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大結局

文 / 醉笑金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readx;俊美如天仙,他發散著,眉間朱砂滴血一樣,一攏紅衣就仿似今天大婚的是他,而并非莫邪。

    莫邪確實措手不及,這些跳舞的歌姬是他千挑萬選出來對付今日亂局的,卻沒想到竟是被他換了,那那些歌姬呢?被他殺了?

    好一個修策,果然不按常理出牌!

    “玥兒,修策早說過,無論如何,你必然是我的,哪怕粉身碎骨,也不會放你離我而去。”修策轉眼看她,眼底說不出喜怒,只是那潑了墨,深邃如鷹隼的眸子暗潮迭涌。

    她似乎忘了,他除了是一個為愛而狂的丈夫,還是地獄最最陰狠手辣的閻羅,他所掌控的,哪里只是表面那么簡單?他掌握整個大地,生死僅在他一念之間,要么生,要么死。他才是那個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人。

    他、早就沒有了退路,要么生死與共,要么逆天為魔,就算真的天譴來臨,他也不會松開她的手。哪怕死,他都不要放棄。

    這一刻,蕪玥仰天而笑,巨大的起伏,巨大的震撼與無奈沖上心尖。

    一口污血被噴出,她啞聲笑開。嘴角的殷紅,伴著她大紅的喜袍,她抬手揩去。

    莫邪凝眉,她竟然逼出了啞毒。

    在最后,她終究也是不顧性命。她難道不怕死么?不怕修策死么?

    “蕪玥也不怕死,既然命不可以改,就讓我們一起面對吧。生死相同,蕪玥發誓,你修策在一日,蕪玥就會隨你,煉獄玄冰,大不了蕪玥陪你!”到底,命是不能再改的,不過既然注定了,她還有何懼?

    一把將頭上的鳳冠扯下,擲在地上,萬千墨發隨之落下,垂在身側。

    那一刻,她面上的疤痕突然開始淡去,絕艷的面孔展現,褪去傷痕,褪去偽裝,她傲然站在修策身旁。

    毀去的面容,憑她的再生之力,怎不可復原?至于啞藥,散盡法力,如何逼不出啞藥?

    到頭來怎么樣都是死,她還留戀那些做什么?

    法力一散,三日內便會消失,這三天,怎么不夠這一場戰亂?

    輕狂如她,手臂一揮,神鞭當即握在手心。

    “蕪玥要嫁修策為妻,至死不渝。”對著眾妖魔,她開口宣布。

    修策,蕪玥再也不怕了,玄冰如何?就算是火海,她也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生命里,再也沒有一個人可以愛她如斯,她也相信,這個世界上,也再沒有一個人可以像她這樣愛他。

    天后,抱歉,我無法改變自己,又有什么能力去改變修策?命既然注定了,我們不后悔。至少我們愛了,至少,他愛我。

    也至少,我們曾經奮不顧身的飛蛾撲火,哪怕有一日被燃成灰燼,也有人記得,我們愛過。

    那至少,我們都不曾白活。

    “莫邪,妖界被入侵,現在除卻這大殿外,外面早已是煉獄,你可知道?”他笑著,罌粟一樣,危險也讓人心驚。

    莫邪看他,嘴角也扯出絲絲冷意,沒有折了往日的氣勢“那閻羅可知,此時冥界已經被烈火包圍?你幾乎傾巢而出,這么好的機會,魔主怎么會放過?此時,十八層地獄,怕是已經被打開,無數惡鬼將逃往各處,觸犯天條,逆天而行,修策,你的結局還不如我。”

    他說的不錯,十八層地獄乃是關押罪大惡極之人,此時若被放出,必然會起大的軒然**。

    “哈哈,我既逆天,怎還怕天譴?”扼住莫邪喉嚨的大手向著空中一揮,莫邪脖間頓時展現了幾道子血痕。

    魔主仰天長嘯“妖主真是我知己,此時的冥界,就是地獄,哈哈,閻羅要與妖王作對,這樣一個天大的機會,我不奪,豈不是這場游戲太無趣了嗎?”

    “我殺了你!”長鞭揮在空中,無數利刃飛向魔主,他大笑,絲毫不在意中便將利刃震碎成粉末。

    蕪玥一笑,手中的長鞭狠狠劃過魔主的臉頰。

    “啊!”魔主吃痛,身子被逼后退數步,不可置信的看著蕪玥。

    蕪玥揚聲一笑,那利刃只是掩人耳目,最后的一鞭才是真的。

    鞭子尖掃過魔主的臉,生生抽斷了骨頭。

    這樣一來,大殿之中的較量當即展開,璁手中的折戟如火,速度驚人的穿梭在蕪玥與魔主之間。他地獄之底苦練法力,就是為了今日助閻羅殺出一條血路。

    角落中,男人又是飲了一杯酒‘沒救了……’

    另一邊,雪剛要站起來就被上官西樓按下“不要動,佛陀在,一切自有結局。你若進去,攪了局,更不好辦了。”

    雪側側頭,想到了什么,側歪的倚在上官西樓肩膀“西樓,我想我懂了。”

    “修策與蕪玥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打斷骨頭連著筋,怎么會這么輕易認輸?”擁著雪兒,上官西樓一揮手,大殿內當即無了身影。

    變化莫測的,瞬間萬隙的戰場,或許是另一場機會的來臨。

    戰亂維持了兩天,妖界大殿刮起一陣飆風,將大殿連腰砍斷。

    那血色揮灑的疆場中,無人見一個孩子,小手攀上燒毀的尺臺,手中一個透明水晶,默默念著什么,他的身邊,站著一個更小的孩子。那個小孩子似乎再叫大一點的孩子‘舅舅’。

    而后,滔天高的巨浪一瞬翻涌而上,將大殿,與其中的妖魔一瞬吞噬。來不及驚呼,更來不及有一刻的反應,整個妖界頓時被如山高的巨浪淹沒。

    天上突然開始飄落雪花,雪花只是稍稍沾染上水面,便頓時化為玄冰。

    小小孩問小孩“舅舅,這是什么?”

    “這是落水古冰,舅舅奉命而來,將妖界里,連帶所有妖神,冰封。”小九波瀾不驚的站在尺臺,看了眼寰兒“寰兒,你怕不怕?”

    “寰兒不怕,老爹母后都會出來的。”天真的孩童,燦然一笑,期盼的看著漸漸被冰封的玄冰。

    水底,蕪玥只覺不對,反手握上修策的手腕閃電一般逃向另一邊。

    她屬水性,在水底,無人可以比她穿梭自在,只是縱然她再快,也不及冰面上封存的速度。

    “快走!”看著前方還有些水波蕩漾,她拉著修策想去沖破玄冰。

    結局呵,到底是結局。不過她就算拼了命,也要去搏上一搏!

    “玥兒!你是水性,你快出去!佛陀下令,將這里封存!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修策火紅的長袍在水中飄蕩,他眼中一抹堅定傷的她體無完膚。

    “不!你若不跟我走,萬年之后,你將再也看不到我,或者,我現在就散盡修為,讓自己魂飛魄散!”他執拗,她更執拗,她不想,她害怕。

    “玥兒……”

    “修策,我害怕,我好害怕,跟我走,跟我走吧!”拼盡全力,看著那漸漸不再流動的水面,她不再給他機會,破水而出。

    而也只是剛剛脫離水面,身下的冰層迅速封存。

    尺臺之上,寰兒興奮的大喊“老爹,母后,我就知道你們都會出來的!”

    小九目光森然,佛陀說的沒錯,就算冰封所有,卻未必封得住修策。

    而他沒有選擇,若不封了整個妖界,今日種種又該如何?

    蕪玥與修策身上皆是重傷。尺臺上,蕪玥抱住了寰兒,心知這事還不是個結局“寰兒,以后你就跟著舅舅,要聽話,知道嗎?”

    “姐……”小九心里疼的一縮,這樣的結局,早就料到了,不是嗎?

    誰都不可能逃了懲罰,這個懲罰,遠比當年天帝逆天弒父要嚴重太多。冥界十八層地獄被打開,無數惡鬼逃跑,就這一條,就是罪無可恕的大罪。

    “小九,寰兒以后就拜托你,我與修策去西海,靜候天譴。”看了眼修策,修策一笑,明艷如輝。

    “姐,保重。”一手攬緊寰兒,小九堅定的點了點頭。

    “老爹,你那女人剛才也進去了,被舅舅也封在里面了~”邀功般,寰兒高興的張牙舞爪,顯然不知父母大難來臨。

    蕪玥此時慘然一笑,素水,她剛才看到了,她投奔了魔主,十八層地獄,就是她打開的。

    所有的罪孽,由愛而生。

    看著太陽被厚云遮去,大地一片黯淡無光,修策將蕪玥攬緊“玥兒,準備好了嗎?”

    “嗯。”點頭,早就準備好了。

    青煙散盡,西海邊,一棟閣樓悄然而立,閣樓下,躺椅一把,蕪玥躺在上面,看閣樓后曼莎珠華開得如火如荼。

    最后一刻,請用心記住,這漫天遍野的曼珠沙華是我的心,圍著你,從不曾離去。

    “修策,抱著我。”看著陰暗的天,涼風漸進,她喃喃。

    閣樓中,一紅色男子推門而出,他的手中拿了一只玉釵,玉釵上,曼珠沙華開得正艷“玥兒,我幫你戴上。”

    她笑,沒有答應,也沒有否認。

    三千青絲被綰起看,艷紅的釵戴在發上。有些東西,不必說那么清楚。就比如這釵其實是他的血,也比如這里所有的曼莎珠華都是他的血。這些東西,她只要知道就好。

    “天涼了。”

    “我知道。”

    “你怕嗎?”

    “有玥兒,死都不怕。”

    “可是修策,我怕,我怕這一片天從此天塌地陷。”

    “噓,佛陀來了。”

    西海邊,靜候天譴,風云變色,當一身袈裟的佛陀念生站在這里,蕪玥感謝一笑“謝佛陀讓我們沖出落水古冰,給我們最后一點時間。”

    “玥,天地之間自有法則,你可懂?”念生嘴角含笑,看了眼遠處漫天的火紅,輕輕搖了搖頭。

    “玥懂,玥只求佛陀,修策今日所受之苦,玥愿一同承受。”雙手合十,她虔誠的叩首。

    “觸犯天條之人,就該接受懲罰。玥,你若懂,就不該阻攔。”念生手中捻動著念珠,申請一如從前。

    “佛陀,若動情之后,還是自己可以掌控,怎會落到今日這般田地?只是愛到深處,再也放不開,才會犯下大錯。求佛陀讓玥一同受罰。”

    “西天院中有一顆菩提樹,萬年無果,縱然我惜它,可是也不能給她萬年修行,你說對嗎?這是天地之間的法則,不可更改。玥,結局已定,況且這并非是我的意思。”念生看向修策,點了點頭。

    修策沉默了許久,彎下腰吻了吻蕪玥的額頭。那額頭,一如從前,讓他心安與幸福。

    “是的,佛陀,從我將心毀滅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結局。可是修策一生,太多不干,修策說過,修策不如佛陀,渡不過情關,也不愿度過。修策這一生,毀在這里,也不愿放手。”

    他無法放手,無法不愛,也無法控制早就動心的他。

    “其實,最開始動心的并不是你,玥兒。”看著天邊黑色愈發黯淡,修策大手將她的小手握在手心。

    “最開始動了凡心的是修策,在你重傷倒在十八層地獄的時候,在修策把你抱起的時候,修策動了凡心。可是修策明知不該,還是動了。”聲音久久不散,擴散在耳邊。

    第一次,蕪玥被驚得說不出一句話。

    “而修策不能讓你受到責罰,你還那么小,還那么可愛。你每次賴在森羅殿里睡覺,我都會過去。你睡覺不安穩,我就給你蓋被子。我以為我可以做到讓別人發現不了。可是越壓抑的感情越是炙熱,我忍不住吻了睡覺的你。”回憶涌上腦海,他一頓,看著早已被淚水淹沒的蕪玥,繼續說著“也是那一刻,被發現了。我必須要做出不在乎你的樣子,你才可以逃脫責罰。所以天界火煉海爆炸,我將你丟了進去。那一刻,我就在策劃一場棋局。我說我要渡劫,我的劫便是你,而如何渡,便是人界一世。我知你恨我,怨我,但我卻很慶幸,你也愛我。”

    沙灘上,蕪玥跪在沙堆,早已泣不成聲。

    早前的傷痕被撕裂,原以為都是他的錯,卻發現自己錯的那般離譜,傷口在滴血,一滴滴的,仿佛要將全身的血液流盡。

    “玥兒,不是你不該遇見我,而是、我想遇見你。哪怕最后這樣的結局,我仍是無憾。因為,修策愛你,無論人間地獄。”

    “為什么……”心好痛,好痛……痛得不能呼吸……

    佛陀念生嘆息一聲,所有的債,是緣也是孽。

    “玥,你明白了嗎?這個結局并非我所定下,而是修策親自定的。”佛陀抬手拍了拍地上的蕪玥,看向修策。

    “時辰到了。”

    “不……無論如何,這罪,都要一起承擔。”她起身突然抱住修策,想要阻止佛陀指尖散出的金光。

    可為時已晚,修策被金光籠罩,身子漸漸浮起。

    “不______要______!”撕心裂肺的吶喊,止也止不住的淚水,她縱身躍上半空,擋在金光之前。

    可是當她觸碰到他的身體時,巨大的力氣將她推開數丈。她就如斷了線的風箏,猛地被金光震開。

    遙遠的天空,懸浮的顆粒,突然匯成一個大大的漩渦,將她吸住。

    “不要!我不要_____!”

    痛苦吶喊,她看著極遠處,修策被玄冰冰封,看著夢境中的成為現實,最后一句被淹沒在無數顆粒中。

    眼前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獨獨心中有一團明火,心中稍暖,明火其中,她看到了百里冰山內,修策安然的躺倒在萬丈玄冰下,他的眉心,依舊妖艷。他的一身紅衣,褶褶生輝。

    而西海漫天遍野的曼珠沙華,一時間更是如火一般競相開放。

    耳邊,一聲細微的聲音傳來,在訴說著隔了千年的思念‘玥兒,讓它們伴著你,千萬世陪伴在你身旁,就如……我從來不曾離開,就如……我一直在陪著你。’

    黑暗中,她嘴角一勾,雙手緊扣。修策,我愿化成夢里的蝴蝶,在瘦長的月光中等待黎明的瞬刻,共舞。 ( 極品百鬼圖 http://www.vminwy.tw/5/596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