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殊三十八章 特殊的家庭

文 / 卓牧閑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雨過天晴,一輛嶄新的黑色駿馬牌皮卡,在一條新建的小公路上疾馳。

    這款車是薄寮工業村越南宏盛汽車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福特進口發動機,自行研發的底盤,外形與福特系列皮卡完全不同,前面有兩排座位,而不是一排,既能坐人,也能拉貨,是宏盛公司旗下最為暢銷的車型。

    以免車廂里的東西被雨淋濕,蓋著厚厚一層油布,且用尼龍繩捆得嚴嚴實實。

    司機對路似乎不是很熟悉,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刻意慢下來看指示牌。副駕駛上坐著一個二十多歲、面容姣好的女人,手里抱著一個三四歲大的小男孩。后排座上堆得滿滿的,全是一些諸如開水瓶、搪瓷盤之類的生活用品。

    孩子看什么都新鮮,既不哭也不鬧,媽媽目光則有些呆滯,緊緊摟著孩子一聲不吭。

    這些天杜氏梅像做夢一樣,直到現在仍精神恍惚。

    20多天前的一個晚上,吃完晚飯把孩子哄睡著,正準備去六伯開會,一幫“偽軍”摸進村子,他們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倉促應戰,游擊隊根本頂不住,隊長和指導員剛交火就犧牲了。

    身上沒槍,家里沒可疑的東西,又有鄉親們和兒子做掩護,可以跟以前一樣在搜捕中混過去,沒想到身份早暴露了,把她們幾個縣委干部全抓到永紹邑。

    申請入黨時宣過誓,早做好為革命事業奉獻生命的思想準備。上過戰場,打過好幾次伏擊。她不怕死。只是舍不得孩子。

    就在她以為會被酷刑折磨、會被****甚至被槍斃之時。一個偽軍女軍官出現在面前,不但虛情假意的噓寒問暖,還把孩子帶過來了。

    杜氏梅徹底絕望了,生怕她以孩子相威脅。沒想到女軍官什么都沒問,而是把她帶出牢房洗澡、吃飯、換衣服、檢查身體,然后同幾個偽軍一起開車把她們母子送到堤岸。

    在堤岸一棟漂亮的二層小樓里,又見到幾個莫名其妙的人。

    讓你們受苦了,你們母子倆受驚了。現在安全了,不用怕,到了這兒就像到了家……諸如此類的話掛在嘴邊,送錢、送衣服、送水果、送零食、送玩具,一個個熱情的令人難以置信。

    孩子在身邊,行動不方便,想跑不敢跑。

    忐忑不安的在堤岸呆了三四天,直到他一臉愧疚的出現在面前,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叛徒,而是一個偽裝成進步青年混進組織搞破壞的特務。解放區那么多男人,那么多干部。怎么就偏偏嫁給了他?一起生活四五年,怎么一點都沒察覺到?

    孩子這么大了,并且……并且……他對自己確實是真心的。

    解放區條件艱苦、物資匱乏,有好吃的都先緊著她,后來有了孩子就先緊孩子。只要他在家,所有活兒全他干,不用她動手,不像其他男同志那么大男子主義。

    一日夫妻百日恩,過去的種種總是像電影一樣在腦海里浮現,對他是又愛又恨,想跟他恩斷義絕、劃清界限,卻遲遲下了不這個決心。

    任務完成,身份暴露,方樂先不用再執行潛伏任務。由于妻子的關系,同樣不能像阮春道一樣繼續干老本行。

    鑒于為潛伏期間所作出的貢獻,除了補發這么多年薪水之外,總部額外獎勵一筆50萬皮阿斯特的獎金和一輛汽車。

    至于今后怎么辦,總部給了幾個選擇。

    可以幫他們一家移民香港或新加坡,且安排一份薪水不低的工作。可以出學費讓他去富國島工業大學或工業村社區學院深造,學點東西、拿個學位,將來創業或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香港和新加坡人生地不熟,連語言都不通,妻子和孩子不會習慣。

    上大學更不用想,一是潛伏這么多年,中學學的那些東西全還給老師了,直接念大學肯定跟不上。二來不僅妻子思想工作沒做通,需要時間來陪。而且還有一件事她依然蒙在鼓里,需要想辦法讓她慢慢接受。

    她一直接以為自己是越南人,其實不是,連之前用的名字都假的。

    方樂先暗嘆了一口氣,扶著方向盤故作輕松地說:“氏萍,肚子餓不餓,快到家了,再堅持一下。”

    “爸爸,我餓!”

    妻子一聲不吭,兒子倒來了勁,方樂先放緩車速,伸手從后排摸出一袋餅干,慢聲細語地笑道:“小安乖,慢慢吃,別噎著。”

    孩子絕對是維系關系的紐帶,杜氏梅一連深吸了幾口氣,俯身拿出一瓶汽水:“這兒有水,吃一片喝一口。”

    執行潛伏任務,整天擔驚受怕。

    方樂先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想過幾天清靜的日子,所以主動要求總部把他安置到風景優美,宛如世外桃源的芒山村。

    這是一個天主教村莊,村民大多是1954年從北越遷過來的,全村2000多人,以種水稻和搞養殖為生。像這么不起眼的小村莊,之所以能夠通公路,與鄰近的儂人安置村有很大關系。

    周圍治安很好,從迪石到這兒只看見兩輛軍車巡邏。

    快到村口時,遠遠就能看見有兩個背步槍的天主教民兵,方樂先松開油門,緩緩滑行到二人面前,剛搖下車窗,一個民兵就咧嘴笑問道:“高校長是吧,村長、神父和張醫生等您半天了。”

    白玉高是潛伏時用的名字,估計還要繼續用一段時間。

    芒山村小學第一任校長是他的新工作,省里撥款興建的校舍剛剛落成。在此之前,村里孩子一直是神父在教,上課地方一直是教堂。

    診所是去年剛設立的。來前蒯先生介紹過。民兵口中的張醫生是會安華人。峴港工業村社區學院醫務培訓班六期生,在堤岸崇正醫院實習過一年。像張醫生這樣只能看看小病的“二把刀”有很多,而且全在農村工作,富國島工業大學醫學院畢業生一般進大醫院,不會來這么偏僻的地方。

    跟所有地方一樣,人們對老師很尊敬。

    正準備掏證件讓民兵檢查一下,在地里干活的農民紛紛扔下農具從四面八方跑了過來,等候已久的孩子們更是嬉笑著朝這邊飛奔。轉眼間就把皮卡圍得水泄不通。

    “高校長,沒吃飯吧,我這有粽子。”

    “吃雞蛋,我這兒有煮雞蛋!”

    “高校長,這是您兒子,城里孩子就是不一樣,穿得真好看。”

    “鄉親們好,同學們好。”

    方樂先推開車門,一邊給熱情無比的眾人點頭打招呼,一邊微笑著介紹道:“我妻子阮氏梅。直接叫阿梅。我兒子玉安,小名安安。你們太客氣了,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看出阮氏梅似乎有些萎靡不振,忍不住問:“高校長,阿梅是不是哪兒不舒服,要是不舒服,去診所讓張醫生看看。”

    “暈車,她有點暈車,休息一下就好。”

    校長和村長、神父、醫生一樣是全村最受尊敬的人,站崗的民兵豈能讓他們把校長堵在村口,拍了拍手道:“讓一讓,把路讓開。還有粽子,拿一邊去,飯菜早準備好了,村長和神父就等著給高校長接風。”

    跟隨在前面小跑著帶路的民兵把車開進村內,迎接的人更多。

    村長矮矮瘦瘦,50多歲,光著腳丫子,腰間扎著一條武裝帶,別著一把美式手槍。神父40多歲,沒穿黑色袍子,只在胸前掛著一個十字架,對于校長一家的到來,二位德高望重人士表示出極大歡迎。拉著正跟一梳著大辮子村姑打情罵俏的張醫生,熱情無比地把他們一家請進村部吃飯。

    米酒不知道喝了多少碗,車上行李和生活日用品怎么搬進學校宿舍的都不知道。

    一覺醒來太陽已快落山,妻子坐在書桌前發呆,兒子好像在外面跟村里的孩子一起玩耍,嬉笑打鬧,好不熱鬧。

    “他們真能喝,一碗接著一碗,哎呀,這么多年沒喝醉過,頭疼,難受。”

    杜氏梅轉過身,冷冷地說:“沒喝醉過,在解放區你敢喝嗎?”

    喝醉了就會說糊話,一旦說漏點什么,就會有掉腦袋的危險,潛伏期間真不敢喝,那些年幾乎滴酒不沾。

    方樂先撓了撓頭,一臉尷尬地說:“阿梅,過去的事都過去了,不要再提好不好,我們重新開始。”

    “阿壽死了,阿清死了,四伯死了,六伯死了……喝過我們喜酒的人全死了。天天夢見他們,你讓我怎么重新開始?”

    杜氏梅情緒激動,說著說著淚流滿面。

    你死我活,干這一行就是這樣,方樂先深吸了一口氣,緊握著妻子手道:“阿梅,戰爭就是這么殘酷,站在他們立場上,他們沒錯。站在我的立場上,我一樣沒錯。”

    “你有什么立場,你特務,你是叛徒!”

    又來了,被外人聽見多不好。

    方樂先關上房門,緊盯著她雙眼問:“奉哥怎么死的,被自己人活埋的,死那么慘,就因為他爺爺、他父親省吃儉用給他留下四十幾畝地。他是你表哥,你是他看著長大的,直到我倆認識他還在不斷接濟你們家。

    他是壞人嗎,他是敵人嗎,不是!他不但什么壞事都沒做過,而且不止一次給越盟提供過幫助,甚至救過區委書記陳文江的命。該交的公糧一斤不少,要錢的時候你們要多少人家就給多少,可結果呢?”

    表哥死得冤,解放區搞土改像表哥一樣被殺的人成千上百。杜氏梅心如刀絞,坐在凳子上一個勁流淚。

    方樂先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道:“你問我立場是什么,我的立場就是讓所有人像外面那些村民一樣能夠過上太平日子。不用擔心說錯話被抓,更不用擔心憑辛勤勞動賺到點錢卻成為被鎮壓的對象。”

    杜氏梅毫無底氣地哽咽道:“那是……那是下面人執行時出現偏差,糾正之后就沒發生過。”

    “偏差。人命關天。一句偏差就完了?”

    派遣到南解內部執行潛伏任務的人。大多與越盟有著血海深仇。方樂先同樣如此,他緊摟著妻子,吟著眼淚道:“我從來沒跟你說過,其實在認識你之前,我的家人全死在越盟手上。”

    杜氏梅一愣,鬼使神差地問:“為什么?”

    “我家原來是在河內開餐館的,父親掌勺,母親負責招呼客人。雖然地方很小,只放得下四張桌子,客人一多只能坐外面,但我家飯菜味道好,生意一直都不錯,不僅衣食無憂,而且能供我念書。

    有一天店里來了幾個客人,他們坐在門邊的桌子上吃飯。我家餐館位置不算好,去吃飯的大多是常客。我母親話比較多,總喜歡跟客人攀談。那天沒什么事,他們吃完就走了。

    過了幾天。他們又來了,我母親又跟他們拉家常,我爸看她聊得正起勁,干脆自己上菜。我母親沒注意背后有人,一不小心碰到我父親,菜灑了,灑了一個客人一身,幫他們擦油漬的時候,我父親和我母親發現他們身上有槍。”

    “后來呢?”

    “又過來幾天,我從外面回來,居然發現他倆全倒在店里,全是血,兇手用的是刀,身上好多傷口……后來,后來才知道,發現他們身上有槍那天下午,我父親因為我工作的事,去找一個街坊幫過忙,而那位街坊的兒子就在警察局上班。

    恰恰在那天晚上,去店里吃飯的人中有兩個被警察抓了,證實他們是越盟,沒過幾天就被法國人槍斃了。跑掉的那個認為是我父母告的密,于是……于是就痛下殺手。”

    原來公公婆婆是這么死的,杜氏梅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用蚊子般地聲音問:“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那個兇手后來也被抓了,他主動交代的,說動手的不止他一個,是他們的組織實施的報復。”

    “對……對不起。”

    方樂先一邊幫她擦拭著淚水,一邊凝重地說:“不關你的事,之所以說這些,只是想告訴你,站在他們的立場上他們或許沒錯,但總得來說他們確實錯了,而且錯得很厲害。革命為什么,就是為了讓大家能過上好日子。

    芒山村的鄉親們過得怎么樣你也看到了,家家有地,個個能吃飽飯,養雞養鴨養豬搞副業有不錯的收入,孩子有書念,生病有地方看,沒那么多苛捐雜稅,不用交什么公糧,不用提心吊膽,生活比解放區農民好多了,而這樣的村子在下六省很普遍。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去折騰?”

    “這里沒苛捐雜稅,西寧有。這里不抓壯丁,西寧抓。”

    “那你有沒有想過,西寧55、56、57那幾年為什么沒太多苛捐雜稅,為什么不抓壯丁,老百姓為什么能安居樂業?”

    方樂先反問了一句,拉著她循循善誘地繼續道:“原因很簡單,北越要推翻西貢政府,所以派人過去發展組織拉隊伍、搞土改、伏擊國-軍。一個為了虛無縹緲的主義,一個為了維持其統治,最后倒霉的是老百姓。

    再說苛捐雜稅,南解收得比國-軍少嗎?至于抓壯丁,南解一樣抓,只是方式不同罷了。動員蠱惑,連十來歲大的孩子都不放過,很難說誰對誰錯,誰是正義誰是不正義的。”

    “我們是為國家統一,民族獨立。”

    妻子“中毒”太深,這個思想工作不好做,方樂先暗嘆了一口氣,耐心勸說道:“阿梅,國家統不統一跟兩口子過日子一樣,南北社-會-制度不同,生活方式不同,喜歡蘇俄那種生活方式的去北邊,喜歡自由的來南邊,像1954年那樣按照各自意愿來多好,為什么非要湊到一塊去?

    至于民族獨立,法國人早走了,美國人也看不上這地方,之所以過來完全是為了抵御蘇俄陣營擴張。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為什么非要打打殺殺,有本事比經濟,比誰能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你去北越學習過,那邊農民過得比南方好嗎,沒有了,別說沒法跟芒山村比,連解放區農民都不如,前幾年甚至還餓死人。”(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 越南1954 http://www.vminwy.tw/5/554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