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古董店驚魂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87章:古董店驚魂

    王巖的運氣還不錯,中莊有戶人家,原來打算把女兒嫁出去用彩禮給兒子修房子,可沒想到人家退婚了,禮金退回去,房子也修不起來了,打的胡基閑放著,愿意讓王巖先去用,讓王巖回頭把胡基補上。

    王巖回到家中,就告訴了馮亮亮等人,讓馮亮亮他們套上架子車去往來拉胡基。

    村里如今到了一年中最忙的時候,家家戶戶都有小麥,小麥基本上已經收割完了,可隨之而來的是碾場,這就比較苦了。

    槐樹灣的人土地多,家家戶戶的小麥都堆積如山,村民們碾自家的小麥,只怕能累死,所以大都有多戶人家聯合起來,今天給這家碾場,明天給那家碾場,一直要忙十來天才能把麥子裝到家里。

    其實這時候已經有打麥機了,可是一來村民都養著牲口,碾場能夠把麥稈碾的很軟、很扁,這是打麥機無法做到的,二來打麥機會讓很多小麥回到掉到麥稈里面,大家辛辛苦苦種了一場,自然不愿小麥浪費掉了,第三,當然是最重要的,打麥機打麥的話,要錢。

    所以,村民更愿意組合起來碾場。

    村里人都忙著,來給王巖幫忙修房子的人自然就少了,好在有馮亮亮這些人以王巖唯首是瞻,不然王巖還真沒有辦法。

    王巖這兒一直有條不紊的忙碌著,有馮亮亮看著,他也不用操心,就去了一趟縣城進貨。

    這次,馮亮亮這兒缺東西,就開著車送王巖去縣城里了。

    快到縣城的時候,王巖下了車,一看到郭梅梅的理發廳關著,就離開了,步行往縣里面走去。

    他走到醫院,來到郭梅梅的病房,只見郭梅梅的病床上已經換人了。

    王巖急忙打聽了一下,臨床的病人就說:“那位大姐不愿花這冤枉錢,剛剛吵著出院了。她前腳剛走,你后腳就進來了。”

    王巖忙去醫院中尋找,可找來找去,也沒見到郭梅梅一家子。

    他想了想,只要郭慧枝在,就不怕他們一家子飛走,漸漸冷靜下來了。

    他出了醫院,就去批發鋪進了點貨,因為這次有馮亮亮的車,就多進了一點,尤其是哄小孩的玩意兒。

    老板是個中年婦女,認識王巖,殷勤的幫王巖將東西裝好,然后就讓王巖結賬了。

    王巖看了看時間還早,就將東西暫放下,去外面瞎逛。

    忽然,一個古玩店出現在了眼前,他摸了摸胸前的那個墜子,抱著試試看的心,就進去看看。

    古玩店中,只有兩個老人正在風扇前面下象棋,一個顧客都沒有。

    王巖走到兩個老人身邊,好奇的看著二人下棋,那兩個老人簡直像神仙打坐一樣,沒有理會王巖。

    王巖自小便喜歡這種東西,不過他下的并不好,看到帥棋的一方有一步能走,就忍不住道:“他要是敢打炮,你馬上就死了,敢快看炮。”

    那個老人看了王巖一眼,鄙夷的道:“你沒有瞧到那在我的象眼里嗎,他咋敢打炮?硬往前沖鋒可不成。”

    王巖漏看了,有些不好意思,再也不敢多說了。

    不過,他忽然琢磨到了點新鮮的東西“打炮”“馬上日”“你敢打炮,我馬上死”云云,樂的笑了一聲,讓本來要落子的那位老人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又將棋子收回,重新下了一步。

    另外一個老人樂呵呵一笑,開始進攻,兌了幾個棋子之后,將對方就殺到了窮途末路。

    那老人知道自己輸定了,就不想再丟人現眼下去了,瞪著王巖道:“你在一旁瞎說啥,觀棋不語真君子,連這都不知道嗎?”

    王巖也不跟個長輩爭論,道:“我也是忍不住嘛,對不住了。”

    那老人斜了王巖一眼,起身問道:“你來買啥?”

    王巖這才想起他的來意,就道:“大爺,你會鑒定玉嗎?”

    那老人沒好氣的道:“不會鑒定的話,我的店不早讓人把招牌給砸了?”

    另外那個老人看到他的老哥們有買主上門,就離開了。

    王巖看到店里面安靜了,就把老人拉到一旁,問道:“大爺,我手上有件寶貝,想讓你給我鑒定一下。”

    那老人冷淡的道:“拿出來吧。”

    王巖本以為他會很吃驚,很期待,沒想到他是這種表情,就有些失望的將玉墜拿出來了。

    那老人只看了一眼,臉色就變了,身體顫抖起來了。

    “這……這是……”老人的聲音都顫抖起來了,激動的看了王巖一眼,道:“你從哪兒得到的?”

    王巖也跟著緊張起來了,可不想說出這玉墜的來歷,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就道:“你認識就認識,不認識就不認識,問這么多干嘛?”

    老人看著王巖,似乎想從王巖的臉上看出啥東西,最后又道:“你跟我里面來吧,這件東西是不是真的,我要仔細檢查一下。 ”

    王巖跟著他走入里面的一個小屋子,里面擺放著放大鏡、顯微鏡等各種設備,還有一些看著很古樸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古董。

    王巖對這件東西開始重視起來了,雖然將東西交給了老人,讓他堅定,但怕老人搗鬼,不敢讓它離開視野。

    老人戴上一副老花鏡,拿起放大鏡,不斷的變換著角度看著,一會兒點頭,一會兒搖頭的,把王巖差點急死。

    大約過了五分鐘,老人放下手中的放大鏡,將老花鏡也拿下來了,道:“這件東西……我也看不出真假。”

    王巖奇怪的問道:“為啥子?”

    老人陷入了追憶的神色,道:“我以前見過一塊類似的吊墜,里面寫著一個‘玉’字,不過是翡翠里面有個‘玉’字,算是天然的吧,你這東西,如果真是一塊玉,里面有個‘王’字,價值肯定比我以前見過的那東西要高,可是吧,你這塊玉,像是和田玉,又不是和田玉,像玻璃又不是玻璃,我實在是看不出它到底是啥東西,說不定是啥高科技的東西,我孤陋寡聞沒有見過,當然,也有可能是是啥比較稀有的玉,里面有個天然的‘王’字,那樣的話,這塊玉的價值就無法估計了。”

    王巖本來滿懷期待的,可被老人的一句話說的失望起來了。

    這塊吊墜是有人遺落在太平溝的地洞前的,如果真是一件啥稀世寶貝,咋可能有人帶著它亂跑,還讓它遺失呢?

    王巖失落的將吊墜拿了回來,又掛到脖子上,道:“我知道了,這就是塊玻璃石頭,枉我以為撿到寶了。”

    老人拍了一下王巖的肩膀,鼓勵道:“小伙子別喪氣,這說不定是塊寶貝疙瘩哩。”

    王巖跟老人寒暄了兩句,知道這位老人姓鞏,也是喜好收集這樣的玩意兒,自學成才,開了這樣一個店,別看他的店里面琳瑯滿目的,但全是贗品,他所有的真品都藏起來了。

    鞏大爺聽說王巖是槐樹灣的時候,非常驚訝,急忙問道:“聽說你們村有一只金蛤蟆,你見過嗎?”

    王巖心中一動,笑道:“金蛤蟆沒有見過,不過我倒是知道蛤蟆仙。我爺爺那一輩的時候,村里都拜蛤蟆仙,村里還修了個蛤蟆廟,可蛤蟆仙不靈了,蛤蟆廟也廢棄了。”

    鞏大爺急忙道:“我說的不是啥蛤蟆仙,是金蛤蟆,一只實實在在的金蛤蟆,是個金疙瘩。我跟你說吧,我這兒來來往往的人也不少,有不少人談論過槐樹灣的金蛤蟆,你相信我,這件東西,是確確實實存在的,而且絕對是個寶貝,大寶貝,比里面有‘王’字的玉墜還要值錢的大寶貝。”

    王巖心中一動,看來槐樹灣有金蛤蟆的事情,已經不是啥秘密了,只有村里人還把它當成一個神話傳說來看,村外倒是有不少人已經開始尋找金蛤蟆了。

    王巖忽然特別痛恨那些敢打金蛤蟆主意的人,他覺得這件東西在槐樹灣,就應該是屬于槐樹灣的,任何村外的人想要跟他搶金蛤蟆,他都是難以容忍的。

    鞏大爺笑了笑,饒有興致的道:“王巖啊,要是你找到了金蛤蟆想出手,可以來找我,我這方面有路子。”

    王巖笑了笑,敷衍道:“那好,要是槐樹灣真有只金蛤蟆被我找到的話,我就來找你。”

    說話之時,王巖起身告辭,可這時,有一男一女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王巖看到二人面色不善,就停下了腳步,在一旁看著。

    鞏大爺見到那男人,臉上就寫滿了害怕,可還是陪著笑臉道:“大海啊,你來了啊,咋還帶著個女人,是你婆娘嗎?”

    那個男人叫張大海,臉色不大好看,將懷中的一個黑布包放到了柜子上,道:“鞏大爺,我是多么的相信你啊,你竟然打起了我的主意,今天我跟你沒完。”

    那個女人是張大海的婆娘,也是一臉怒氣的盯著鞏大爺,哼了一聲,直接在鞏大爺的腳下“呸”一下,吐了口痰,道:“原來就是你這個老混蛋騙了我男人的錢,我告訴你,這件東西,你今天一定要退掉,不然我跟你沒完。”

    王巖看了鞏大爺一眼,只見鞏大爺的臉色漸漸恢復了過來,變得很冷靜,看了那黑布包一眼,振振有詞的道:“東西我賣給大海了,而且我也事先跟他說過,這件東西到底是真是假,我也鑒定不了,他想要買,我就賣給他,你們發現它是假的就想退貨?對不起,沒有那樣的規矩,如果我啥地方做的不對了,你們大可以去告我。”

    ******

    張大海喜歡收藏,尤其是匕首。

    前不久,他經過鞏大爺的店的時候,看到鞏大爺的店中擺放著一件匕首,一下子就喜歡上了。

    那件匕首看起來非常古老,上面用蒙古文刻著“哈布圖哈薩爾”,有可能是當初成吉思汗鐵木真的弟弟哈塞爾用過的匕首,如果是真品的話,價值在十萬以上。

    張大海心癢難耐,想要買那把匕首,可鞏大爺告訴他這把匕首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肯賣給張大海。

    在張大海的堅持下,鞏大爺就很大方的讓張大海把匕首帶走,說去找城里的古玩泰斗林老,等林老堅定了之后再說吧。

    張大海抱著匕首去找了林老,林老認真看了一會兒,就說這把匕首是假的,壓根兒不是啥鐵木真時代的東西。

    張大海失望的回來,將匕首還給了鞏大爺。

    可是,沒過幾天,張大海又來鞏大爺的店鋪時,竟然發現匕首被收起來了。

    他非常奇怪,就問匕首跑哪兒去了,起初鞏大爺還支支吾吾的不愿說,可在張大海的追問下,實在是沒有辦法,就說林老花三萬塊錢預定了,等把錢湊齊就把匕首賣給林老。

    張大海一下子就僵住了,林老不是說匕首是假的嗎,他咋花三萬塊錢去買一件假貨?

    張大海馬上意識到自己被林老給騙了,那匕首是真品,不然林老也不會花大價錢去買它。

    張大海不肯就這么放棄,就讓鞏大爺轉賣給他,鞏大爺當然不答應了,可張大海一天到晚在鞏大爺的店鋪里瞎晃悠,還將價錢從三萬提到了五萬,鞏大爺實在是沒有辦法,就答應張大海了。

    不過,在鞏大爺賣給張大海的時候,還特地聲明了,他根本不知道這件東西是真是假,張大海硬要買的話,回頭是假的,可別賴他。

    張大海回到家,湊齊了錢就買走了匕首。

    他得意洋洋的炫耀,引來不少懂古玩的人來看,大家都說張大海上當了,那件東西是假的。

    張大海當然不愿意相信,人家林老可是縣城鑒定古玩的泰斗,怎么可能堅定錯呢。

    可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都說匕首是假的,張大海也動搖了,將匕首拿到省城去鑒定了一下,一下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匕首,是假的!

    他思前想后,終于明白了鞏大爺和林老聯合起來上演的一處騙局。

    鞏大爺和林老根本就是聯合起來騙人,把張大海引入圈套,而鞏大爺說他不知道匕首是真是假,也不愿意賣給張大海,是張大海自己非得要買,至于林老,也一開始就認定匕首是假的,張大海上當受騙,可人家的騙局天衣無縫,他實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張大海本想認栽的,可隨著債主找上門來,張大海實在是呆不住了,將這件事情跟老婆說了之后,就和老婆鼓足勇氣來找鞏大爺了。

    王巖當然不知道鞏大爺和張大海之間發生了啥,不過看到鞏大爺理直氣壯,就覺得張大海和她婆娘是來找麻煩的,可他一個外人,只能看熱鬧的份了。

    鞏大爺不退匕首,雙方自然爭吵起來了,鞏大爺理直氣壯,張大海的臉色也一陣青一陣白,被鞏大爺說的無言以對。

    雙方的矛盾漸漸激化,引來了不少圍觀之人,看起來就要大打出手了。

    就在這時,一個女孩從外面跑進來了,焦急的叫了一聲:“爺爺,出啥事了?”

    那女孩二十左右的樣子,長的很秀氣,穿著打扮也很得體,就讓王巖眼前一亮。

    鞏大爺正吵的面紅耳赤,把女孩拉到一旁,道:“秀秀,快離開,這是我們大人的事情,你快回去吧。”

    秀秀非但不離開,反而擋在鞏大爺身前,勇敢的挺起那傲人的大肉球,道:“你們倆干啥,再不離開,我就要報警了。”

    張大海和他婆娘都心中一悚,可秀秀的話反而提醒了他婆娘。

    張大海婆娘雙手叉腰,嘿嘿直笑道:“好啊,讓警察來,把警察請來看看你爺爺是啥好鳥。”

    張大海已經跟警察反應過了,可警察也管不了這事兒,反而把張大海給臭罵一頓,說他活該被騙,連一點防人之心不可無都沒有,人家都說是假的了,他還買,上當也活該。

    張大海怕警察來了,對他們不利,更要不回錢了,就著急起來了。

    當他看到秀秀的時候,心底忽然產生一絲陰狠,這個念頭一產生,因為著急的原因,迅速的膨脹,一下子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張大海往前一跨,一把將秀秀抓了過來,將那把匕首從黑布包掏了出來,抵到了秀秀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慌了,連張大海的老婆也沒料到事情會這樣,一下子就不知所措了。

    “老不死的,你到底退不退,不退的話,就等著給你孫女收尸吧。”張大海面目猙獰的道。

    鞏大爺一下子就六神無主了,急得都要哭了,慌慌的道:“你……你快放開秀秀,快放開她,不管咱們之間有啥恩怨,都與她沒有一點關系,求求你了,快放開她。”

    張大海發了狠,將匕首拔了出來,在秀秀白皙的脖子上劃了一道血痕,喝道:“少廢話,趕快退貨!!!五萬塊錢,少一個字兒我都不干!”

    鞏大爺慌里慌張的從褲兜里摸了一把錢,里面有分分錢、毛毛錢,加起來才十來塊,把張大海氣得笑起來了。

    “老不死的,你讓我說你啥好哩?你這打發叫花子嗎?”張大海哭笑不得的道。

    秀秀早嚇的不會動了,閉著眼睛,很小心的道:“你……你有啥事,好好說,好好說吧,你這樣做是犯法的。”

    張大海被刺激到了,匕首在秀秀的眼前一劃,指著鞏大爺道:“犯法,他老不死的能犯法,我為啥子就不能犯,他把錢拿出來倒罷了,拿不出來,我就把你剁了。”

    就在這時,張大海的手腕被一直大手給抓住了。

    抓住他的人,正是王巖了。

    王巖瞅準機會,抓住了他的手腕,想將張大海從秀秀身邊拉開。

    可是,張大海早防著秀秀逃走,牢牢的抓著秀秀,這一下拉動了張大海,秀秀也被張大海給拉了過去。

    張大海驚慌之中,用手中的匕首向王巖劈砍,王巖將他的手腕一拉一送避開,可張大海手上的匕首竟往秀秀的小腹上送去了。

    別說是王巖,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看樣子是要出人命了。

    慌亂之中,王巖抬起一腳,往張大海的屁股上踹去,一腳把張大海踢的飛了出去,撞到了柜臺上,鞏大爺的寶貝疙瘩全都掉了下來,碎了一地。

    王巖怕張大海暴起傷人,忙將秀秀往過來一拉,喝道:“快躲開,男人的事情,女人少插手。”

    秀秀從慌亂中驚醒過來,回想起剛才的一幕,王巖簡直像極了電視中演的英雄、救世主一樣,忍不住就多看了他兩眼,王巖那嚴肅而冷酷的臉,深深的映入她的腦中。

    那一瞬間,深深的映到了秀秀的腦海!

    王巖往前跑了一步,一腳踩在張大海手上,將匕首徹底奪了過來,這才松了口氣。

    張大海兇狠的看著王巖,幾乎是咆哮著喊道:“狗日的,你來管啥閑事,快放開我。”

    王巖也不管他,朝張大海的婆娘喊道:“還不把他帶走,難道你也想跟他殺人嗎?”

    那婆娘愣了一下,知道這是王巖給他們機會,如果警察來了,事情只怕要鬧大了,就慌里慌張的跑過來,將張大海從地上拉起來,道:“咱們是來退貨要錢的,你這是干啥子,快走,快離開。”

    鞏大爺卻不愿就這么了了,急忙道:“秀秀,快去叫警察,快去,不能讓他們跑了。”

    秀秀看了王巖一眼,剛要跑去叫警察,卻看到張大海被徹底刺激到了,紅著雙眼,面露兇光的喊道:“老家伙,我掐死你。”

    秀秀一下子就不知道該咋辦了,止住了腳步。

    王巖腳下一絆,就把張大海給絆倒了,罵道:“你再不走,想走都走不掉了。鞏大爺,做人不要做絕了,讓他們走吧。”

    秀秀也在一邊幫腔道:“爺爺,算了,不要報警了,讓他們走吧。”

    鞏大爺知道有王巖在這兒,是報不了警了,可是他已經把張大海給得罪下了,實在是不愿意張大海就這么離開,最好是把張大海弄到監獄去,那他就高枕無憂了。

    在鞏大爺猶豫之際,張大海的婆娘已強行把張大海拉著離開了。

    張大海內心深處也有點害怕,不然也愿意就這么被婆娘給拉跑了。

    王巖看著那兩人離開,才松了口氣,問道:“鞏大爺,你到底和他們有啥恩怨,他們要退啥貨,你不退給他們?”

    鞏大爺生氣的道:“和你沒有關系,你可以離開了。”

    王巖碰了顆釘子,就呆不下去了,也不再多說了,轉身便走。

    秀秀忙跟了出來,向王巖喊道:“你……謝謝你了。”

    王巖回頭一笑,嚴肅而冷酷的臉變的溫暖起來了,道:“不用謝,回去告訴你爺爺,不要賺昧著良心的錢。我雖然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啥子,但你爺爺一看到那兩個人就慌了,瞧他的臉色,肯定做過對不起人家的事情。”

    秀秀對他爺爺做的事情也不太清楚,尷尬的笑了一下,跳開話題道:“我知道了,請問……請問你叫啥名字?”

    王巖愣了一下,忽然覺得秀秀和劉小芳有點像,同樣的清純,同樣的秀氣,只可惜劉小芳是別人的女人,讓他覺得遺憾。

    “王巖。”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