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真假克蘭沃(四)

文 / 純潔的胖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沿著冥河一路向前,時之沙的效力是有時間限制的,這么寶貴的奇物,他還想留著多用幾次,所以也顧不上心疼,托爾的狗糧不要錢地往火箭戰車里填裝,硬是頂著超載懲罰(常規速度下降50%,消耗能源提升100%),開出了秋名山老司機的感覺。

    就這么一路狂飆,燒了70多萬聯邦盾的油錢,他們一路來到了死神殿前面。

    楊海立刻收起了時之沙,在死神殿的范圍內,所有遠古遺骸都默默的后退。這里不是他們可以涉足的地方。

    死神殿是一片宏偉的建筑群,目測主殿至少有1000碼高,還不知道這里面是否有空間魔法進行延展。樓體彼此之間的距離完全一致,邊緣處的裝飾風格銳利而刺眼,充滿了整齊的陰森感,眾人面面相覷,都感到了不對勁。

    神國一定會有神靈衛士巡游和守護,可是整個死神殿空無一人,本應該有戍衛的正門就這樣荒蕪地擱置著。

    聯想到他們進入冥界之前的經歷,楊海非常確定一點:克蘭沃出事了。

    這對于他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楊海設想過他們直面一個強大神力的神明應該如何去交涉,心里多少也有把握,但是這種存在能夠不面對,還是不面對比較好。而克蘭沃作為一個年輕的死神,和他的主神埃文斯也沒有什么交集,他沒有必要多管閑事,壞了某人的某事。

    除非和克蘭沃對峙的另外一個神祗和他有不愉快的過往。

    無論如何,拯救死眼的靈魂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楊海打開永恒之書,翻閱著,一群隊友很好奇地在后面圍觀。

    “poseidon你在干什么?”卡庫路契亞踮起腳尖,一個勁兒地在什么字都沒有的卷軸上用力看。

    “我在看死神殿的地圖,我們要去的地方叫做轉生祭壇,死去的靈魂將會在這里接受審判,然后從轉生池流往冥河。”楊海說道。

    “卷軸上什么都沒有。”布雷克說。

    楊海回頭看了一眼隊友,他的眼睛已經完全被銀色的神性光輝充斥,眾人立刻就明白了,不是埃文斯的門徒,在這卷軸上是一個字夜讀不到的。

    “可是為什么永恒之書上有死神殿的地圖?”維斯康蒂問道。

    “永恒之書上什么都有。”楊海回答道:“就是有些信息有些過時了,需要更新。死神殿這種地方輕易不會翻修,這地圖大概率是能用的。”

    “嘖嘖。”維斯康蒂歪著嘴巴:“哎呀呀,你的實力本來就已經爆炸強了,居然還開掛,恐怖如斯!”

    “你不要學andrew的表情!”楊海閃電般一腳踢在維斯康蒂的屁股上:“也不要沉迷于修仙小說了,如斯你大爺。”

    話音未落,至少七八個時光錨就籠罩了他們所在的位置,嚴絲合縫。

    楊海他們屢次遭受這種襲擊,都是最頂級的玩家,除了大老板反應慢了一拍,其他人全部都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白骨雕像靈魂碎片獻祭掉一個,紫色的生命連線把卡庫路契亞連了起來。大老板是主力dps,a人a怪都要靠他,他又是最脆的那個,不能被敵人的突襲打出人皮法袍的被動;楊海反應神速地開啟伙伴契約,托爾在次元錨生效前的最后一刻咆哮而出;布雷克新生之矛反握,在自己的臉上一劃,刺出了一道猙獰的傷口。

    借著自己鮮血的獻祭,布雷克發出了炸裂的怒吼,200碼范圍里,一只通體雪白的豹子被戰吼震懾,進入了癱瘓狀態,也被打出了潛行狀態。

    200碼的戰吼……為什么會有這種操作?

    楊海瞇著眼睛看布雷克,布雷克也嘿嘿地笑。

    這一招他從來沒有暴露過,顯然是打算在某次插旗pk的時候突然用出來,陰楊海一波。

    結果某個德魯伊率先中招了。

    這德魯伊是一個老熟人,幾個月之前,他剛剛從龍之谷出來,途徑艾凡索,收了一個叫魯漢的小弟,他,大老板還有魯漢,還組隊從巴恩斯的手下搶走了海盜寶藏的地圖。在巴恩斯·漢斯魯納的戰隊當中,這個德魯伊給楊海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掠食者雪怒,德魯伊的四大傳承之一,大后期sss級職業。

    死眼也獲得了德魯伊的四大傳承之一,寧靜之心藍葉。

    楊海浮想聯翩,既然雪怒獵豹在這里,也就是說……巴恩斯那個家伙,也來了嗎?

    楊海沒怎么放在心上,巴恩斯那種水準的玩家,對于他來說,就是土雞瓦狗,根本構不成威脅。

    據說這個家伙曾經異想天開,跑去都靈風紀事務司的據點大斧酒吧,要和帕特里克合作,組成什么反poseidon聯盟。楊海聽說這件事情之后心里哭笑不得,職業玩家之間的恩怨情仇都是在游戲里見分曉的,就好像他和icelord一樣;在游戲里,他和帕特里克遇見了多半要打起來;在現實的世界里,帕特里克……和他根本就是一伙兒的。

    他們的職責就是聯手制裁漢斯魯納家族這樣的人。

    巴恩斯蠢到家的行為讓楊海也非常尷尬——因為當時江湖經驗不足,他差點在擂臺賽里面栽在這個蠢貨的手里……

    巴恩斯不可能來這里堵著他,也就是說……巴恩斯在死神殿做任務?跑來神國做任務?轉職任務?甚至是……選民任務?

    這些念頭說起來多,其實都是一瞬間的閃現,他很快就看到了更多的老朋友。

    他們被包圍了。

    andrew帶著一群神靈衛士將他們圍了個密不透風,這些神靈衛士如同幽靈一般出現,悄無聲息。

    楊海心里猛然一驚,這不是正常的神靈衛士,克蘭沃是一個正派的神祗,而這些神靈衛士,看起來仍然是克蘭沃的武士,但他們聚集在一起,身上的邪惡氣息簡直沖天而起,根本不需要偵測邪惡秘法,也能確定這是一群墮落者。

    楊海正想說話的時候,維斯康蒂開口了。

    維斯康蒂得到了icelord的鼓勵——雖然icelord本人根本不知道這一點——如今已經心魔盡去。他的確忌憚andrew,這個人的游戲風格非常克制他,但克洛托的榮耀更加不容褻瀆。

    執政官大人顯然生氣了,他嚴厲地問道:“你被漢斯魯納家族雇傭了?”

    andrew一聽這話,歪嘴的笑容頓時就是一斂,顯然也感受到了壓力:“你別瞎說啊,我是刷poseidon來的,他是做任務來的,我們倆臨時隊友,不熟。你瞎說話我可以是要去戒律院投訴的。”

    andrew這話聽上去是在威脅維斯康蒂,實際上就是服軟了——戒律院確實有罷免執政官的權力,但形式比人強,克洛托本質上任然是人治的社會。維斯康蒂是克洛托的旗幟,戒律院萬一要是集體發瘋,彈劾執政官,明天老流氓白梟、教父普希林和風紀委員會的新流氓帕特里克就能讓米蘭城原地爆炸。戒律院敢不敢在維斯康蒂面前發言,andrew心里沒點數嗎?

    維斯康蒂點了點頭,說道:“我會盯著你的。”就輕拿輕放,為一觸即發的大戰開始做準備。

    只要不受漢斯魯納家族的雇傭,怎么都好說。

    andrew見狀,呸了一聲,郁悶地道:“dark商會那個樣子,在托拉斯條款的邊緣瘋狂試探,你怎么不去質詢poseidon、tiger兩個人和coco,阿爾弗雷德,terry他們的py交易?為啥我組一個臨時隊友就要被警告?”

    “可是poseidon是我朋友啊。”維斯康蒂一臉呆萌地回答道。

    andrew頓時就不想說話了,他心很累,很想打死這個狗日的執政官。

    他其實也就是面子上過不去,用話拿捏一下維斯康蒂,就算dark商會真的違背托拉斯條款,那也沒人管。無論是wga還是克洛托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為dark商會里面,說了算的是“自己人”,dark的壟斷是有利于職業玩家的集體利益的,而且tiger德高望重,poseidon更是天王的衣缽傳人,他們是在帶著三個資本集團掙錢,而不是被裹挾和雇傭。

    當年龍族的爭霸全世界都看著呢,dark公會可是憑借自己真本事建立的宏圖霸業,大家心服口服好吧。

    而如果是漢斯魯納家族想要建立一個如同dark商會的組織,別說他們建不起來,真的建起來了,克洛托和wga也會分分鐘讓他們原地爆炸。我特么管你是不是憑真本事稱王稱霸的——你先爆炸,爆炸了咱們再討論這個問題好不好?

    雖然道理確實是這么個道理。

    可是……維斯康蒂的回答是什么鬼!

    太囂張了!

    andrew不想說話,并向維斯康蒂丟了一個腦殘箭。他心里的想法是這樣的:

    不要和我說什么推poseidon,老夫現在就想打死這個狗日的執政官。

    搓腦殘箭打死他!

    暗影之怒腦殘箭!痛苦詛咒腦殘箭!傷害加深腦殘箭!靈魂碎裂腦殘箭!余燼秒射腦殘箭!血祭魅魔,大號腦殘箭!

    當然了,推poseidon還是要推的,可是維斯康蒂不死,他的隊友一個都死不掉,那還是得先推維斯康蒂。

    渣渣別跑!吃我腦殘箭! ( 天王時代 http://www.vminwy.tw/5/56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