的愿望。

    王巖得意的笑了幾下,將心思收回,一看林裕的褲子沒有徹底脫下,就往下拉了拉:“這東西太礙眼了,拉開吧。”

    林裕一把抓住,搖頭道:“要是有人來就收拾不及了,你就這么將就著吧,你這么厲害,我一定會再想你的,到時候還給你驚喜。”

    王巖伸出手去,雖然摸不到林裕的屁股,但是也能摸到她的三角洲,中指才摸了兩下,就沾滿了水,在她的大腿上摸了起來。

    這么動了一會兒,王巖實在是覺得褲子有些礙眼,就道:“你轉過去吧,換個方向,屁股對著我動,我想摸你的屁股。”

    林裕依言轉了個方向,扶著王巖的東西就順利的坐下去了,一坐到底。

    林裕雙手伏在床上,屁股向推車一樣在王巖的胯部來回動著,那又圓又大又白又肥的屁股,一下子讓王巖激動起來了。

    剛才弄的時候,王巖可沒有體會到這么強烈的快·感,忍不住輕微動了起來。

    林裕也感覺到了王巖的激動,笑道:“我的屁股很漂亮吧?”

    王巖口干舌燥的大贊道:“漂亮,當然漂亮了。”

    王巖無法抑制自己的沖動,在林裕的屁股上來來回回的撫摸著,有時候力道重一點,有時候輕一點,有時候指尖又輕輕的從林裕的屁股上滑過,弄得兩人更是動情,叫聲也更加明顯了一些。

    兩人動了十來分鐘,林裕就有些受不了了,將王巖越夾越緊,激動的道:“咱們一起來吧,全給我,我……我受不了了。”

    王巖卻才嘗到快樂,根本沒有那種沖動,笑道:“這就受不了了,那我要是沒中彈之前,你還不得發瘋啊。”

    林裕喘著粗氣,像是喊著說道:“你……你能弄多久?”

    王巖裝出一臉遺憾的表情,道:“也就半個小時吧。”

    林裕一聽,像是受到刺激一般,一下子就不行了,將王巖緊緊的包裹住,抽搐著、收縮著。

    等林裕完事之后,她緩了一下神,又動了起來,可門吱呀的一聲被推開了。

    這下差點把王巖和林裕給嚇死,王巖一下子就噴了,一點都不剩的給了林裕。

    郭慧枝推開了門,跟門外不知道誰打了個招呼,才拎著食物走了進來。

    她剛一進門,就看到王巖慌慌張張的蓋上了被子,也沒有在意,笑道:“這么大熱的天,咋又鉆到被子里去了?”

    王巖臉紅紅的,還喘著粗氣,慌張而又心虛的道:“我……咳咳,我、郭領導,林裕說她在辦公室里面等你,你去找找看,看她有啥事情,說不定要通知我出院了。”

    郭慧枝隨口回應道:“等你吃完了,我再去找她吧。”

    林裕就在王巖的被子里,王巖用膝蓋撐起了被子,才沒有讓郭慧枝發現,可是如果郭慧枝給他弄吃的,肯定會發現的。

    這個時候的他和林裕,還都光著屁股呢。

    王巖裝模作樣的打了個飽嗝,道:“剛才吃了兩牙西瓜,有點脹,待會兒再吃吧,林裕剛才挺著急的,你去看看出了啥事。”

    郭慧枝感覺到王巖怪怪的,可有說不上來他哪兒怪了,看了他一眼,就道:“那你先等一下,我馬上回來。”

    在郭慧枝離開之后,林裕光著屁股從被窩里面跑了出來,慌里慌張的給自己穿褲子。

    王巖也用左手將褲子提了上來,一看到被子喝床上,還有他的褲子上有***,就不知道該咋辦了。

    這要是被郭慧枝看到,肯定說不清了。

    他靈機一動,將柜子上沒有喝完的那瓶飲料拿了過來,故意弄翻,濺到了他褲襠上。

    這么一來,就算郭慧枝看到了,他也可以拍著胸膛說是飲料撒了。

    王巖為自己的靈敏反應很滿意,可是等他去找林裕要**的時候,林裕已經慌慌張張的跑出去了。

    王巖倒沒有啥遺憾,心想著自己身體不好,狀態還真是不佳,竟然淪落到只把林裕飛了一次就繳槍了。

    不過這也怪郭慧枝忽然闖進來,把他給驚嚇的繳槍了,不然他就算再不濟,還能堅持一會兒的。

    過會沒幾分鐘,郭慧枝進來了。

    “我沒見到林……啊,你這是咋了。”郭慧枝瞥到被子上和王巖的褲子上都濕漉漉的,忙走了過來,拿出衛生紙給王巖道:“這么大人了,連個水都喝不到嘴里去。”

    王巖怕郭慧枝聞到異味,將衛生紙拿了過來,自己給自己擦,道:“我是病號啊,剛才喝飲料,傷口痛了一下,就撒了。”

    郭慧枝也沒有多想,將被子翻了過來晾著,看到王巖的褲子濕了,猶豫了一下,道:“我先出去,你把褲子脫下來吧。”

    王巖可沒有那么多講究,無所謂的道:“不用了,過一會兒就干了。”

    郭慧枝嘆了口氣,將東西給王巖弄好,二人有說有笑的吃起來了。

    王巖既愧疚又感動,忽然說道:“郭領導,我……我說句實話吧,你這么對我,感覺像個傻瓜。”

    郭慧枝愣了一下,不知道王巖想說啥,奇怪的問道:“咋了,我咋就像個傻瓜了?”

    王巖將嘴里的食物吞了下去,道:“咱們前后認識加起來還不到一個月吧,也沒啥交情,可你竟然為我請假,跑到省城里來照看我這個毫不相干的人,你說不是傻瓜,又是啥?”

    郭慧枝心里不是滋味,她寧愿王巖別跟她這么客氣,沒好氣的將碗筷放下,道:“你就當我是個傻瓜好了。”

    王巖忙賠笑道:“郭領導,我今后要是想娶媳婦了,肯定最先考慮你……你別急著罵我,就當我這個癩蛤蟆想吃你這塊天鵝肉吧,哈哈,你這么懂得伺候人,不把你娶回家,那真是可惜了。”

    郭慧枝又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酸甜苦辣咸,同時襲上心頭,有一種想哭的沖動,眼角都濕潤了。

    她咬了咬唇,將眼淚憋了回去,緩了一下,才道:“用不著你惦記,難不成我真嫁不出去了,非得嫁給你才成?你把我從河里面拉出來,那是救命之恩,又幫我說服了劉珍珍,咱們就成好朋友了,這不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了。我看你一個人,連泡尿都撒不到地方,幫你這次,咱們就算是兩清了。”

    王巖琢磨了一下郭慧枝的話,笑道:“那可不成,咋能兩清哩,我欠你的一定會還,將來無論你有啥子事,只要跟我說一聲,我一定不會拒絕的。”

    王巖心頭一熱,想著郭慧枝對他實在太好了,他就算真的把這條命給交出去,反正死了也了無牽掛,給了她也沒啥大不了的,就放出了豪言。

    郭慧枝心里面又酸又甜,試探性的問道:“那我要你以后別碰其他女人,你能不碰嗎?”

    王巖咧了一下嘴,有些為難的道:“你也知道的,這種事情,根本由不得人的。理智上的話,我完全沒有問題,可到了一定的環境下,有時候自己想控制也控制不了。你明白的,這事兒,沒有那么容易啊。”

    郭慧枝生氣的道:“我咋知道,我又咋明白,你愛和多少女人玩就去和多少女人玩好了,與我又有啥子關系?哼,不說自己沒有志氣,還說控制不了,我真瞧不起你。”

    王巖被郭慧枝擠兌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埋頭吃飯了。

    才吃了兩口,門被敲開了,走進來了一個長著酒窩的婦女。

    這女人三十上下,比李娟還要風情萬種,戴著一副紅色眼眶的眼鏡,下面還穿著紅色短裙、**襪,看起來很時尚,就算在城里,也很少有這么美艷的女人。

    郭慧枝羨慕的看著那女人,心中贊道:“好漂亮啊!”

    王巖也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她就是典型的**,美艷、漂亮,那對大肉球充滿了肉感,波濤洶涌的顫動著,兩條長腿又筆直又勻稱,上面套著**襪,只怕很少有男人會對她不動心。

    王巖已經和林裕弄了一場了,可一看到這么美艷的女人,又心動起來了。

    “你是?”郭慧枝站起來,友好的問了一句。

    那女人直接略過郭慧枝,看著王巖道:“你叫王巖?”

    王巖喉頭滾動了一下,問道:“你是?”

    那女人吵王巖打量了一下,嘖嘖兩聲,也不知道是贊嘆還是貶低,不過王巖給她這么明目張膽的評價,心中很不舒服。

    郭慧枝也對她的無禮很生氣,道:“你到底是誰,這兒是病房,沒事的話請出去。”

    那女人找了找,也沒地方可坐,就坐到了王巖的病床上,將兩條腿交疊在一起,**襪包裹的大腿擠壓在一起,裙下那誘人的風光簡直讓人噴鼻血。

    “我是晨報的記者張蕓,來做一下采訪。”

    王巖和郭慧枝一下子就驚的說不出話來了,沒想到記者竟然找來了。

    二人相對看了一眼,臉色均變得凝重起來了。

    王巖已經被李云霞給迷住了,李云霞說啥,那就是啥,他可不能接受記者的采訪。

    “做啥采訪?”王巖問道。

    他對張蕓可一點好感都沒有,心想不管你是不是記者,來醫院看病人,空手來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即便你空手來,也不要這么囂張了,張鉤子提審犯人,也不見得是這副德性。

    王巖打算戲弄一下她,正面新聞上不了,上個反面新聞,說不定也能出名,對于他這個山溝里的小百姓來說,那相當于錦上添花了。

    張蕓從包里面拿出紙筆,臉上更是媚氣橫生,道:“你一定要跟我多說點消息哦,有啥說啥,不要隱瞞,等見報之后,你就成名人了。”

    王巖又被她吸引了,她說話的時候,紅唇一動一動的,好像跟他發出了邀請,真是要命啊。

    她的兩個肉球還真是大,又大又挺,簡直要將衣服給撐爆。

    王巖心中那個急啊,真有一種把她的衣服給撕開,狠狠的揉她的大肉球的沖動,這么大,這么圓,這么挺,揉起來一定很舒服。

    王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瞥了一眼她的雙腿,要命啊,**襪交疊在一起,充滿肉感的大腿完全看不到一絲贅肉,討厭的裙子在膝蓋以上,但還是有點長,引人遐想的那道深溝近在眼前,只要他想,完全可以伸出手去,將裙子給揭開。

    王巖恨死了發明裙子的人,也不知道哪個混蛋造出來的,讓男人有的看沒得吃,干脆**不就得了。

    他這兒胡思亂想著,讓張蕓等的有些不耐煩,臉上也閃爍出了厭惡之色,沒好氣的問道:“王巖,你為啥子會中槍?”

    王巖裝傻充愣的問道:“記者姐姐,你剛才說你叫啥來著?”

    郭慧枝被王巖的神情逗得偷笑起來,可又怕被張蕓發現,就偏過頭去偷笑了。

    張蕓吸了口氣,道:“張蕓。”

    “張蕓啊,哪個張,哪個云?”

    “你知道幾個‘張’姓?”

    “張王李趙的張,第幾章第幾回的章。”

    “你知道的姓還真多啊,我是張王李趙的張。”張蕓諷刺道。

    “那哪個云?云這個字可多了,云彩的云,勻稱的勻,耕耘的耘,還有其他好多云,就是別叫蕓蕓眾生的蕓。”

    “看不出你還念過書啊,知道的字這么多。”張蕓生氣了,心情都寫在臉上,“我為啥不能叫蕓蕓眾生的蕓?”

    王巖還沒說話,先被自己的想法逗的笑了一下:“因為名字里面有這個字的人,一般都是潑婦。我就認識一個小潑婦。”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