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賣火柴的小姑娘(一)

文 / 余香繞指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蘇菲帶著人退到一公里外的小樹林外圍,歇息一會后才讓慕秋棠安排新人分組去拾撿柴火,他們儲物空間攜帶的帳篷睡袋肯定不夠一百五十多人使用,他之前趁空詢問過女巫,艾莉娜也說這片地域的晝夜溫差比較大,不用火取暖恐怕第二天會有不少人身體出現不適。

    在一個民間醫療水平類似中世紀的世界生病感染,那絕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墨紅魚斜了蘇菲一眼,高挑豐滿的身子倚著一顆樹慵懶坐下,一雙眼眸半睜半闔,看似在閉目小憩,其實體內的念氣正流轉不休,時時刻刻都在用念氣錘煉身軀內里皮膚,直至筋骨表皮強若鋼鐵,此法門源自氣功師的基礎被動技能之一鋼筋鐵骨。

    這世上所有修行法都是由智慧生命一點點摸索實驗創造出來的,自然不可能盡善盡美,后人可以循規蹈矩的學習先人傳下來的法門,天資超然者也能加以改進優化。

    雖說氣功師是傳承很完善的黃金級職業,但一些技能仍有改進強化的余地,比如基礎技能鋼筋鐵骨。

    蘇菲和墨紅魚無論是為什么進入惡魔島,其間經歷的所見所得都讓兩人的眼界有了非同一般的蛻變。

    然而任何一門技術都需要花費時間練習才能熟練掌握,惡魔島上一學即會的技能卡也不例外,除非投入大量的靈魂寶石,可連那些綜合實力名列前茅的一代小隊也不敢說靈魂寶石富余,蘇菲墨紅魚又哪能憑空變出靈魂寶石,終歸還是要靠自己努力開發能力。

    黃金階的職業則更甚,它并不能讓人一步登天,更像一顆樹木種子,需要你去細心呵護培養,這顆種子是否能生根發芽,健康成長為參天大樹都要依靠自身奮斗,期間付出的心力和汗水遠超外人想象,再多的靈魂寶石在其中也只能起到輔助作用。

    惡魔島一代小隊里,黃金階職業的擁有者半途夭折,抑或是無法發掘出職業核心力量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在原世界休息那段時間,墨紅魚經常拉著蘇菲一起研究氣功師基礎技能的運氣路線和發勁技巧,結合蘇菲提供的部分思路與技術,她把鋼筋鐵骨這個技能改進了不少,效率提高了整整五分之一。

    至于完善更高階的技能,兩人就有心無力了,二人的積累和底蘊還是太淺薄。

    天才同樣要從小學課本開始讀起。

    李琉華在蘇菲身旁不遠處席地而坐,入鞘的陳舊騎士劍擱在邊上,呼吸間,墨玉般的濕潤眼瞳中似乎有白金光芒閃爍,身體里微弱卻韌性十足的靈氣竟然也在以鋼筋鐵骨的修行法門慢慢錘煉自身軀體。

    有圣騎士的完整傳承擺在面前,蘇菲自然不會放過一探究竟的機會,但他很快放棄了,因為構成圣騎士力量核心的是靈氣光環,沒有靈氣的人很難發揮出圣騎士光環技能的效果,反而靈氣的適用范圍廣,連氣功師的技能都能使用一部分。

    鋼筋鐵骨這個源自氣功師的基礎技能對圣騎士的助益非常大,唯一缺點就是用靈氣鍛煉的效果沒有念氣那么好而已。

    但即使現在有了不弱的力量,李琉華還是不敢有絲毫松懈的心理,連墨紅魚那驕傲的女人都在抓緊每一秒鐘來增強實力,她當然不想再體驗一次死亡的滋味,更不愿未來離蘇菲的身邊越來越遠,成為拖累他的累贅,這是女孩唯二無法接受的事情。

    她如饑似渴汲取了蘇菲教授的知識和經驗,迅速蛻變為一名合格的戰士。

    這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刻苦起來連男人都要甘拜下風。

    王道一朝蘇菲打了聲招呼,尋個好位置抖了抖道袍坐下閉眼入定,呼吸變得悠長連綿,這胖子走的是武俠側強化,平日需要花費大量時間來修煉內功。

    如果他有十顆級靈魂寶石倒是可以直接把小無相功這門內功提升至滿級,等于憑空多出百年內力修為。

    由此也可窺見黃金級技能的珍貴和強大,蘇菲的斥力操縱甚至需要一百二十八顆b級靈魂寶石才能夠提升到10。

    待新人收集好足夠用一晚上的干柴,蘇菲又從儲物空間里拿出四箱軍用牛肉罐頭,三袋大米和大鐵鍋、桶裝水,讓林澤青把罐頭公平分發給本團新人,慕秋棠招呼會廚藝的新人把大米熬成粥,這時候中午在村莊收集的餐具就有了用處。

    當天上夕陽的最后一絲余暉消失,冷寂的黑夜慢慢籠罩大地。

    林間的樹枝颯颯聲,蟲鳴鳥叫不絕于耳,偶爾還有一兩聲不真切的獸嚎聲傳來。

    蘇菲小隊的新人們神情低落外加疲憊吃完一頓還算熱乎的晚餐,葉寒雪小隊的晚飯就相對簡陋不少,見雙方飲食上的差距,有一些人不滿陰陽怪氣起哄幾聲,立馬就被紅發青年王龍抓出來狠狠教訓了一番,他們才明白原來團與團之間也是有強弱區別的。

    夏天打開牛肉罐頭,聞著那股香味咽了咽口水,他把罐頭遞到妹妹眼前:“小雨,你是女孩子多吃點。”

    “我運動能力可比你好多了,也知道該怎么節省體力,還是哥你自己多吃一點吧。”夏雨撇撇嘴,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不客氣把罐頭反推回去,不要看她年紀女孩的體能在這批新人里絕對是最拔尖的那一撮。

    夏天訕訕一笑,妹妹的運動能力和體力確實比他強很多,以往兩人去爬山和晨跑都證實了這一點。

    兩兄妹的保鏢白軍在一旁不由露出笑容,夏天夏雨兄妹間的感情一向很好,只是想到三人目前的處境,白軍的眼神慢慢變得有些陰沉,今日見到的那些超自然力量無疑是強大的,但無論如何他都想帶著這兩個孩子完好活著回去。

    這是他對兩兄妹父母的承諾和身為男人的擔待。

    中性的俊美少年唐瑾用手拉了拉兜帽,一口一口慢慢將牛肉混著白粥咀嚼咽下,補充著白天消耗的體力,經過一天時間緩沖,他已經把心態徹底調整了過來,這個世界似乎有很多具備神秘力量的人,那獨自離開就絕非上策,看來要找機會融入這支小隊的核心圈子才行。

    白斯文邊吃邊用那雙小眼睛觀察著周圍的人,尋找著好忽悠的目標。

    有所覺悟的新人已經有了各自打算和謀劃。

    餐后,渾身酸痛的新人或是圍在篝火邊坐著發呆或是躺下休息,偶爾有幾聲竊竊私語和啜泣聲響起,火光招來的飛蟲也讓不少嬌生慣養的人低聲咒罵不已,整個臨時營地的氣氛相當壓抑沉悶。

    即使是那些經歷過多元文化洗禮的年輕人,起初被慕秋棠一番發言勾起的興奮情緒和野心幻想也被殘酷的現實迅速擊碎。

    滿腹怨言不知往哪發泄。

    趙興國摟著徐燕耳鬢廝磨說著悄悄話,一副恩愛甜蜜的模樣,周邊早就撒上了驅蟲藥,至于正在受苦的新人關他屁事。

    周炳成盤腿坐在地上,這個腦袋光溜溜的壯漢正細心保養著手中的暗大斧,幾經思慮后他還是換上那套白銀級的附魔全身鎧,推開頭盔面罩只露出一張彪悍的大臉,比起被敵人當做肥羊重點攻擊,臨陣換裝備的行為似乎更加愚蠢,這套全身鎧可沒有一鍵換裝的功能。

    曾經的軍人林澤青低頭沉默注視手里的一張照片,粗糙的手指小心翼翼摩擦著照片里笑容燦爛的美麗少女面龐,眼中斗志如火。

    慕秋棠敏銳察覺到了新人間的氣氛變化,心里略有一絲擔憂,但她沒有更好的辦法,沒有利益或壓力的驅動,這些來自現代社會各個階層的人并不是用幾句空話就能輕易說服的,慕少婦也不愿花費太多精力去安撫這群新人。

    因為性價比太低了,如果是一群訓練有素的特種軍人倒是值得花心思去籠絡。

    另一邊,葉寒雪也沒閑工夫安慰新人,她正頭痛物資該從哪里補充,七八十人一天消耗的食物不是小數量,中午在那個村莊搜刮的補給只能說是杯水車薪,葉寒雪又不像蘇菲有足夠充裕的功績點大肆擴展儲物空間,剩余的物資還能再支撐四天,自己團內其余被選者更指望不上。

    原本脫離蘇菲一行人的計劃自然不了了之。

    天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一個能補充大量物資的小鎮或城市,真到彈盡糧絕的地步,找他借一些物資總沒問題吧?

    女人頭疼且不安的在心里想著。

    “喵越來越好奇您的來歷了。”黑貓穩穩蜷縮在蘇菲肩膀上,一雙眼睛在橘的火光映射下似乎有些閃閃發光,其實見多識廣的女巫心中隱約已有數種猜測,不管哪一種猜測都是了不得的發現。

    與其相比女巫本體正在做的那件事反倒是顯得無足輕重了。

    蘇菲周圍漂浮著上百顆不斷轉動的玻璃彈珠,飛舞的蚊蟲只要靠近他一米范圍內就好像撞上了一堵無形墻壁,然后被兩股相互擠壓的斥力絞碎,這是他閑暇時用來鍛煉斥力控制微操技巧的一種小方法,聽見黑貓半故意半試探的問話后忍不住微微一笑,任何世界都不會缺少見多識廣的智者:“明知道我不會告訴你,為什么還要問出來呢。”

    “想知道答案就在我身邊安靜觀察吧,女巫小姐。”

    礙于惡魔島那不算太嚴厲的規定,蘇菲不會反駁也不會去透露任何惡魔島的信息,反正這些都是女巫的臆測不是嗎,與自己可沒有關系。

    心中的猜測得到進一步證實,黑貓心滿意足閉上了眼睛。

    有女巫在,李琉華少有的沒跑過來粘著蘇菲一起睡。

    一夜無事。

    次日清晨,除了早有準備的人,大多數新人的臉手都被蚊蟲叮了個遍,用白粥墊了墊肚子,新人們在被選者的催促下拖著酸痛的雙腿再度踏上旅程。

    今天的天氣依舊是艷陽高照,盡管氣溫有些高,但總比下雨天耽誤行程要好。

    經過那座村莊時,八十七團早已帶人離開,有載具代步確實方便,可以節省大量時間。

    “不過保養維修起來也很麻煩吧,尤其是那些動力裝甲。”李琉華一張俊美的小臉上露出思索之,現代及未來的高端科技裝備只憑一個人是玩不轉的,不光戰斗后的受損維修,就連平時也需要定期保養檢修,動力裝甲的能源補充,備用零件及彈藥儲備都是一件麻煩事。

    在原世界就有很現實的例子,能獨自進行新世代戰斗機研發生產的國家屈指可數,每一架戰斗機的制造價格高達數千萬甚至過億美元,平時日常維護的花費可想而知。

    惡魔島只會治愈被選者的傷勢,可沒有提供修復裝備的服務。

    以至于惡魔島少數幾個具備修復高科技裝備技術和材料的黑心團隊專門做起了維修生意,每次收到的費用賬單能讓那些被選者心痛到罵娘。

    “科技流強化前期占了那么多優勢,付出一些代價也是應該的。”蘇瑾瞇著眼望向前方,有了女巫的指路暫時不用擔心走冤枉路,在偵察方面則有慕秋棠的飛禽代替無人機,最大限度減少了被人偷襲的可能性,關鍵是如何在今后的戰斗中保證新人的安全。

    根據秦清雅告知的情報,每場任務多存活一位新人,回歸后惡魔島給予被選者的個人評價都會略有提升,還能多增加五百功績點,本場任務八十個新人,即便只有一半人存活,也會多上一筆兩萬功績點的額外收入,大家于公于私都不愿看見新人傷亡過大。

    墨紅魚手里轉著一把白油紙傘用來遮陽,聽著蘇菲和李琉華的話題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她向來尊崇自身的強大,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去借助外物戰斗。

    “人類的智慧結晶,很危險,也很脆弱。”蘇菲影子里傳來雪女清脆冷淡的評價聲。

    即使陽光的溫度不會給雪姬造成絲毫傷害,這位雪女小姐也不怎么喜歡在太陽下現身,大多時候都隱藏在他的身體里進行淺眠,同時也沒有放松對外界的觀察和戒備,任何想要傷害蘇菲的都要先過了她這一關。

    伏在蘇菲肩膀上憩息的黑貓差點炸毛。

    女巫對靈魂方面的氣息很敏感,從雪姬開口時就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精神意念掃過她的軀體,聲音主人所展現出來的邪氣甚至比她這名邪女巫不知道要強烈多少,可又給女巫一種不染塵埃的冰冷純凈感,仿佛那些遠離凡世人煙的湖中精靈。

    那股精神意念只維持不到一秒鐘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好似女巫產生了錯覺一般。

    女巫卻清楚這不是幻覺,而且出聲者的氣息給她一種如墜冰窖的恐怖感覺,甚至如果一對一的正面戰斗,百分百是她死。

    黑貓就趴在自己肩上,蘇菲自然發現了女巫的變化,猜到可能是雪女剛才對她做了什么,不過能嚇一嚇這個女巫沒什么不好,心里暗笑,面上裝作不知:“雪姬,你要出來活動一下嗎?”

    “不用,主人。”

    黑貓回過神來恨恨撓了撓蘇菲的脖子,當然沒用力,心中倒有些慶幸在那座死城里沒有動手,沒想到蘇菲隱藏的實力如此驚人。 ( 惡魔指輪 http://www.vminwy.tw/6/60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