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黃金

文 / 文苑舒蘭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皇帝的圣旨到了,而領著皇帝圣旨來的也不是一個陌生人。

    馬騰。

    仍是湖州府臺的馬騰。

    身為南方士林的人卻領著皇帝的圣旨而來,其中的意義可想而知,所以,褚隨之在看到了他之后,身上的氣勢更盛了。

    只是可惜,馬騰似乎也豁出去了。

    圣旨宣了。

    說的正是金家的,有人舉報金家乃前朝皇室后裔,祠堂之中匿藏百萬黃金,伺機而動,謀求復辟前朝。

    皇帝命湖州府臺徹查。

    而除了這道圣旨之外,還來了兩個御史,帶著皇帝御賜金牌而來的御史,朝中文官皆分南北,御史乃文官之中的文官,更是如此,而這一次來的兩名御史,都是出自北方士林。

    皇帝這般安排為的是什么,一清二楚

    褚隨之便是再不將皇帝放在眼里也不能當著御史的面公然違抗圣旨

    金家一事,再也無法在臺面下解決,亦無法成為他要挾齊傾的把柄

    ……

    “馬大人,不知舉報者是誰?”圣旨之下,金熙只能面對,只能想辦法應對,而首先要做的就是弄清楚到底是誰想出這般惡毒之計

    此事一出,便是沒有找到證據,可金氏一族也會如褚隨之所說的,永無出頭之日

    沈三死后,還有誰對金氏一族這般的恨入骨髓?

    馬騰卻是冷著臉,絲毫沒打算給面子的意思,雖然還沒有證據,只是有了這一出,這輩子金熙都不可能爬到他頭上去,而且,他既然上了皇帝的船,便無需再顧忌一些不該顧忌的人,既是這個人之中有曾經讓他敬畏萬分的褚隨之“金大人不必著急,等升堂之日,本官自然會讓你們當面對峙”

    “馬大人……”

    “至于升堂之前。”馬騰沒給金熙說下去的機會,“便請金大人跟金夫人委屈一下,先在牢房里面待兩日了”

    “馬騰……”

    “褚相大人。”馬騰也沒給褚隨之說話的機會,他今日既然來了,便是豁出去了,“下官只是奉旨行事,而且,這也正是大人褚相大人千里迢迢從京城趕來的目的,不是嗎?”

    褚隨之瞇起了眼。

    馬騰握緊了拳頭頂著迎面撲來的威壓,“下官還要帶人去金氏祠堂查看,便不相陪了。”說完,便對楊林道:“楊城守,將金氏夫妻暫且收押……”

    “金氏祠堂乃我金氏一族列代先祖靈位安放之地。”齊傾厲色開口,“馬大人若是要動祠堂,是不是不該避開我們?”

    “金夫人的意思是……”

    “既然馬大人這般言之灼灼,我們自然也要親眼看看馬大人如何從金氏祠堂里面挖出百萬黃金”金熙接話道,“還請馬大人行個方便”

    “金大人是糊涂了還是……”

    “金氏乃蓉城大族,先父更是朝廷御封的鄉男,馬大人沒有讓我們先與舉報人對峙,更沒有金氏族人在場便挖了我金氏的祖祠,便不糊涂?”金熙冷笑,“圣旨的確是不可違逆,但是挖人宗祠,天理亦難容下官還請大人莫要糊涂了,以免走不出蓉城”

    “你威脅本官?”馬騰冷笑。

    金熙亦是冷笑:“不,金熙只是實事求是金氏一族單單是城中常住之人便有人一千之數,如今正值清明祭祖,四面趕回來祭祖的金氏族人更是不少,而大人帶了多少人來?”

    “你”

    “金熙無意違抗圣旨”金熙繼續道,“但是也絕對不會允許有人借著圣旨胡作非為”

    “既然皇上下旨徹查,那便該一切都清清楚楚的”褚隨之也道,“馬大人更無須遮遮掩掩”

    “褚相大人……”

    褚隨之沒有說話,只是直直地看著他。

    馬騰便是再豁出去心底也是怯了,退了一步,“好那便請金大人隨本官……”

    “今日時間不早了。”齊傾抱著兒子道,“明日吧。”

    “你們莫要得寸進尺”

    “便是得寸進尺了又如何?”齊傾笑道,“我們便在這里,馬大人還擔心我們會跑了不成?還是擔心褚相大人會包庇我們?”

    褚隨之恨不得立刻殺了她。

    齊傾鐵了心要拉他下水,“褚相大人說是不是?”

    “好”馬騰沒給兩人繼續一唱一和的機會,“那今晚便先委屈兩位了”說完,便又對楊林吩咐:“請金大人和金夫人去牢房暫住一晚明日祠堂徹查”

    “小昶,去褚相大人那里。”齊傾放下了兒子,摸著兒子的頭叮囑道。

    褚隨之臉沉了沉。

    “不要”小昶抱著母親的腿,“媽媽,小昶要陪著媽媽,小昶要保護媽媽”

    “聽你媽媽的話。”金熙亦然道。

    “父親”

    “你媽媽父親會保護,你只要保護好你自己就行了。”金熙蹲下身子用衣袖給兒子擦了擦臉,“小昶,你要長大了。”

    “父親……”小昶的心很慌很慌,從未有過的慌,眼睛也紅了,“媽媽……”

    “聽話。”齊傾慈愛地笑道:“媽媽跟父親都不會有事的。”

    “可是小昶還是……”話還沒說完,便被一把擰起了,小昶嚇了一跳,然后使勁地掙扎,“你放開我放開我”

    “閉嘴”褚隨之冷冷地斥責道,隨后直接擰著人走。

    小昶掙扎的更加厲害:“放開我你放開我”喊的撕心裂肺的,“你這個壞人放開我我要陪著媽媽媽媽媽媽父親”

    齊傾抿緊了唇,忍著心疼和不舍任由著褚隨之將兒子帶走如今事態不明,她不能留小昶在身邊褚隨之是一心要至她于死地,但是絕對不會傷害小昶的

    “走吧。”

    金熙握住了她的手,十指緊扣,“嗯。”

    這一次,不管是生是死他們都會一起面對,誰也不會丟下誰,誰也不會被誰丟下

    “大人,就真的讓褚隨之將孩子帶走?”身邊的長隨上前,“那孩子也是金家血脈”

    “區區一個金氏哪里值得皇上如此費心思?”馬騰冷笑,金氏一族的人是死是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褚隨之被困在蓉城

    ……

    圣旨一事傳出衙門,全城嘩然,別說前朝皇室后裔一事,便是那百萬黃金也是讓人震驚的瞠目結舌。

    之前蓉城城守帶走齊傾,金氏一族的人便是認準了這次的災難是齊傾惹來的,便是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還是將她恨出了血來,可這怨恨還沒多久,事情便瞬間反轉了。

    可這般的真相,金氏一族中沒有一個人可以承受

    ……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金氏族老齊聚族長府中,原本是為了聲討齊傾的,只是如今卻只有恐懼跟不信

    金氏一族是前朝皇室后裔?

    金氏一族的祠堂中藏匿了百萬黃金?

    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廳堂之中,一群老人面色發白,怎么也無法接受這件事,更不可能相信這是真的?他們活了大半輩子了,怎么便從未聽說過金氏一族居然有這般的出身?從未聽說過

    “成安,你說”

    金成安一直沉默,從聽到消息到一眾族老趕來,他一直都在沉默,起先大家都沒有在意這份沉默,可如今,當所有人都看著他,他仍是沉默的時候,便是最可怕的事情了

    “成安,你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是真的?

    難道真的是真的?

    可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成安,你到底說句話啊”

    金成安終于開口了,只是卻不是回答族老們的話,而是吩咐自己的長隨,“去衙門打聽打聽,熙兒跟齊氏現在如何了?還有小昶少爺,他現在在何處?”

    “……是。”

    “成安”族老們開始動怒了,“現在什么時候了,你還……”

    “各位族老。”金成安起身,緩緩道:“如今金氏一族面臨的是滅族之禍,理應團結一致,既然此事證明了與齊氏無關,那各位族老便先回去吧。”

    “你”

    “對啊,齊氏齊氏定然有法子的當年她便有法子,現在也一定有法子的”

    “對對對”

    “還有熙兒,熙兒也長大了,他們一定會救我們全族的,他們一定會的”

    “那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成安,你給我們一句實話吧”

    “各位族老請回吧。”金成安還是沒有給他們想要的答案,“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說完,便自己先起步離開。

    “金成安”

    “你太放肆了”

    “你給我們回來”

    可不管族老們如何的不滿,金成安還是沒有停下來。

    彌漫著整個族中的恐懼越發的濃郁了。

    先前還恨不得將齊傾置之死地的金氏族人,卻是又將生存的希望寄予她的身上了,當年她可以力挽狂瀾,今日也可以

    一定可以的

    可是,真的可以嗎?

    齊傾不敢說,至少在現在,她沒有任何的法子。

    “你別給我想那些有的沒的的”金熙進了牢房,說的最多的也便是這句話,他絕對不會讓她做傻事“你要是敢拿自己的命來換我們平安,我必定不會放過你兒子”

    “你還能虐待他不成?”

    “虐待算什么?”

    齊傾嘆了口氣,“我便是傻了也不會做這等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而且,便是我真的這般傻了,事情到了這一步也已經不是褚隨之可以一手左右的了。”

    “你知道就好”金熙便想不明白了褚隨之為何非得至她于死地,只是他的心思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究竟是誰想害他們“究竟是誰這般狠毒?”

    沈三已經死了的,當年的尸首雖然殘缺,但是絕對是他,絕對是死的不能再死的了難道……

    他想起了一個人

    “想起了誰了?”齊傾見了他的神色便猜到了。

    金熙咬著牙,“會不會是高然兒?”

    “高然兒?”齊傾蹙眉,他不提她還真的忘了這號人物了。

    金熙道:“當日馬騰將人帶走是受了禇鈺的意,之后我曾得到消息,禇鈺從馬騰手里帶走了她,后來老師求到了褚隨之跟前,褚隨之將她從禇鈺手里帶走了,老師曾經在信上提到過他送了她回家鄉。”

    馬騰,褚隨之,還有他所說的從韓磊口中得知齊傾握著明昭把柄一事,都能與高然兒扯的上關系

    齊傾沉吟半晌,“高然兒沒有這個本事。”女人的恨意是很可怕,但絕對不是無所不能的

    高然兒便是再瘋狂也搞不出這般大的動靜

    “可除了她……”

    “這件事沒有這般簡單。”齊傾道,“前朝后裔一事可以說是死無對證,可是百萬黃金一事卻不可能隨意捏造的,找不到這些黃金,便是誣告,不管是誰,我們都可以將他置之死地可對方還是做了。”

    “這不正是對上了?高然兒那個瘋子還有什么做不出來?”

    “話是這般說。”齊傾道,“可我總覺得哪里不對勁,褚隨之會受高然兒蠱惑那是因為他本身便對我動了殺機,被明昭給攪的心神不寧,可是皇帝呢?還有馬騰,他們豈會被區區一個高然兒蠱惑?便是韓磊也沒有這個本事”

    金熙明白這個道理,可除了她,他真的想不出究竟有誰這般恨金家。

    “或許這件事與高然兒有關系。”齊傾繼續道,“但絕對沒有這般簡單”說完,便看向金熙,“你們金氏的祠堂,真的沒有問題?”

    金熙一怔。

    齊傾沒有繼續,等待著他的回答。

    “是我們的祠堂”金熙卻道。

    齊傾嘆了口氣,“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跟我算這些?你父親臨終之時可有跟你說過什么特別的話?”

    金成業一直防著她,所以不跟她說理所當然,只是一定會給兒子說的

    “除了讓我一定要留下你之外,沒有其他特別的。”金熙搖頭道,“阿傾,你不會也以為祠堂真的有問題吧?”

    齊傾也是搖頭:“我不知道,只是對方鬧出這般大的動靜來若只是胡扯,那便太匪夷所思了”

    金氏祠堂……

    “若是真的找到黃金……”金熙的心一沉,“那金氏一族便是水洗也不清了”那時候,便不是前朝皇室后裔也是了“阿傾,我們便只能坐以待斃?”

    齊傾沉默。

    “對不起,我又連累你了。”

    齊傾瞪了他一眼,“又胡說什么?”

    “若不是你跟我回來,那金氏一族便是滅族了也不會牽連到你跟小昶……”

    “你沒聽褚隨之說要我死嗎?你便不怕這事是我惹來的?還有,當初我的確用明昭威脅過韓磊。”

    “怎么就跟你有關了?”

    “好了。”齊傾打斷了他的話,沒繼續下去,“與其在這里胡扯,不如靜觀其變我便不信了老天真的要絕了我們”

    金熙動了動嘴唇,最終沒有再說下去

    是啊,他們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日,難道老天爺還會給他們開這般一個玩笑?

    ……

    “我要去找媽媽,我要找媽媽你這個壞人放我出去你放我出去”小昶被褚隨之帶回來之后一直鬧著,便是晚膳也沒吃,可即便如此,還是叫囂的中氣十足的,像是有永遠都用不完的精力。

    褚隨之沒在屋子里,可是卻還是被影響到了,也是第一次發現自己居然可以這般討厭一個孩子

    這個該死的孩子

    若不是明昭疼他疼到了骨子里,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去把他的嘴巴給我塞了”

    “是。”

    褚隨之沒等人出去便又阻止,“算了。”隨后起身走了出去,他就不信他褚隨之連一個孩子都搞不定“再吵本相便割了你的舌頭”

    “放我出去”小昶沒有絲毫的畏懼,“我要去找我媽媽”

    “他們死到臨頭了,你要去陪他們一起死嗎?”褚隨之冷笑。

    小昶更是憤怒了,“我媽媽不會死的”

    “我說她死定了”

    小昶沖到了他的面前,動了手了,拳打腳踢的,“你這個壞人你這個大壞人你為什么要害我媽媽?為什么要害我媽媽?我要告訴姨姨,我一定要告訴姨姨我一定會讓姨姨趕你出去的,就像當年我媽媽趕我父親一樣把你趕的遠遠的我一定要告訴姨姨”

    “看來齊氏還真的不會教兒子”褚隨之譏笑,這些拳打腳踢對他不過是瘙癢一般,“只長個子不長腦子”

    “你才不長腦子了”小昶氣的臉都白了,“姨姨跟我媽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你卻要殺我媽媽,姨姨一定不會原諒你的褚相大人,姨姨一定不會原諒你的她會討厭你,會不要你的”

    這話戳中了褚隨之心中的痛處,臉色也狠厲了下來,一把將眼前的小豆丁擰起,“你再說一次?”

    “姨姨會生氣的她一定一定會很生氣的”小昶心中一怯,但是卻沒有退縮,他才不會退縮了,他一定要救媽媽跟父親“褚相大人,你一定會很慘很慘的”他居然害他媽媽?他居然敢害他媽媽?“我一定會告訴姨姨,一定會讓姨姨好好地……”

    話還未說完,人便被扔出去了。

    “啊”小昶飛在半空之中,覺得自己這一次要死了。

    褚隨之終究還是保持著一些理智的,在孩子摔下地的前一刻,穩穩地將人給擰住了。

    小昶驚的面無血色。

    褚隨之低頭看著他,“再口不擇言,便不要怪本相心狠手辣”

    “你……你……”小昶顫抖的只能擠出這一個字。

    褚隨之面目有些猙獰,“別以為有明昭在你便可以肆無忌憚,她可以喜歡你也可以喜歡別的孩子齊昶,你并不是無可代替”

    “我……我叫金昶”小昶攥緊了小拳頭,咬著牙道,“姨姨……姨姨也不會不要我的”

    一定不會的

    姨姨一定會幫他救媽媽的

    褚隨之再一次將孩子扔了出去,不過這一次卻不是想要他的命,而是直接扔到了手下的懷中,“看好了,他若是再吵鬧,便割了他的舌頭”

    “你敢”

    “你可以試試我敢不敢”褚隨之陰森森地道。

    小昶不怕他,不過也還是安靜下來了,他要保持精力然后想辦法救媽媽,他一定要救媽媽,一定要

    ……

    “主子,七公子到了。”

    褚隨之這才安靜沒多久,手下便來報,禇鈺來了,當即譏笑:“動作還真的快”

    手下低頭,不語。

    “讓他進來”

    “是。”

    半晌之后,禇鈺便一身風塵地進來了,見到了人劈頭就問,“小叔,你瘋了嗎?”他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堂堂禇家掌權人,這般樣子像什么話?”褚隨之亦是慍怒。

    禇鈺氣極了,“小叔”

    “為了一個從來就不屬于你的女人……”

    “現在是小叔為了一個女人胡作非為”禇鈺沒有等他說完便喝道,“金氏一族是前朝皇室后裔?這話小叔你也信?別說這根本不可能,便是真的那又如何?前朝都亡了多少年了?金氏一族是不是前朝皇室后裔與大齊有什么關系?”

    亡前朝的又不是大齊?

    大齊跟前朝之中還隔著一個亂世,便是前朝皇帝從地底下爬出來也影響不了大齊,可他卻任由著那些人胡鬧,還摻和其中,不是瘋了是什么?

    他到底又從明昭那里受了什么刺激?

    褚隨之臉色越發的陰沉。

    “小叔”禇鈺吸了口氣,“即使你還認為齊傾對明昭的影響會讓你失去她,可是也不該用這般手段來對付她小叔,你魔怔了”

    不是魔怔是什么?

    要對付齊傾,他有的是辦法,哪里還需要這般手段?

    “還有,你看看眼下的情況,難道你不覺得很不對勁嗎?莫名其妙地冒出人來指證金氏一族是什么前朝皇室后裔,說什么金氏祠堂藏匿百萬黃金,還有皇帝的圣旨,小叔,難道你不覺得一切都很不對勁嗎?”

    “你是什么意思?”

    “皇帝都知道這件事,為何明昭不知道?”禇鈺繼續問道。

    褚隨之神色微變,不過還是道:“我已然吩咐下去,不許她知曉這件事”

    “小叔你覺得明昭已然全然信任你嗎?”禇鈺不在意揭他的傷疤,“你真的以為你可以瞞的住她嗎?便是你真的可以,那皇帝會讓你如愿以償嗎?沒錯皇帝的確跟個傀儡沒兩樣,可是他當了這般多年的皇帝,在皇宮之中多少有自己的勢力,便是不能與你們對抗,但是給明昭傳一個消息難道還做不到嗎?皇帝的圣旨都來了,為何明昭卻是無動于衷?即使她不在乎齊傾的死活,即使她也懷疑金氏一族,可小昶呢?她疼小昶疼道什么地步小叔你還不知道嗎?小叔,你就真的不覺得很不對勁嗎?”

    褚隨之臉色更加的難看。

    “小叔”禇鈺一字一字地道:“這件事沒有這般簡單區區一個金氏哪里能鬧出這般大的動靜?”

    褚隨之抬腳便往外。

    “小叔”禇鈺攔住了他,“你若是再這般沖動,便真的著了別人的道了”

    “讓開”

    禇鈺沒有讓開,“能夠如此拿捏住小叔的心思,將小叔引來蓉城,小叔若是再沖動行事,便就真的如了對方的意了”

    褚隨之沒有再動,只是身上的煞氣更濃。

    禇鈺見他冷靜了下來,繼續道,“小叔越是失控,便會越將自己,將大長公主至于險境以大長公主的本事,她暫時不會有危險,小叔趕回去只會進一步落入對方的圈套之中,何不順著他們的計劃,看看他們究竟想如何?”

    褚隨之畢竟是褚隨之,不可否認這次他的確是有些失控了,可是,冷靜下來,卻還是那個叱咤朝堂的褚隨之,“本相倒是要好好看看,誰將本相當傻子耍”

    禇鈺松了口氣,“小叔,究竟是誰……”

    這話還未說完,便被一聲巨大的響聲給打斷了。

    兩人沖了出去,只見西面一處升起了巨大的火光,那正是金氏祠堂所在的方向,禇鈺的面色倏然變得很難看,“怎么回事?”

    “來人,去查查究竟怎么回事?”褚隨之沉聲下令。

    “是。”

    ……

    牢房之中,金熙與齊傾也被這一聲巨響給驚住了。

    “差大哥,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牢房的獄卒自然是認得金熙的,雖說這前朝后裔的身份很可怕,不過在沒被真正定罪之前,獄卒們還是愿意給這前任上司面子的,當即便應允了派人去打聽,不過這一打聽,便是好幾個時辰,直到天邊都放白了,這才回了消息。

    “金……金大人……是金氏祠堂出事了……”

    金熙面色一變,“出了什么事了?”

    “府臺大人讓人將祠堂給圍住了,到底出的是什么事情小人也不知曉。”那獄卒道,“不過……不過小人遠遠看過去,好像祠堂倒了……”

    金熙面色微白,“倒了?”

    “小人告退。”獄卒也不敢多說了,趕緊離開。

    金熙有些恍惚。

    祠堂倒了?

    倒了?

    昨夜的巨大響聲,便是祠堂倒了?

    是火藥嗎?

    跟那日在鯉城水庫之中一般?

    可是……

    “阿傾,我們的祠堂倒了……”

    列祖列宗,父親的牌位……毀了……

    金氏一族八代祠堂,毀了……

    毀在了他的手里

    “我在。”齊傾握緊了他的手,也明白他的感受,只是或許沒有他這般深刻罷了,而且這時候最該擔心的還不是祠堂被毀,而是,這八代祠堂是不是真的有問題,只是他們被困在這里,什么也做不了“金熙,我們必須冷靜”

    “我知道……我知道……”金熙深吸了一口氣,眼瞳也漸漸地清明起來,“我不會亂的我還得保護你們母子”

    “嗯。”

    金熙將她擁入懷中,可是阿傾,現在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真的怕我又一次說話不算數

    ……

    昨夜的巨響同樣驚動了蓉城的所有人,尤其是金氏一族的人,因為圣旨一事,這一夜可以說幾乎所有金氏族人都無法安眠,而這一般一聲巨響,更是驚了所有金氏族人,當祠堂被毀的消息傳來,當族人跑去看到已經成了廢墟的金氏祠堂,哭喊聲頓時驚了天地,而聞訊趕來的族老,兩個年紀大的直接倒下,再也沒有醒過來。

    金成安站在成了廢墟的祠堂前,臉色灰白的沒有一絲的血色。

    可是,事情還沒完。

    沒過多久,衙門的人來了,在廢墟前面圍了一個包圍圈,阻止任何人尤其是金氏族人進入。

    還能撐著的族老們連去廢墟里面搶救祖先牌位的機會都沒有了,又有幾個暈死了過去。

    其余的金氏族人想鬧,可是看著那霍霍大刀,最終還是停下了腳步。

    而作為金氏的族長,金成安跪在了包圍圈外,一直跪著。

    有些金氏族人陪著,也有的跑了。

    ……

    天邊泛白,朝陽漸漸升起。

    廢墟之中忽然綻放了道道金光。

    “黃金”

    “黃金有黃金”

    “好多黃金”

    “啊黃金黃金”

    進入廢墟之中搜尋的官兵紛紛喊了出聲,又驚又喜。

    包圍圈外,金氏族人恐懼萬分。

    真的有黃金?

    真的有?

    那便是說是真的?他們真的是前朝皇室后裔?真的匿藏了百萬黃金?真的要造反?

    那……那他們不就是死到臨頭了?

    不

    他們不想死啊

    不想死啊

    不少人開始逃了,不過最終也還是有人留下來,除了金成安之外,還是有人跪在了原地,請求祖宗恕罪的

    金氏一族,也還不算是完全不堪

    黃金找到了。

    馬騰看著廢墟之中那些被包裹在破碎殘磚里面的黃金,也不禁變了臉色,這分明是建造祠堂的青磚,難不成這金氏祠堂是用黃金砌成的?

    不過不管是不是,金氏一族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了

    “來人,把黃金清理出來”

    ------題外話------

    中午十二點上傳大結局 ( 大妻小夫之望族主母 http://www.vminwy.tw/6/60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