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民不與官斗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去了劉珍珍家的那人,竟是鄉長的小情人,被王巖跟丟的小劉。

    李欣蕓也想了起來,在王巖肩膀上一拍,道:“大淫·蟲,那不就是差點被你給欺負了的女子嗎,我警告你,有我在,你就別想再打她的主意。”

    王巖懶得理她,看著郭慧枝道:“劉珍珍看到咱們就生氣,咱們跟她談的話,只怕要壞事,我先去打探一下那女子和劉珍珍是啥子關系,然后咱們再商量。”

    王巖這么做,也是抱著自己的私心,想查清小劉到底是啥人。

    他瞅到不遠處的農場中有一幫人正在碾麥子,就過去打聽了一下,連續問了好幾個人,才打聽出來那個小劉就是這個劉家莊的人,叫劉小(曉)芳,劉珍珍就是她的姑姑。

    王巖清楚了她們的關系,就尋思著是不是從這個劉小(曉)芳下手,姑侄親戚,肯定好說話。

    王巖走了過來,看著郭慧枝道:“你們倆先回去吧,我知道該怎么跟她談了,呆在這兒別讓太陽給曬焦了。”

    李欣蕓立刻就想到了小劉,不屑的道:“你就編吧,也不怕鼻子變長了,明明想對那個女子耍流氓,倒好像真為我們考慮一樣。”

    王巖漸漸和李欣蕓熟絡了,就跟她笑道:“我放著身邊的女子不耍流氓,何必跟別人去刷哩,郭領導,你快帶著這小潑婦回去吧,她在這兒,肯定會壞事。”

    郭慧枝不想離開,可真怕李欣蕓和王巖不合,兩個人把事情攪黃了,就道:“那好吧,我們到前面的馬路口等你,記得五點半之前一定要回來,不然就趕不上班車了。”

    郭慧枝拉著李欣蕓離開,沒走出幾步又停下來,從包里拿出一沓錢,交到王巖的手中:“這是書記自己掏腰包拿的錢,你看著花,如果不夠了,我再跟書記說。”

    王巖數也沒數,在手中墊了墊,只怕是五千左右。

    王巖一直在門口等著,可劉小芳一直都不出來,王巖就有些等不住了,怕劉小芳被劉珍珍留下來吃飯,那他今天就沒有機會了。

    看到農場邊幾個相互追逐的小孩,王巖計上心來,拿出兩毛錢,走到一個看起來機靈的小孩面前:“小家伙,一看你就是一個男子漢,幫大哥哥一個忙,大哥哥就把這兩毛錢給你去買冰棍。 ”

    那小孩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一把將錢搶了過去。

    王巖就這么派那小孩去劉珍珍家,將劉小芳叫了出來。

    劉小芳走了出來,看到王巖,一下子就慌了。

    王巖怕嚇到她,站在原地沒有動,將身上的流氓氣息也都收了起來,紳士的笑道:“小劉,我有點事情想請你幫忙來著。”

    劉小芳局促不安的朝周圍看了一下,這個莊子的人都認識她,如果王巖將她和鄉長的事情捅出去,她就沒法活了,對王巖說的話自然要考慮一下。

    “我一個女子,能幫你啥?”劉小芳苦笑道。

    王巖看著她幽怨的表情,心中動了一下,朝她多看了兩眼,她站在劉珍珍家的門口,雖然周圍亂糟糟的,但仍舊是那么好看,大肉球鼓鼓的,兩條腿細長細長的,充滿了誘惑力。

    王巖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夠用了,朝劉小芳掃了一圈,最終停在她紅紅的小嘴上,咽了口口水,若是人少的話,他真有心沖上去親上一口,不,一口不夠,至少親一分鐘。

    “我想跟你談件事情,你現在方便嗎?”王巖很有禮貌的問道。

    劉小芳想了想,還真不敢得罪他,就道:“你等一下子,我先跟我姑姑說一聲。”

    劉小芳進去之后,很快又出來了,走到王巖的身邊,緊張不安的道:“我求求你了,我已經訂婚了,臘月里就要結婚,我知道我那么做很不好,但我也有我的苦衷,求求你千萬替我保守秘密吧。”

    王巖笑了笑道:“瞧你說的,倒像我是來威脅你的壞人似的。我找你,是關于你姑姑劉珍珍的事情。”

    劉小芳想了一下,驚道:“莫非你是鄉政府的干部?”

    王巖既不回答是,也不回答不是,朝劉小芳做了個邀請的姿勢,讓劉小芳前面走,他在后面跟著,道:“其實吧,我是想通過你,讓你勸勸你姑姑,讓她別再找鄉政府鬧事了,再鬧下去,最終受害的只是她。”

    劉小芳有些生氣了,憤憤不平的道:“你說的輕巧,別讓我姑姑鬧了,他們把我姑姑強行抓去,給了她一刀子,她再也生不了兒子了,你還別讓她鬧了。我趕明兒就去找馮俊杰,讓他把抓我姑姑的干部都趕走。”

    王巖笑了笑道:“你將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不怕告訴你,你姑姑已經生了五個女兒,第二胎倒沒啥,應該是有準生證,第三胎和第四胎都是超生,還隱瞞事實,篡改成雙胞胎,第五胎還成了老爺子的戶口本上,這種行為,本身就是犯法。”

    王巖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犯法,如果犯法的話情節重不重,不過為了嚇一嚇劉小芳,就這么信口胡謅了。

    其實,王巖還想說一句:“鄉長只是玩玩你,想日你罷了,你當他真的能替你去為難他的下屬不成?”可這句話他只能想一想,不敢說出口。

    他繼續說道:“當然了,你可以說戶口本上寫的清清楚楚,鄉上也拿她沒辦法,可現在醫學這么發達,啥驗不了,一旦她把鄉上的人逼急了,給她的幾個女兒一驗,啥都清清楚楚,到時候不光是要交三個女兒超生費的事情那么簡單了。”

    劉小芳沒有說話,不過臉色已經變了,為自己的姑姑開始擔心了。

    王巖呵呵一笑,緩解了一下氣氛,松了口氣道:“話說回來,就算你們將事情捅開了,現在官官相護,別看一個小小的鄉政府,都盤根錯節的,為了一個結扎的婦女,人家能輕易的去開罪別人嗎?就算是開罪了,頂多罵兩句,罰點錢,你們還真能把人家給扳倒?等人家元氣恢復了,那你們要面臨的就是鄉干部的刁難、報復。”

    劉小芳畢竟是個平凡女子,聽到王巖有理有據的分析,態度一下子就轉變過來,而且還信以為真了。

    “難道就沒有王法了嗎,我們上哪兒找人說理去?”劉小芳委屈的很,忽然想起她姑父的戰友在市里有關系,等他姑父從廣州回來了,就能利用市里的關系討回公道,頓時又來了底氣,“我姑父在市里有關系,他一定能幫我姑姑的。”

    王巖笑了笑,表現的很自然,倒沒有刻意取笑的意思,道:“或許吧,就算你姑父的朋友是市長好了,他鐵面無私,處罰了犯事的干部,可那個犯事的干部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將劉珍珍超生的事情捅出去,你說到時候劉珍珍怎么辦?”

    劉小芳確實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心中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王巖先讓他們對市里的人別抱太大希望,就繼續說道:“咱們再假設,那市里的人很厲害,一手遮天,他現在能將鄉干部給辦了,可他能夠保你們一時無憂,還能給你們派專人保鏢不成?我想不可能吧。當然了,鄉上也不會明著打壓劉珍珍,可有啥好處,有啥扶貧名額了,鄉上一看到劉珍珍家,肯定很反感,直接把她給跳過去了,劉珍珍她能說啥?”

    劉小芳凄然一笑,想起了那句古訓:“難道真的民不與官斗?!!!”

    王巖覺得有些對不起劉珍珍,可他說的也是事實,就將話音一轉,說起來好處:“反過來想,如果劉珍珍這次罷手了,鄉上不僅會給她賠償,以后有啥都想著她,劉珍珍超生的事情,鄉上也繼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當她真的生了雙胞胎,還給她生了小姑子,劉珍珍得到的好處有多少?”

    劉小芳早就心動了,可還是咽不下去那口氣,憤憤不平的道:“難道這件事情真就這樣算了,明明是鄉干部不好,到頭來受罪的還是我姑姑?”

    王巖搖了搖頭,道:“你姑姑是對是錯,我不知道,不過她既然敢超生,就得面對超生所帶來的后果。”吸了口氣,頓了一頓,又道:“其實吧,我理解她,養兒防老嘛,生那么多女子,還不是為了生個兒子,可就算她繼續生下去,難道真的能生出兒子來?萬一生個十胎,十胎都是女子,那還不要了他們的命。”

    王巖說的有些夸張,帶來了一些幽默氣氛,劉小芳就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姑姑要真能生出十朵金花,剛開始苦一點,可長大后一個個都是錢。”

    王巖也跟著哈哈一笑,嘆道:“其實事情都已經成定局了,她看開點就沒事了,沒有了兒子,大不了找個上門女婿,難道日子還過不下去了不成?”

    劉小芳已經完全接受了王巖的提議,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奇的問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名哩?”

    王巖拍了一下胸膛,自戀的道:“王巖,槐樹灣的小老板王巖,大名鼎鼎的王巖就是我。”

    劉小芳的臉上一下子就綻放出了一朵花,驚喜的道:“你……你……就是你把張軍打殘的?太好了,真是太謝謝你了。”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