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七星靈塔

文 / 赤紫魔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沿著主干道一旁,相對小些的道路走去。前面有一座浩大的建筑,足有幾十個標準足球場那么大。這里,正是紫焱這次要來的目的地。

    周圍建起一座座富有地下城特色的三層高的大型建筑,材質都是黑色巨石。外墻經過特殊修輯處理,看起來一點都不暗沉,甚至很現代化。

    “應該是這里了。”紫焱兩人到達目的地,這里屬于地下城的悠閑消費區域,類似于外界的購物、飲食綜合大型廣場,占地極其廣闊。

    各個街道,商鋪之間人來人往,人流量非常大。走進里面,不會感覺到有絲毫的擁擠,空間比起外面看到的還要大出很多。據聞,運用了空間技術在里頭,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這個地區比較特殊,招待的人群更催向于普通人。因為在地下城,觀戰的觀眾比起修者要多出很多倍,所以這類型場所是必不可少的。

    在這里,雖然普通人占了很大一部分,但也不缺修者,很多閑下來的修者,偶爾也會來這邊的區域消遣。

    紫焱他們走進了一間裝修別致,富有情調,華貴且高檔的咖啡廳。兩人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順便點了一些飲品。

    這是一家綜合飲食類型的咖啡廳,除了主打特色咖啡外,還有中西餐融合,適合更多的消費群體,所以在里面,很多桌子都坐滿了人,并且修者也不算少。

    紫焱心情平復下來,他看了一下周圍,沒見到要找的人,自語道:“怎么不在了,按照地址,應該就是這里了。”

    “都怪你,上次不留下聯系方式,看來這次要白跑一趟了。”王霸失望,四處張望,那種眼神就像是在尋寶一樣,給人一種賊眉賊眼的感覺。

    紫焱斜了王霸一眼,懶得理他。他看著手中的粉紅色卡片,能聞到淡淡的馨香,他端起咖啡,輕輕的抿了一口。

    原本紫焱要一個人出來,這個厚臉皮的老家伙得知后,像是打了雞血一般興奮,說什么也要跟來。

    當初,剛來地下城之時,兩人無意間碰到過一個女孩,他手中的這張卡片,就是女孩臨走時交給他的。

    紫焱在第一眼見到女孩,就有中似曾相識的感覺,但一時又記不起來。最終看到卡片上印有的名字時,才想起是誰。不過當時女孩已是沖忙的離開了。

    “這次二層的比賽報名結束了,看來只能等下一期了。”紫焱拿出vip晶片,查閱近來嗜血爭霸賽的一些資訊與戰果。

    他順利晉級,已是可以查閱第二層的戰況。參戰的修者,只有晉級到下一層,才有資格查閱當層的戰果與各個對手之間的實力。

    在前些日子里,陰尸與進入地下冥河的事,浪費了整整大半個月的時間,紫焱已是錯過這期報名的機會。

    從第二層開始,要晉級到下層,至少要戰敗當層最強的層主又或者戰成平手。

    而每一層的層主,都由地下城安排下來,總得來說,算是屬于地下城的修者。都被五大勢力,或者東城的一二線實力控制著。他們會根據實力,進行評估,不會超越當層太多,只要挑戰者實力足夠,便是能順利晉級。

    “等到下一次報名,到打進第三層,至少也要一個半月,這樣太浪費時間了。”紫焱嘀咕,他非常不滿地下城的這種規矩。按照他真實的戰力,打進第三層根本不成問題。而且,他要提升戰力,光靠在vip區域吸收源氣是遠遠不夠的。

    “要是能打進打進三層,就有資格進入“七星玄塔”了”紫焱自語道。

    王霸布下的九陰聚靈陣,剩下一次井式噴發,那是積累多年的結果,一旦靈陣失效,那所謂的優勢將會蕩然無存。

    以紫焱估算,即便最后一次源氣噴發,至多能讓他再突破一個小階位。他氣海當中的兩個丹田都像無底洞一般,不僅比一般修者要吸收更多的源氣,并且還要再度提純,所以他要提升修為,目前是遠遠不夠的。

    不過若是能打進三層戰場就不同了,除了獎勵要要比起前面兩層要豐厚很多,源晶礦石的數量與精純度都會提高。

    并且,在三層戰臺勝出,便有資格進入七星玄塔進行修煉。那是屬于地下城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進入資格完全由地下城的一股莫名力量控制,并不受控于五大勢力。只要在第三層戰臺勝出,獲勝者將會得到不同層次與進入時間的獎賞。

    據他了解,七星玄塔總共分為七層,前面五層分為金木水火土等五種屬性,最后兩層,則是有空間與時間的法則力量。

    “有什么辦法可以越過這次報名規則,直接進入第二層了?”紫焱無奈問道。

    “別異想天開了,我們還沒有改變地下城規則的實力,除非是五大勢力首肯,又或者……”王霸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道。他不知哪來的興趣,對當日所見的女孩非常留意,還時不時四處張望。

    突然,咖啡廳里傳來一陣乒乒乓乓打落東西的聲音,緊接著,又再響起嘈雜聲與怒罵聲,而后一道非常客氣的女聲賠笑,道:“先生,對不起,我們馬上給您換一份。”

    “啪。”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傳來!

    顯然這是一巴掌猛力拍打在臉上的聲音。旋即,聽到剛才說話的女聲發出一聲驚聲尖叫后,整個人都被拍飛,摔落在地,暈厥了過去。

    頓時,整個咖啡廳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只見在地上,一個身穿工作服的女孩,應該是咖啡廳里的服務員,她大概只有二十來歲,面目清秀。不過此時,她已無意識的躺在地上,左臉頰上有一個紅色的大掌印,昏死在地,嘴角滲出了血跡。

    一道身高足有兩米,身材高大壯實,皮膚坳黑猶如鐵塔般的男人站了起來。他怒目而視,指著被拍暈的服務員,呵斥道:“你覺得換一份就行了?給我叫你們這里的負責人出來。”

    顯然,他后面說的話,是說給咖啡廳里的其他服務員聽的。

    這里的客人見狀,都是驚恐的離開,與那名男人保持著足夠遠的距離,站在一旁觀看。

    其余的服務員見狀,都不敢臨近那名高大的男人,有服務員驚聲顫抖,臉上露出萬分驚恐的神色道:“這…這里是地下城,你…你不能亂來。”

    “好膽,竟然拿地下城的規矩來壓我。”男人口中發出一聲冷笑,毫無顧忌的說道:“你以為這里是vip區域,我不能動手了?這里只不過是普通的生活區,我還沒受到這種限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們給我聽清楚,把你們這里的負責人給我叫來,不然我把你們這里也給拆了。”

    原本咖啡廳里有不少客人,有普通人也有個別修者。他們在聽到男人的話后,都發出嘩然之聲,敢大言不慚的道出,可以無視普通生活區規矩的人,究竟是什么來頭。

    按照地下城的規矩,除了五大勢力與東城的一些一二線強大勢力外,應該沒人能無視普通生活區的規矩。再加上,一般那些大勢力都會維護這邊秩序,不會放下身段在這里與一般人大鬧起來。

    圍觀的不少人都迅速拿出地下城的身份晶片,向著那名高大男人。

    隨即,男人的信息在各人晶片上顯示出來:鐘熊、男、三十歲、將境四階練體修者,并且是本屆二層戰臺的臺主。

    晶牌顯示出信息,圍觀的普通人發出驚叫,而在這里的少部分修者,都露出了懼色。因為來這邊區域的修者,大部分都是修為較低的人,一位將境四階的臺主,絕對是他們難以想象的高手。

    同時,他們也釋然,作為二層以上的臺主,的確會有一些特權。即便是鬧出一些事情出來,地下城的人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是太過分就行了。

    咖啡廳的服務員在看到這些信息后,更是驚恐,臉色都變了。她們與鐘熊拉開更遠的距離,不敢靠近,連昏死在地上的女生都沒人敢去扶起來。

    就在這時,一名面目清秀,神色緊張的年輕男子,快步走了進來,與鐘熊相對。

    男子大概只有二十五六歲,眉清目秀,皮膚很白,留著一頭短發。在年輕男子身上,散發出一股不弱的氣息,他是一名練體修者,不過修為只有將境二階的層次,與對面的鐘熊比起來相差很遠。

    “鐘熊是你……”年輕男子神色一僵,他一眼便認出來人。他橫眉的看著站在鐘熊身邊的另外兩名男子,又盯著鐘熊,憤怒道:“你什么時候成了周家的走狗了,跟他們的人一起來鬧事?”

    顯然,這名年輕男子是這咖啡廳的負責人。能在地下城里面有產業的,不是有勢力支持,就是身家不俗的商人。在地下城,有些服務性的行業,五大勢力會讓東城的一些商家進駐。

    “楊帆,你是想死了是吧?敢這樣跟我說話。”鐘熊臉色刷的變冷,一掌拍出,嘭的一聲,將身邊的桌子拍碎。他面色不善的盯著面前的年輕男子,被人說成走狗,讓他心中憤懣。

    “我有說錯嗎?”楊帆被驚退了幾步,他深呼一口氣,能看得出來,他的眼神有點閃縮,但最終還是一咬牙,厲聲道:“我知道你肯定收了周家不少的好處,但作為一名強大的修者,而且還是二層的臺主,你不覺得你的行為很下作嗎?”

    圍觀的人群很冷漠,沒人敢出頭勸說,各人都離開幾人不遠的距離,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很明顯,這幾人應該是有什么過節的,另一方是故意來鬧事。

    紫焱與王霸兩人淡定無比,屁股像是黏在椅子上一般,無動于衷的坐在原位,細細品嘗著杯中的香濃咖啡。紫焱饒有興致的看著楊帆,這個比他大幾歲的年輕的人,性格與他相仿,即便是遇上了比他修為要高的修者,都沒作出讓步。不過他沒要出頭的意思,這也不能說他對世態的漠視,因為在東城,紛爭沒天都上演,他也不可能什么都管。

    鐘熊臉色越來越冷,他沒接著楊帆的話說下去,只是在身后一名周家男子手上接過一份文件,手一甩,整一疊文件像是飛刀一般,呼嘯的向著楊帆飛去道:“廢話我不想多說,在這份文件上簽個名,我保證你今日還能豎著走出去。”

    “你們欺人太甚了,這文件我是不會簽的。”楊帆將文件接到手中,一看之下,當即憤怒,他雙眉都立了起來。隨即撕拉幾下,便將文件撕成碎片,在空中一灑,紙片像是葉片飄落。

    “好,不簽是吧!”鐘熊冷哼,嘴一咧,露出森白的牙齒,寒聲道:“更欺人的事還在后頭,不過你稍后你不是站著簽,而是跪在我面前給我簽下這份東西。”

    話畢,在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啦的時候,鐘熊身上的氣息瞬間暴漲。

    旋即他的身影模糊了,一步踏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黑影。剎那間,便是來到楊帆身前,猛力一拳揮出。

    剛猛碩大的拳頭上,一個黑乎乎的熊掌現化,帶著尖銳的破風聲,一拳轟在了楊帆的胸口上。

    四階修者的恐怖拳勁,根本不是楊帆一個普通二階修者可以比擬的。

    “砰”的一聲巨響!

    楊帆的胸口被轟出一個凹陷下去的拳印,鮮血狂噴,整個人拋飛。

    而鐘熊在一招得勢后,并沒有停下來。他的高大身形再次模糊,一躍而起,下一秒,已是出現還在空中的楊帆身邊,橫掃出一腳,將沒落地的楊帆一腳踢飛,最終撞碎了幾張桌子才停下來。

    鐘熊與楊帆兩人之間的修為,原本就有兩階的巨大差距。鐘熊還是二層戰臺的臺主,戰力超凡,實戰經驗豐富,楊帆對上鐘熊,連一合之力都沒有。

    楊帆躺在地上,口中鮮血滲出,他幾次想站起來,但被鐘熊兩招打成重傷的他,站到一半,身體便是重重的摔回到地上,難以起來。

    就在這時,一名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在咖啡廳門口沖入。女孩一頭長發披散,精致美麗的臉龐露出驚慌之色。玲瓏嬌軀香汗淋漓,被汗水濕了大片的長裙貼在雪白的肌膚上,隱現出誘人的輪廓。

    “哥哥,你怎么,不要嚇我!”女孩玉手捂著小嘴驚叫一聲,淚水嘩啦啦的在大眼中流出。她顧不了形象,跑到楊帆身邊,心疼無比的想要將楊帆抱起。但畢竟她只是一個瘦弱的女孩,不管她怎么使勁,被她抱到一半的楊帆還是無力的摔回在地。

    “妹妹,快走,不要管我!”楊帆一張嘴,口中溢出鮮血,他胸膛起伏,喘著氣,艱難的說道。

    “不,哥哥!我找人來救治你。”女孩悲痛,雙手顫抖的拿出電話。

    鐘熊見狀,露出殘忍笑意,一手將女孩的電話拍飛,無情道:“唐糖,是你哥哥不識趣,我有在,你就不要白費心機了。”

    女孩從慌亂中驚醒過來,她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猶如鐵塔般的身影,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另外一個男子,嗚咽道:“鐘熊,周光福,是你們。”

    “嘿嘿,不錯,就是我們。你知道我們來的目的,若是還想你哥哥活命的話,就勸勸他。”那名被稱為周光福的男人一臉陰沉之色,發出冷笑,陰險的雙眼盯著唐糖的身體不停的掃視。

    紫焱兩人安逸的坐在原位品嘗咖啡,女孩驚恐憤怒的聲音傳來,當即,兩人的臉色便沉了下來。

    紫焱抬頭,目光不善的看去,正好見到鐘熊再次出手。

    鐘熊大手隨意的一推,身軀嬌小的唐糖當即被推得跌坐在地,惶然無助。然后他一腳踢出,毫不留情的向楊帆踢去,空中響起呼呼風聲。

    看那力度,若是普通人被踢中,絕對會被踢成肉醬。不過畢竟楊帆是一名強大的將境修者,肉身比起一般的鋼鐵還要堅硬。但受了重傷的他根本連反應都作不出,整個人如沙包一樣被踢飛。

    “砰!”楊帆像死魚般在空中翻飛,口中鮮血狂噴,觸目驚心。

    正好,楊帆飛去的方向正好是紫焱與王霸所在的地方,頓時將兩人之間的桌子撞散。

    紫焱雙眼幾乎立了起來,他與王霸同時霍的站起。

    “小子,你不是要躍過地下城的規則打進第三層嗎,現在機會來了!”王霸說道。

    紫焱狐疑,不明所以。

    與此同時,他感到手中的晶牌發熱,隨即有信息呈現—鐘熊,二層臺主向你發出挑戰,是否迎接。 ( 天葬戰曲 http://www.vminwy.tw/5/594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