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我搞不定她

文 / 無為導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王巖拿起那被壓的潮濕而又慘不忍睹的鈔票,哈哈一笑:“趙叔,您可真厲害,把錢藏到這么讓人害怕的地方,難道趙嬸不給你零花錢嗎?”

    “少羅嗦,快點摘菜。 ”趙大全老臉一紅道。

    王巖跟錢可沒仇,不過還是嫌那張錢臭,同樣塞到自己的鞋底子下藏好,這才去摘菜了。

    趙順順也去幫忙,一個勁兒的埋怨王巖不仗義,一天之內坑了他老爹兩百塊。

    王巖也覺得不好意思的,想將錢還回去,可一想趙大全既當村長又當鄉老,不知道坑了村民多少錢了,不敲詐他敲詐誰,也就心安理得了。

    不一會兒,王巖已摘滿了菜,將自己的擔框裝滿,又讓趙順順脫掉自己的襯衣包了一包,全都塞給了趙大全。

    趙大全剛要拿著菜離開,那王小兵又開口了:“你就是王巖吧,聽說你做菜做的不錯,來趙村長的家里給我們露一手吧,當然,我們會付錢的。”

    說到給錢的時候,他在趙大全的肩膀上拍了拍。

    趙大全心里咯噔一下,心中將鄉里來的這幫吃貨罵了一通,偏偏還要賠著笑臉道:“王巖,放心吧,不會虧待你的,按照你在紅白事上的價給你算錢。”

    有錢賺,王巖自然欣然接受了。

    “好嘞,你們先走,我馬上就來。”

    王巖看了一眼郭慧枝,那對大奶子前面的溝壑清晰可見,或許是站的近了,王巖隱約看見了她戴著粉紅色帶著花邊的胸罩。

    她的胸,真格老子的挺,圓圓的,真像兩個雪白的大肉球,撐的衣服鼓鼓的,也不怕給撐破了。

    都說女人是衣服,可王巖寧愿自己是個女人,當那郭慧枝奶罩子前的衣服。

    郭慧枝怒瞪了王巖一眼,當先走開了。

    趙大全等人也先后離開。

    王巖一把拉住趙順順,正義凜然的道:“順順啊,衛生院沒有蜂窩煤哩,許艷兒還等著在我家蹭飯哩,既然我要去你家,那她的飯就交給你了,把握住機會啊,兄弟,可別說哥坑了你的錢,不給你制造機會。 ”

    王巖口上這么說,可心中還是酸溜溜的,不過一想趙順順憨直木訥的為人,登時放了一百個心。

    趙順順差點都給王巖跪下了,感動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巖哥啊,長這么大,我就摸過鞏寡婦的手,今天要是能夠摸到城里人的手,我就是咱們村在你之下第二人了。”

    王巖將鑰匙塞到趙順順的手里,心道:“什么第二人,那從鄉里來的阮院長早和許艷兒勾搭上了,你巖哥說起來也丟人,還是沾了阮院長的光,并不是你想的第一人。”又補充了一句:“你從我這兒摘點菜,送給學校的李校長,他腿摔傷了,需要營養。”

    趙順順應了一聲,興奮的摘了菜,先送給了李強。

    看到洪娟娟長得那么好看,趙順順登時就產生一個念頭:“難怪讓我給李校長送菜,原來人家有這么好看的一個媳婦,巖哥,你讓我說你啥子好哩,真是羨慕死我了。”

    李強謝了謝趙順順,看似無意卻有意的問道:“王巖哩,他為啥子沒來?還有,他有沒有啥說的?”

    趙順順記著許艷兒,敷衍道:“巖哥有事,來不了了,他也沒說啥,就讓我送菜。李校長,我這兒還有事,就先走了。”

    也不等李強和洪娟娟回應,趙順順便離開了學校,回到王巖的小賣鋪。

    趙順順將小賣鋪的門和售貨窗打開,為了讓隔壁衛生院的許艷兒知道家里有人了,故意制造了很大的動靜。

    他緊張的等了十來分鐘,許艷兒終于出現了。

    在見到許艷兒之前,他想了很多,如何跟她說第一句話,如何找借口摸摸她的手,可一見面,什么想好的東西都忘了。

    “許……許先……許醫生。”趙順順結結巴巴的道。

    他們村習慣將大夫成為先生,為了裝裝城里人,趙順順改口稱許艷兒為“醫生”。

    許艷兒朝院子里看了看,奇道:“王老板哩?”

    趙順順直勾勾從許艷兒的領口看進去,她的肌膚是那么白,那若隱若現的溝壑真是要命啊。

    再往下,白色的襯衫配著黑色的短裙,那白嫩白嫩的腿竟然可以這樣白,這樣美。

    最終,趙順順的目光回到了許艷兒的腰上,回想起了王巖的話:“巖哥說細腰的女人大都是發騷扭屁股扭出來的,她的腰到底算細,還是算粗,唔,比鞏寡婦的細。”

    趙順順胡思亂想的打量著許艷兒,口水都流出來了,至于許艷兒問了什么,是一個字都沒聽到。

    許艷兒臉上閃出幾分厭惡之色,不過也看出來王巖不在,索性坐到門墩上等他。

    看到許艷兒坐下的時候,大腿根部險些露出來,趙順順的老二當時就抬起了頭,忙將身子一側,紅著臉掩飾著自己的尷尬:“許醫生,你……你想吃啥子,巖哥有事,到我家當大廚去了,你想吃啥子就說,只要他小賣鋪里有,咱們隨便吃。”

    “這樣,不好吧。”許艷兒皺起了眉頭。

    王巖回頭看了許艷兒一眼,隱約瞥到她胸前的雪白和溝壑時,本來要低頭的老二昂的更高了。

    “沒事,我們鐵哥們,他昨晚上坑我一百五,今天吃他點吃回來。”趙順順緊張兮兮的站在旁邊道。

    許艷兒想了想,在王巖的小賣鋪里面留了十塊錢,拿了幾包方便面,幾根火腿腸,來到他的廚房中,揭開蜂窩煤爐子,開始煮泡面了。

    趙順順幾次想搶過來許艷兒手中的活,可每次要碰到許艷兒的手時,被對方給躲開了。

    許艷兒燒開了水,煮了泡面,在里面打了雞蛋,撕了點白菜扔進去,一頓午飯就這么做好了。

    趙順順一直沒插上手,不過許艷兒的飯還是有他的份。

    二人從小賣鋪里面拿了包榨菜就著面吃,大熱天大中午的吃面,不免有些熱,二人均吃的大汗淋漓。

    一放下碗,許艷兒的目光忽然變得古怪起來,問道:“你是村長的兒子吧,有沒有聽說過雞冠山埋著金蛤蟆的事情?”

    趙順順立刻將碗放下,用手背擦了擦嘴,手舞足蹈的道:“當然了,你不是我們槐樹灣的人,不知道我們村的事,其實啊,我們村除了拜馬三爺、楊四爺之外,還拜蛤蟆仙。聽我爺爺說,我們村以前還有蛤蟆仙的廟哩,可漸漸蛤蟆仙不靈驗了,我們村的人就不拜他了,蛤蟆仙的廟也不見了。聽我爺爺說,蛤蟆仙的真身就是一只下凡金蛤蟆,住在雞冠山中,可能是他被召回天庭,才不靈驗的。”

    許艷兒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

    趙順順被她短裙下的腿勾的魂兒都飄起來了,如何肯放過這個機會,靈機一動,故意將筷子打到了地上,彎著腰去撿筷子,賊兮兮的目光往許艷兒的短裙下看去。

    那瞬間,他看到了一片片的雪白肌膚,老二又不爭氣的昂起頭來。

    他還要再看,許艷兒卻站了起來,開始收拾碗筷。

    趙順順郁悶不已,苦著臉將剩下的飯吃完,心中只想一定要找王巖教兩招,不然有女人在身邊連手都不敢拉。

    許艷兒在灶臺上洗著鍋,忽然問道:“雞冠山上有什么古墓或者古建筑嗎?山洞、地穴、懸崖、墳墓都算。”

    趙順順奇怪的看著許艷兒雪白的后頸,心道:“難道她真的相信雞冠山有啥子金蛤蟆?”當下笑道:“許醫生啊,我跟巖哥是一塊兒長大的,雞冠山的哪個地方沒去過,刨過墳地,鉆過山洞,套過黃鼠狼,打過野雞,抓過蛤蛤、蝎子、長蟲、野兔,可就是沒見過啥子金蛤蟆,你說,要是真有金蛤蟆,我們村的人還不早挖走了,大家一分,都成像你一樣的城里人了。”

    許艷兒回頭問道:“難道雞冠山沒有啥不一樣的地方嗎?比如說很古老的那種。”

    趙順順想了想,搖頭道:“灌渠以上的梁上都是深山老林,我們都跑遍了,要說有的話,也在灌渠下面,我老爹說他們在公社干活的時候,就一年四季的挖山開荒,有啥子古墓古建筑也在那個時候刨光了,現在留下的就只有當年挖過的地了。”

    許艷兒失望的嘆了口氣,心事重重的繼續洗鍋刷碗。

    趙順順一直嘰嘰喳喳的說著雞冠山的事情,為的便是能引起許艷兒的注意,可人家許艷兒對他始終不冷不熱的,讓他好大沒趣。

    “巖哥,這個女人,我搞不定!”趙順順一臉苦瓜相,就快哭了。

    :..

    作者題外話:今天加更!!! ( 最強熱血教師 http://www.vminwy.tw/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