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下雪的等待 大結局

文 / 燕燕雙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readx;沒有錯,打敗蘇杭那些想和蘇幕遮聯姻的人,就是現在張郎最主要的想法。

    本來,張郎還有一些不服氣,說勞資分分鐘就秒殺你說的那些不長眼敢來追求蘇幕遮的人。

    蘇杭蘇家的事情張郎也是聽過,反正就是類似于白眼狼之類的存在,但是因為經濟實力強大,所以平城蘇家不得不舉辦這次的聯誼聚會。

    說好聽一些,這就是平城蘇家自己愿意做的派對,但是實際上,這其實是被蘇杭蘇家“逼宮”做成的。

    蘇杭蘇家甚至是公開宣言,若是說,你們不愿意做這個事情的話,那么以后或許平城就不會存在什么蘇家了。

    蘇靜涵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可以說是嗤之以鼻。

    當年她還在平城蘇家的時候,確實是受到過某些威脅,但是這些威脅都不算是什么事兒。

    至少當年蘇靜涵從家里離開的時候,還是沒有過這樣的事情的。

    當年的平城蘇家沒有這么軟弱,蘇靜涵沒有理由相信,現在可以算得上是“兵強馬壯”的蘇家,竟然就會變得軟弱了。

    所以,蘇靜涵才非常生氣。

    當然,更重要的是,為了蘇幕遮著想,蘇靜涵也是要讓張郎攪和一下現在的局勢。

    但是其實蘇靜涵不知道的是,現在的平城蘇家,確實是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這威脅,完全是因為蘇杭蘇家忽然變強了。

    沒有人知道,為什么蘇杭蘇家,竟然會忽然變強。

    這種事情,其實就算是蘇杭蘇家自己,不是核心人員的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兒。

    只有蘇杭蘇家的老大,也就是現在的蘇杭蘇家家主蘇康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一個月前,自己家里,忽然來了這么一群怪人!

    可是這些人,無一不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名的人。

    第一個來的竟然是鳥國的近衛家族。

    是的,這個家族非常出名,因為他們名義之下的企業,竟然是傳說之中的世界五百強。

    就算是蘇杭蘇家再怎么囂張,但是巔峰時候,也沒有五百強的企業啊!

    不只是這樣,這個五百強企業的董事長親自來了,但是對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畢恭畢敬。

    老人身著白衣,竟然不穿鞋子!

    鶴發童顏,讓人肅然起敬。

    肯定是什么不知道的大人物。

    而且聽近衛家族的人說,這個老人的姓氏是“夜神”。

    這些人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穿著黑色的中世紀的武士服裝。

    本來這些人就夠怪異的了,結果竟然還有更詭異的存在。

    第二天,蘇杭蘇家竟然又來了一行人。

    這些人身上帶著森森白骨,要么是白骨項圈,要么是白骨項鏈,還有一些骨頭戒指之類的。

    更可怕的是,這些人身上的小骷髏頭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總之,這些事情這事情不是蘇杭蘇家的人所知道的了。

    更恐怖的是,這些人的領頭人,后背背著一個白色布袋包裹的傀儡之類的東西。

    乍一看,就好像是傳說之中的木乃伊,或者是尸體。

    至于是真的還是假的,蘇康不知道,但是領頭的人竟然是苗疆一個著名五百強企業負責人,對于這一點兒,蘇康麻木了。

    反正他已經是了解,對方是自己不可能對抗的人。

    更神奇的是,當第二波人和第一波人交接的時候,竟然沒有任何的驚奇,好像是早就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了一樣。

    當第三波身穿黃袍,就好像是華國古代和尚來的時候,蘇康已經沒有感覺了,只是畢恭畢敬的。

    然后,到了第三天,又來了幾波人。

    這些人并沒有告訴蘇康,他們來這里的目的,但是蘇康到底是一個老油條,他發現,這些自己得罪不起的人,似乎是為了尋找某個人而來的。

    因為在這幾天當中,這些人都是天天派人出去。

    要說為什么蘇康不在意這些人,那就是因為對于蘇康來說,想對這些人討好叫爺爺還來不及呢,怎么會在意呢?

    ……

    命運,就是這么神奇。

    其實當你拼命找尋一個人的時候,或許找不到,但是當你在不刻意之間的一個轉身,竟然能夠找到這個人!

    要說這些人來,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殺死一個男人,一個讓他們失去了巨大的利益的男人。

    從他們手中贏走了米國醫術比賽的那個男人。

    ……

    若是說在早晨的時候,張郎見到了那些平時根本就見不到的車輛非常的震驚的話。

    那么如今,富華酒店的布置,再一次讓張郎震驚了。

    沒有錯,這里的布置,就好像是一個巨大而且華美的禮堂一樣奢侈。

    還有今天的女主角,非常漂亮。

    蘇幕遮就好像是一個小公主一樣。

    天使,就是這個女生此刻表現出來的。

    張郎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稱呼自己的前桌為小公主。

    不過蘇幕遮確實是配得上這個稱呼。

    正因為她學習好,與世不爭,而且還沒有過緋聞。

    聚會開始的非常順利。

    當然,這只是對蘇靜涵還有張郎一方面來說的。

    因為蘇杭蘇家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伶牙俐齒的張郎的對手。

    甚至是年青一代的人,在張郎面前,也非常遜色。

    這些人本來張郎不過是一個高中之中的學生,結果沒有想到當這些人想靠近蘇幕遮的時候,紛紛被張郎給擋了下來!

    是的,沒有一個人能夠靠近蘇幕遮。

    不管是這些人做些什么努力,竟然發現,無法突破張郎的封鎖線!

    是的,沒有錯,其實張郎暗中把自己覺醒的真氣什么的能力,全部都給用上了。

    別看表面上,張郎為蘇幕遮擋起這些人來非常的簡單,但是實際上,張郎也頂著種種壓力。

    至少,真氣的消耗,讓他快吃不消了。

    就在這個時候,風云突變!

    嘩啦!

    玻璃碎裂。

    刀光劍影。

    本來溫文爾雅的聚會現場,竟然變成了屠宰場!

    鮮血橫飛。

    張郎就在蘇幕遮的旁邊,都搞不清楚這一段時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現在知道的事情,就是只有把蘇幕遮給緊緊的保護在身邊。

    蘇靜涵到底是怎么樣了,現在張郎都無暇顧及了。

    畢竟,按照現在的發展,張郎都自身難保!

    “受死吧!”

    說話的是一個說鳥語的人,張郎竟然能夠聽懂。

    雖然聽到了,但是身體的反映速度,遠遠是沒有聽力那么快的!

    張郎回頭,迎面就是一道寒光!

    “小心!”蘇幕遮回身一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嬌小的身體,就這么倒在血泊中!

    “啊!”張郎大叫一聲,也不知道丹田之中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真氣,一把奪過刀子,橫劈過去,對方當場人頭落地。

    殺手幾十號人,這么包圍了過來。

    張郎腦袋之中一片空白,只知道一個一個殺死!

    最后一個!

    “你,你不是人,啊!”

    又是鳥語說話的人,張郎橫過來劈了一刀。

    “死!”

    鮮血噴了張郎一臉!

    他醒了!

    極易蘇醒!

    “晴……晴晴!”

    張郎來到蘇幕遮面前,手已經開始顫抖了,因為蘇幕遮身體迅速變化,竟然變成了那個風晴晴!

    三神山神奇的地方如此之多,張郎能夠理解。

    可是為什么每次見到風晴晴的時候,必須是一個人死了呢?

    蘇幕遮竟然是自己的大師傅風晴晴!

    不,要救活他。

    “等等,你不要命了!”腦海之中那個殘魂小忍吶喊道。

    “為了她,值得。”張郎深吸一口氣,“陰陽神功,生死陰陽圖!”

    噗。

    鮮紅的血液,從張郎的嘴巴之中噴出。

    然后他倒下了,風晴晴活了。

    ……

    又是一個四年。

    現實當中,張郎所不知道的更神奇的事情,正在發生著。

    在張郎的身上,事情正在朝著微妙的地方變化著。

    也就是說,這里是現實。

    “他身體變化了,開始長大了。”

    這個信息,就好像是一個炸彈一樣,爆裂開來。

    后果可以說是相當嚴重的。

    整整四年的時間了!

    多少人都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當等待,已經成為了一種平常時候的日常生活了。

    可是誰都不清楚為什么,事情來得這么突然!

    雖然很驚訝,但是所有等待著這一刻的人,都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平城。

    這個小城市,忽然一下子就熱鬧了起來。

    或許城市之中的市民們都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小城市,竟然還能夠這么熱鬧,但是知道的人都清楚。

    這一切,都是與一個人的變化有關。

    這個人就是張郎。

    慢慢的,平城最大的院子,也就是說傳說之中的平城蘇家,竟然圍滿了人了。

    更讓人驚奇的是,這些人,竟然是傳說之中的娘子軍!

    沒有錯,這里的人,竟然全部都是女人。

    天啊,這就是傳說之中的……

    若是有男人從這里經過的話,一定會吞咽口水的。

    因為不管是說房間外邊的女人,還是說房間里面的女人,長的要么是清純可人,要么是美艷無雙。

    隨便放在一個地方,都是屬于人間極品的存在。

    這些女生的面部表情,有期待,又惆悵,不過更多的是高興。

    總體來說,大家都非常喜悅的。

    畢竟,最重要的人,終于是要醒來了。

    但是大部分人,都很忐忑。

    這也是因為,最重要的人,馬上就要知道真相了。

    安琪兒,不,安久拉,穆欣然,還有一眾等待了四年之久的女生,其實都是在這里的。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最后的結局。

    是的,這個選擇權,都在張郎的身上。

    叮——

    伴隨著一聲脆響,張郎睜開了眼睛。

    他的記憶,已經徹底的融合完成了。

    四年多發生的事情,以及時之前的事情,他已經是了解了。

    驚訝了看了一下周圍的人,張郎也沒有說話,他在等待。

    沒過一分鐘。

    一個身影款款而入,頭發雪白,肌膚也雪白。

    張郎抽了抽鼻子,有些酸澀。

    接近二十年的時間啊。

    “師傅,嫁給我吧。”

    ……

    平城,今天迎來了入冬以來的的第一場雪。

    (全本完) ( 絕品花香 http://www.vminwy.tw/5/59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