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唐糖

文 / 赤紫魔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紫焱聞言,感到詫異,而身份晶牌顯示出的信息,更讓他不解。

    他怔怔的看著手中巴掌大的身份晶牌,那里傳來溫熱感,散發出淡淡的光輝,幾行字體現化,還有確定與否定的按鈕出現。

    他雙眉皺起,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

    鐘熊臉帶陰險笑意的望來,充滿了挑釁的味道。他知道鐘熊是故意的,因為到此為止,只有他與王霸兩人無動于衷,其余的人都怕惹禍上身,跑開了足夠遠的距離。

    紫焱看向癱坐在地,孤立無助的唐糖,投已抱歉的微笑。又轉過頭,盯著王霸,低語道:“這是什么回事?”

    圍觀人群的目光頃刻之間,聚焦到紫焱兩人那里!

    而紫焱此時雙眉皺起,各人都認為是紫焱懼怕了鐘熊的一種神色表現,因為兩人之間的差距,很多人都能看得出來。

    紫焱的修為,與楊帆同階。他們相信,眼前的年輕人,若是對上鐘熊,同樣會如楊帆一般,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就被打倒。

    王霸一拍額頭,仿佛很懊惱一般,道:“忘記跟你說了,地下城的每一位參加過嗜血爭霸賽的修者,都被記錄到地下城的系統里頭。在地下城范圍,只有要有一方打破對方的安全范圍,就被認定為威脅。”

    王霸輕輕的踢了一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楊帆,接著道:“剛才他被鐘熊打了過來,進入了你的安全范圍,被地下城的系統認定為是一個人形武器,所以晶牌會有這種提示。”

    王霸又努了努嘴,指的就是鐘熊,繼續補充道:“晶牌的戰斗提示,只要你接受了,那你們之間的戰斗直接算入戰臺的結果內。他是二層臺主,你贏了,就可以直接晉級到三層,明白嗎?”

    圍觀的人群露出古怪的神色望來,那眼神更是一種鄙視,像是看一個無知的菜鳥一般,連這個規矩都不知道。

    紫焱霎時變成苦瓜臉,被那么多古怪的目光盯著,讓他滿身不舒服。同時又讓他樂了,他正煩著怎么打進第三層呢,現在有這個機會,怎能讓他不高興。

    他看著地上啜泣的唐糖,感到莫名的心痛與不自在。因為這次他出來,要找的人正是唐糖,而唐糖的哥哥楊帆,都被打得昏迷不醒了,他還悠哉悠哉的喝著咖啡。

    紫焱快步走了過去,期間連看都沒看鐘熊一眼。他將唐糖扶起,顯得非常的不好意思,道:“額,那個……我不知道他是你哥哥!”

    王霸不知打什么鬼主意,干笑兩聲,支支吾吾的不知到怎么開口。而后開始大獻殷勤,反手在自己的儲物空間拿出一顆藥丸,喂給了昏死在地的楊帆。

    “紫……”唐糖淚如雨下,眼眶紅腫,讓人看一眼都覺得心痛。她擦去臉上的淚水,紅唇動了動,眼眸閃過莫名奇光,當即反應過來,輕輕的搖了搖頭,輕聲道:“我不怪你,鐘熊太厲害了,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而后美目可憐兮兮望著王霸,顯然,有著不少怨氣,似是在怪罪王霸坐視不理。

    王霸曾說過,唐糖雙眼是天生的碧陰聚靈瞳,能看破虛妄。紫焱與王霸的真容她早就看出來,不然也不會認得出紫焱。而王霸有意隱匿的魂陣師氣息,也逃不過她雙眼。

    “小丫頭,你就放心好了,有我在,你哥哥絕不會有事。”王霸猶如發現一塊絕世美玉一般,盯著唐糖。然后一拍胸脯,隨手一指,自信滿滿的說道:“臭小子,你還楞著干嘛,把那頭人熊給我狠狠的干翻。”

    紫焱變臉,陰沉如水。

    他親眼目睹鐘熊將唐糖推跌在地,讓他心中有一股火氣,現在那老烏龜還在點指江山,對他指手畫腳,更讓他不忿。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都看場中幾人。有些人終是看明白了,這一肥一少的兩人,與少女是相識,顯然,這兩人要為少女出頭。

    “就那二階的修為也敢強出頭,就不怕丟臉。”

    “那中年胖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貨色,你看他望向女孩的眼神,都是帶色。”

    很多人開口議論,有修者看出紫焱的修為,更是評頭論足,而王霸魂陣師的修為他們卻看不出來。在這些人眼中,王霸就是一名色瞇瞇的大胖子,根本沒戰力可言。

    他們不同于唐糖,即使沒有任何修為,也能憑著天生異瞳,看到王霸的厲害之處。

    “嘿嘿,小子你知道我是誰不?想要逞英雄,為人出頭,也要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鐘熊陰險壞笑,露出了戲謔的表情,寒聲道:“你要是尋死,我也不攔你,對于你這種不知死活的毛頭小子,死在我手中我都數不清。若是你敢迎戰,看在這份勇氣份上,我留你一條全尸!”

    他早就看不慣紫焱與王霸,作為二層臺主,他心中有種優越感,一般的修者,想要晉級至三層,除非將他打敗,或者暗中得到他首肯。而兩人的那種無動于衷的態度,讓他覺得那是對他威嚴的挑戰。

    “二層臺主是吧,我正好錯過了這期二層報名,你的出現得很合時宜,也省了我很多時間。”紫焱此刻有一種自信,但語氣卻顯得很冷。

    在很多人眼中,鐘熊的確如一座不可撼動的大山,給人無以倫比的壓力,但對于他來說,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他能憑著將境一階修為,徒手擊敗持有靈器的申屹。并且突破二階的層次,戰力比起先前翻了數倍不止。一名普通的四階修者,他根本不會放在眼中。

    “這人有病嗎,他那來的自信,敢與二層臺主這樣說話!”不少人發出驚呼,像是看**一樣看著紫焱。

    在這里,除了王霸,根本沒一個人看好紫焱。因為兩人的差距很明顯,任誰也能看得出,而楊帆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鑒。

    “王炎,你……”唐糖雙眸充滿水霧,有眼淚在里面打轉,凌亂的長發披散,嬌軀微顫。

    紫焱充滿自信的樣子,讓她止住要繼續說下去的話語。

    雖然,紫焱經過防御芯片改變了容貌,并且與唐糖在幼時所見有著很大的改變。不過在她幼年的記憶中,那個為她出頭的大男孩,仿佛又與此時的紫焱重合了。

    “有我在,沒人能欺負你。”紫焱溫婉一笑,笑容非常燦爛。拳頭在唐糖眼前晃了晃,而后伸出手指,輕輕的為她擦去臉頰上淚水。

    在這期間,他無視在場的所有人,連鐘熊與周光福那猶如能殺人的冷冽目光都屏蔽掉。

    “噗。”唐糖破涕為笑,如風鈴般靈動悅耳,扣人心弦。

    她抹去臉上的淚痕,輕輕的點點了頭,移開腳步,來到紫焱身后,修長的手指拉著紫焱的衣衫。

    此刻,她仿佛回到了童年,水霧迷糊了雙眼,一個高大的身影站紅色的夕陽下,是如此的高大。

    “你先去照顧你哥哥,有肥王八在,我想沒人敢再碰你一下。”紫焱柔聲說道。

    他霍的轉頭,目光銳利,猶如利刃在空中劃過,帶著寒光,讓遠處的周光福不禁...

    打了個冷顫,感到被一股冷氣所籠罩。而鐘熊也感到莫名心悸,自己眼前的小子,修為明明不夠他高,為什么他會有這種反常的反應。

    紫焱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他拿出身份晶牌,手指一點確定。

    頓時,一道七彩霞光在晶牌上射出,與鐘熊連成一線。

    就在這時,只要在地下城范圍的人,不管是修者又或者是入住的觀眾,身份晶牌突然發熱,一條相同的信息出現。

    二層臺主鐘熊,向王炎發出挑戰,王炎迎戰,兩人將傳送到臨時戰臺。

    紫焱與鐘熊手上的身份晶牌發出七彩光芒,同時將兩人籠罩。下一刻,兩人一同在原地消失,被傳送到地下城的臨時戰臺。

    與此同時,地下城的所有建筑,都有白色晶石屏幕浮現而出,那里顯示的畫面,正是紫焱與鐘熊所在的臨時戰臺。而各人手中的身份晶牌,也同樣顯示出戰臺的畫面。

    在地下城各地,傳來了嘩然聲。這種被地下城系統默認的戰斗,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出現過了。 ( 天葬戰曲 http://www.vminwy.tw/5/594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