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詭異的洞穴(2)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王巖選擇了其中一個岔口,走了一會兒,洞穴太狹窄,他背著背簍已經無法繼續往前了,只能將背簍拿下來,趴在地上往前走。

    王巖爬了一會兒,連轉身都困難了。

    在狹窄的空間中,他感覺到很難受,心頭好像憋著啥子東西似的,讓他變得急躁,變得緊張起來,萬一頭頂的虛土掉下來,豈不是要將他活埋了。

    這個念頭一產生,便揮之不去了,王巖緊張的往前爬了一會兒,洞壁貼到了身上,終于不能再往前走了,只好作罷,倒著爬了回來。

    一會到空曠的地方,王巖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瞇著眼睛休息了一會兒,緩了緩繃緊的神經,重新走第二條岔道。

    第二條岔道,倒不像上一條那么越走越窄,不過第二條岔道一直往地下通,走了一會兒,竟然被水擋住了去路。

    王巖看著水,琢磨了一下,心道:“難不成我順著山洞走到河旁邊了?”

    要是按照方向算的話,此刻的他完全有可能出現在河邊。

    要是這樣的話只怕就麻煩了,莫非金蛤蟆藏在河中?

    王巖有一種無力感,用鐮刀在水里面攪了一下,里面全是淤泥,要是他走進去,只怕就面臨和郭慧枝一樣的命運,被淤泥給吞沒了。

    雖然很不情愿,但王巖還是背著背簍往外走。

    他唯一的收獲,或許就是吃一頓鴿子大餐了。

    從洞穴里面出來,太陽已經西斜了,太平溝的風吹過來,他打了個冷顫。

    忽然,他眼前一亮,洞口的一株于樹上,竟然掛著一個吊墜。

    那顆榆樹較高,王巖用鐮刀將榆梢子砍掉,一把抓在吊墜上,竟然沒有將吊墜拿掉。

    他心頭一奇,仔細一看,吊墜的繩子竟然長在了榆樹的樹枝里面。

    王巖心頭大奇,不過轉念一想,頓時明白了。

    這個吊墜肯定遺失好多年了,在遺失的時候,榆樹樹枝破了,吊墜的吊繩恰好掛在榆木破開的地方。經過長年累月的時間,榆樹重新長好,將吊繩就長到了榆樹里面。

    王巖輕輕一拉,吊繩就斷了。

    不過吊繩明顯不是普通的繩子,要是棉質的繩子,早應該腐朽了才是。

    王巖用衣服將吊墜擦了擦,是一塊心形的吊墜,晶瑩剔透的,看起來像是旅游地賣的紀念品。

    看到那晶瑩剔透的樣子,王巖甚是喜愛,就揣到兜里回去了。

    這次,除了幾只鴿子,他幾乎一無所獲,不免有些郁郁不樂。

    看來許艷兒給他提供的線索暫時要斷了,只能找時間去見郭慧枝的姑姑,從寡婦身上入手,將斷了的線索重新接起來了。

    一想到這兒,王巖又充滿了信心,不知不覺中已回到小賣鋪了。

    他眼前一亮,小賣鋪燒掉的房子竟然在短短的一下午被拆的干干凈凈,垃圾都被倒光了,院子里面收拾亮了半邊天。

    王巖心中很滿意,看來這馮亮亮是真心想給自己修房子,以后不能太為難他了。

    天色已經晚了,馮亮亮等人已經開著三輪車離開了。

    王巖將東西放好,將鴿子留下兩只,準備給趙順順和李瑞華,拿著其他的四只鴿子去了學校。

    一到學校,洪娟娟已經在蜂窩煤旁開始做飯了。

    王巖走過去笑道:“嫂子,我今天去了一趟山里,運氣好打了幾只鴿子,給你們拿去補身體吧。”

    洪娟娟眉開眼笑的謝了兩句,還想跟王巖再說說話,王巖已拎著其他的三只鴿子去找張穎去了。

    張穎正在盯著學生背政治,一看到王巖來了,臉上閃過一絲復雜之色,沒有理他。

    王巖腆著臉走了過去,將三只鴿子扔到張穎的門口,笑道:“張老師,你不是叫喚身體不對勁嘛,我弄了幾只鴿子給你補一補,當然,張老師可以可憐可憐我,我現在沒地方吃飯,你可以看在我的鴿子的份上,賞我一口飯吃。”

    張穎看了王巖一眼,在學生面前,仍然是那么冷淡,隨口道:“先放著吧。”

    王巖嘿嘿一笑,老實不客氣的道:“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就讓我來拔毛吧。”

    話還沒說完,王巖已解開張穎蜂窩煤爐子的蓋子,開始燒開水。

    鴿子都是被他用鐮刀砍死的,血早就流光了,看起來有些慘不忍睹,其中一只腸子肚子都在外面吊著,有些凄慘。

    張穎嘆了口氣,道:“王巖,你也不用為了巴結我去殺這么多鴿子,太殘忍了。就算我真想吃,殺一只也就夠了,燉一鍋湯喝一喝,比啥子都好。”

    王巖并不是專門為了張穎去殺鴿子,根本沒有聽進去,隨口笑道:“那你就當我想吃了,借你的鍋灶來吃飯吧。”

    張穎沒有再說話,任由王巖去折騰了。

    不一會兒,水已經燒開了,王巖將三只鴿子扔掉盆子里,用開水燙了一下,親手將毛扒光了,又抓了一把賣柴,將鴿子的茸毛燒了燒,洗剝干凈,在菜墩上剁成塊,煮了一鍋。

    香氣騰騰的一鍋鴿子肉,直到天黑之后才燉好。

    王巖小時候吃過鴿子肉,知道鴿子肉的美味,早就等得口水直流,好不容易熬到快熟了,他也沒有管那么多,從張穎的柜子里翻到了一個碗,剁了點蒜苗子、芫荽調味,撈了一碗鴿子肉自己吃起來了。

    因為王巖在,張穎一直留著學生背書,給自己打氣,可她看到王巖這么不把自己當外人,實在忍不住了,將留下背書的學生都放了。

    “王巖,你真是不客氣啊,到底是給自己做飯,還是在給我燉湯?”張穎不悅的問道。

    王巖眨了眨眼睛,往鍋里看了一眼,道:“那還有大半鍋,要吃自己去撈,難不成讓我去伺候你啊。”

    張穎讓自己冷靜下來,忍著氣道:“你……誰要是成了你媳婦,早晚被你氣死。”

    王巖毫不退讓的接口道:“我才不會娶這么容易被我氣死的媳婦哩。”

    張穎早就知道自己跟王巖爭口舌討不了好,正好作罷,生著悶氣的又找了個碗,給自己撈了半碗鴿子肉吃起來了。

    她才吃了一口,頓時食欲大振,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你的廚藝到底是咋子學成的?”張穎喝了口湯,問道。

    “天生的!”王巖倒像是和張穎對調了,變得冷漠起來,隨口應了一聲,啃著自己的骨頭。

    張穎沉默了一會兒,又道:“你昨晚到底對我做了啥子?”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