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舔著吃櫻桃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女孩姓李,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李欣蕓,是郭慧枝姑姑的大女兒,性格非常潑辣,但又聰明機靈,從小就是郭慧枝等人頭疼不已的小惡魔。

    算起來,李欣蕓的姥姥家也是槐樹灣的。

    李欣蕓皺著鼻子走了過來,搬了張椅子坐到王巖旁邊,好奇的問道:“喂,你叫王巖是吧,把司機打殘的那個人就是你吧,你一個好好的大男人,跟蹤剛才的那個美女,到底有啥子企圖,快說,當著我姐的面說,讓她看清你是啥子人。”

    王巖頭疼的都要捂著耳朵了,這李欣蕓說起話來簡直像機關槍一樣,實在是讓人頭疼。

    “我剛才都說過了,我找她有事,這是我的隱私,你無權過問,不要再像麻雀一樣討人厭了,你應該多向你姐學學。”王巖頭疼不已的叫道。

    郭慧枝瞪了李欣蕓一眼,道:“欣蕓,你安靜點吧,小心嫁不出去。”頓了一頓,又看著王巖道:“王巖,你的事情,我不想多過問了,不過我要提醒你一下,你以后少胡鬧一點吧,張軍都被你打殘了,張軍一塊兒的十一個人也都被你打成啥樣子了,你總是這么得罪人……”

    王巖不想聽她的教訓,不悅的道:“我來找你,不是聽你說這些事的。”

    郭慧枝一窒,嘆了口氣道:“欣蕓,姐這兒有事要忙,你帶著王巖去見姑姑吧,王巖有事問姑姑。”

    王巖一個勁兒的直搖頭,忙道:“千萬別啊,你讓潑婦帶我去,她們娘兒倆還不把我給撕了。郭領導,郭大姐,郭美女,你陪我一起去吧。”

    郭慧枝為難的道:“王巖,不是我不陪你去,是鄉上為了計劃生育,把一個婦女強行結扎了,現在出事了,這件事情連書記都為這破事忙的焦頭爛額,我是女的,和她談起來也方便,書記讓我跟她協調哩,這兒的事,真脫不開身。”

    王巖想了想道:“那這樣吧,我去幫你說服那女的,讓她不再找麻煩,然后你再陪我去見你姑姑吧。”

    郭慧枝想了想,皺眉道:“不行,這樣的話,你今晚就回不去了。我姑姑那兒遠,那女人那兒也遠。我大早上的去跑了一趟,現在才回來。”

    王巖脫口道:“那就在川子里住一晚,反正我的家都被張軍給燒了,回去也沒地方住。”

    郭慧枝一驚,忙將王巖的事情追問了一遍。

    王巖本不想說的,倒像是來鄉上哭訴似的,可被郭慧枝問的沒有辦法,就大概說了一下。

    李欣蕓激動的拍手道:“你能夠一打十二,是真的假的,一看就是吹牛,你讓他們給你修房子,他們就能給你修房子嗎?”

    王巖不愿怕她問個沒完沒了,索性不去理她,摸了摸肚子道:“郭領導,我也算是客人吧,不招待我吃飯嗎?”

    郭慧枝原來還在埋怨王巖,現在有點同情他了,臉色溫和下來,道:“好的,你等一下吧,我去給你和欣蕓打飯。”

    郭慧枝離開了,王巖怕小辣椒又喋喋不休的問他問題,就趕忙找了個話題,問道:“小潑……小辣椒啊,你是做啥子的,跑鄉政府來干啥?”

    李欣蕓氣鼓鼓的看著王巖,道:“不許再叫我小潑婦,也不許再叫我小辣椒,不然讓我姐收拾你。”頓了一頓,又道:“我先問你,你和我姐到底是啥子關系,你告訴了我,我就告訴你我是做啥的。”

    王巖想了想道:“你姐……我把她當成朋友,她要是把我當成白馬王子,那我也沒辦法。”

    李欣蕓“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你就瞎掰吧,我姐能把你當成白馬王子?實話告訴你吧,我姐跟我說過她的白馬王子要啥樣子的,根本就不是你這個德性。她要溫柔體貼,能疼她愛她的,可不會要你這么隨便摸女孩子屁股,大中午跟蹤女人的小流氓。”

    王巖真有些怕李欣蕓了,他隨便開了個話題,李欣蕓就能引來長篇大論,把他說的一無是處,實在讓他頭疼。

    王巖朝她看了一眼,本來要動怒的人,卻發現她笑起來是那么明艷動人,真像個天使一樣。

    李欣蕓穿著一件短袖襯衫,下身是格子短裙,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腿上穿著肉色絲襪,修長勻稱,沒有一點贅肉,有著別樣的誘惑。

    王巖第一眼看到她就覺得她長得很好看,這還是第一次認真打量她,這下就有些心動了,腦中也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這丫頭這么討人厭,一定要將她壓到椅子上,讓她跪好,然后一把撕下她的短裙,先在她屁股蛋子上打幾巴掌泄憤,然后再用他充滿魔力的雙手去摸著臭丫頭的兩瓣屁股,脫掉她的內褲揣在自己的口袋里收藏起來,再去尋找她的敏感地帶,等弄的這丫頭欲罷不能的時候,偏偏不進去,急死她,等她求的時候再考慮是不是進去。

    王巖充滿了遐想,臉上的表情自然變得古怪起來。

    李欣蕓被王巖無厘頭的舉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氣惱的站了起來,跺腳道:“臭王巖,你在想啥子哩,怎么不說話?”

    王巖回過神來,哈哈一笑,道:“我是在想啊,你跟我這個臭流氓呆在一起,你說我要是對你做啥子,你反抗的了嗎?”

    這句話可提醒了李欣蕓,她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了,往門口方向一靠,忽又想起了什么,得意洋洋的道:“我就站在這兒,看你敢不敢對我流氓,哼,別以為你能把司機打殘我就怕你了,這是鄉政府,不是你們槐樹灣。”

    王巖一聽,頓時坐不住了,真有心將她在辦公室給推倒,實現他剛才美好的設想,讓他看看鄉政府又怎么了,他王巖照樣不放在眼里。

    李欣蕓看到王巖變了表情,就更加緊張了,可還是要故作鎮定的道:“怎么樣,就猜你不敢,瞧你那熊……”

    王巖再次暴怒了。

    他一腳在郭慧枝的門上一勾,就將門關上了,兇狠的朝李欣蕓走過去:“格老子的,老子不給你一點顏色看看,你真當老子是嚇大的不成,格老子的,有種你再說一句,看我不把你這兒給剝光?”

    李欣蕓這下可真的不敢囂張了,忙向王巖笑了一下,道:“你這么生氣干嘛,我是跟你說笑哩,我姐姐跟我說過的,她說你一向都這樣,刀子嘴,豆腐心,可溫柔著哩,姐姐她早就喜歡你了,我舅舅盼著姑姑嫁人都盼不到,你現在出現了,姐姐就有盼頭了。”

    王巖自然知道李欣蕓在胡說八道,可既然李欣蕓服軟了,他也不能真的將人家給剝·光了,至少不能在郭慧枝馬上就要回來的時候就對她下手,便道:“我再跟你重申一遍,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奸了你。”

    王巖又回到了位子上,喝了一口水問道:“你姐咋到現在還沒有婆家?”

    李欣蕓還是有些害怕王巖,離他遠遠的,皺眉道:“我姐她有非常嚴重的潔癖,覺得除了她之外,啥子都是臟的,她都不能讓男人碰,又有哪個男人肯娶她了?”

    王巖早就猜到如此了,剛才的問題,純屬多此一舉,笑了笑又問道:“那你哩,你有婆家了嗎?”

    李欣蕓臉上一紅,羞道:“我才不嫁人哩,又不是沒有了男人就活不成了。況且,我才剛剛畢業,等著暑假過了,開學上班哩,才不要這么急著嫁人。”

    王巖也不去理會她說的話是不是前后矛盾,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道:“你沒有嘗過男人的好,現在自然這么說了,等你知道男人的好處,以后連覺都睡不好了。”

    李欣蕓羞得臉色通紅,惱道:“你真是下流,這種話都說得出口,再這么說,你就別想見我媽了。”

    王巖哈哈一笑,仿佛沒有聽見一般。

    李欣蕓心中卻起了波瀾,暗道:“男人真有那么好嗎,她們都說男人好,結婚后的女人才會快樂,那到底是啥子感覺哩?”

    想到這兒,李欣蕓就滿臉通紅。

    王巖看在眼里,取笑道:“是不是想男人了,怎么臉這么紅?”

    被王巖道破了心事,李欣蕓一下就慌了,心虛的道:“誰想男人了,你再這么下流,就別想去見我媽了。”

    王巖還想取笑兩句,郭慧枝便端著兩碗菜進來了。

    那兩碗菜上面都放著一個白白的大饅頭,王巖脫口就道:“郭領導,你的大白饅頭一看就很好吃啊,我好久沒吃過這么白的饅頭了,一看都流口水了。”

    王巖一語雙關的跟郭慧枝說著,郭慧枝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將碗放下,遞給了王巖,沒好氣的道:“快吃吧。”

    李欣蕓端了一碗,將她碗中的饅頭遞給了王巖,道:“我只吃菜就好了,我不喜歡吃饃饃的。”

    王巖眼前一亮,又一語雙關的道:“欣蕓,我也要吃你的大白饅頭,一看就好好吃,我一定要好好品嘗,這饅頭可真來之不易,一定要珍惜。”

    李欣蕓不明白王巖的弦外之音,咧了一下嘴:“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給你吃一個饅頭你都能樂成這樣,要是給你一碗菜,你還不得給我跪下來了。”

    王巖樂呵呵的笑了一下,道:“是啊,你要給我一碗菜,那就不止吃你的大白饅頭了,還要舔著吃你的櫻桃了。”

    王巖一瘋起來就忘了郭慧枝在旁邊了,一說完才意識到不妥,后面的話說的實在太露骨了,不禁訕訕笑了笑,沖著郭慧枝道:“過過嘴癮,過過嘴癮。”

    郭慧枝氣得臉色發白,這才知道王巖竟然是這么流氓。

    李欣蕓卻奇怪不已的望著二人,想著那饅頭、櫻桃到底是什么意思。

    :..

    作者題外話:親們,下周一上架,到時候章節會變成3000+的大章,每天穩定兩更,不定時爆發。在上架當日,會有20更左右的大爆發!敬請期待!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