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0章 皇宮里的刁難(二)

文 / 糟糟小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女人咄咄逼人,伊雪微微抬起頭,淡淡一笑,“原來是側妃啊,不知道側妃為何罵我?我何處得罪側妃了?”

    伊雪將側妃兩個字咬得很緊,語氣一字一字的頓出。

    哄側妃頓時啞然,難道說這丫頭罵她是窮人?人家剛才可沒明說。而且側妃兩個字一直以來就是她的痛,但她又不能反駁,而且真正的環妃就在一旁站著,讓她有氣發不出來。

    她黑著臉,氣的胸口起伏不定,眼不下這口氣,“小人得志”

    伊雪也不知道這女人抽什么風,小人得志這個詞也不知道從哪里找到的,估計是沒詞可罵了。她還是保持微笑,笑的讓哄側妃感到伊雪在嘲笑她。

    你死定了,洪側妃心下已經判了伊雪死罪。

    張氏不安的拉著伊雪,伊雪輕輕的拍拍她的手背,“沒事,娘”

    “宣各位夫人進宮,各宮主子請各位夫人面見”,一個小太監急匆匆的趕來說道。

    另有幾個小太監分別對在場的婦人們說著話,然后帶去見各自要見的人。一位小公公問道,“請問哪位是張夫人、伊雪姑娘,尤貴妃有請”

    眾人一愣,紛紛向伊雪一家看來,神色很是奇怪。

    伊雪沒有理睬,拉著芷雪,三人跟著小公公走去。

    洪側妃盯著伊雪的背影,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然后低聲罵道,“一個得了癆病的女人也去巴結,果然是鄉下佬”

    “閑話少說,在宮里想死別拉上我”,冷聲直透洪側妃的心房,她看了一眼粉色衣裙的環妃,眼睛里帶著蔑視。

    但她不敢直接頂撞環妃。氣哼哼的跟著人走。環妃望著伊雪遠去的背影,沉思了一下,然后慢步跟上。

    后宮果然是凌閣如云。飛廊畫柱,荷香蝶舞。路過水塘,里面色彩繽紛的魚兒成群逐嬉。

    伊雪和張氏都沒進過宮,看到如此美麗的畫面,都有些失神,暗嘆皇家果然聚集風水美鐫之地。路過幾個小主的寢宮,倒是看到不少的丫鬟侍婢忙碌。伊雪也不敢多話,謹記慎言。

    走了一炷香時間。一處宮闈現在眼前,“吉月閣”

    “此處便是尤貴妃住處了,各位稍等,我去稟告”。小公公有禮的說道。

    伊雪點點頭,打量著此處宮殿,倒是覺得少了點什么,猛然醒悟,這里好像不如方才路過的幾個主子的閣樓。沒有丫鬟和侍女在外面忙碌,似乎冷清了一些。

    正在她沉思的時候,一個小身影走了出來,說道,“張嬸嬸。伊雪姐姐,你們來了,快來,我母親在等你們”

    三殿下臉上帶著喜悅,過來走到芷雪的身旁。

    芷雪甜甜一笑,拉著張氏的手跟著三殿下進去。

    里面擺設簡單,沒有闊氣的裝飾,好像平民家一般,但卻很干凈整潔,這哪里像一個貴婦住的地方啊。

    伊雪覺得這個貴妃估計不受寵,可聯想到芷雪說圣上對三殿下很喜愛,又搞不清楚哪里不對,按理說母憑子貴,她這里應該更加惹人注目才對啊。

    過了一道門檻,便看到一位婦人穿著錦羅綢緞,發髻云挽,兩只步搖相對輕晃,一身貴氣難擋,但唯一的缺憾是,女人的臉色有些蠟黃,身體消瘦,看起來是常年患病所致。神色之間有些疲憊,若一副面容拋去病態,卻是真正的美人。

    看來這位就是尤貴妃了,伊雪一家趕緊下拜,“見過尤貴妃”

    尤貴妃有些疲倦,但嘴角微微一翹,看起來心情很好,“請坐,張夫人、伊雪姑娘、芷雪姑娘,能夠請你們來我這里做客,真是讓你們感到寒顫了”

    尤貴妃說著,她心里很滿意,不說別的,這個地方已經很久沒人來過了,大家都避開她,原因就不多說了。她心里其實很驚詫,也很高興,至少這一家人敢來這里。

    “貴妃哪里話,我們一介草民,能夠一睹貴妃的容顏,是我們的福氣”,張氏不卑不亢的說道。

    尤貴妃笑笑,“今日來,我聽說門前發生點小事故,可有此事?”

    伊雪眉頭一皺,不知這貴妃何意,上前一步說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過一位夫人見不得比她官職小的人,所以出言諷刺,我只是看不過眼而已,但也絕非針對她,只是就事論事”

    尤貴妃眼睛一亮,淡淡一笑,“可真是妙人兒,丫頭歲數不大,倒是有副好口才,你說的對,有些人自以為有人撐腰,就無所顧忌”

    伊雪看尤貴妃的眼神,清澈見底,倒是不像那種心機深沉的人,心中也稍有些安慰。當然她也不會順著尤貴妃的話往下說,那是在找死,尤貴妃可以說,但她不能背后說人是非。

    見伊雪不說話了,尤貴妃暗暗稱贊,果然進退有度,隨即笑著說道,“既然來了,我備了一點點心,你們一起來嘗嘗”

    眾人起身,到了偏殿,說是偏殿,其實不大,才只有二十幾平米而已,桌子上擺著幾樣不錯的點心。

    “母親,伊雪姐姐可會做菜了,她做的菜非常好吃”,三殿下說道。

    尤貴妃點點頭,摸著三殿下的頭,輕柔的說道,“我也聽聞姑娘做的一手好菜,可惜無緣嘗到,甚是可惜啊”

    伊雪只好再次站起來說話,“尤貴妃若是想吃,我命人送來就是,我在京城將開一家酒樓,尤貴妃也可以去哪里嘗嘗”

    “那倒是非常好,呵呵”,尤貴妃笑著。

    但至始至終,伊雪都覺得雙方說著一些不痛不癢的話,毫無營養,說了半天,就沒話可說了。

    倒是尤貴妃彷佛自言自語,說道,“我如今有病,不能正常起居,倒是委屈了我兒……”

    “若是尤貴妃不嫌棄,小女給貴妃看看”。伊雪說道,說了半天,恐怕尤貴妃也是這個心思。只是不好張口而已。

    尤貴妃沒有太激動,很平靜的說道。“聽我兒所說,你會治病,若是伊雪姑娘可治得了我的頑疾,那真是感謝”

    她沒有什么你治好我的病,想要什么你就說的大話,倒是讓伊雪覺得這位尤貴妃為人很灑脫,隨即說道。“那我給尤貴妃看看便是,若是無用,還請貴妃諒解”

    尤貴妃淡淡一笑,沒有絲毫心里負擔。“不用,我的病我知道,都已經過去三四年了,與圣上同樣的病,恐怕還治不好。只是想著姑娘若是有什么偏房,能夠治好我的話,那么圣上也就有希望了”

    圣上也有此病?伊雪一愣,怎么沒聽老王爺說起?她忽然有種感覺,自己還是被算計了。老王爺算計自己?想想又覺得不對。

    “貴妃娘娘。圣上和你同樣的病癥么?”,伊雪好奇的問道。

    尤貴妃點點頭,“確實是,我們同樣是三年前得病,只是圣上的病似乎更重一些,藥石無醫,所以拖到現在”

    難道是陰謀?不然尤貴妃不會強調是三年一起得病的,她又想起老王爺前幾日說的話,她心下一驚,看來自己真的要卷入一場是非之中了。

    她苦笑,現在是騎虎難下了。

    “貴妃娘娘,那我給你看看吧”,伊雪說著。

    尤貴妃伸出手,伊雪倒是笑了,“貴妃娘娘,我不會把脈”

    尤貴妃一愣,莫名的問道,“那你如何看?”

    伊雪這個連入門都不算的半吊子醫生,怎么會看病?看病只不過是她的托,她能做到就是找個借口,然后開一副藥給尤貴妃。

    “我只是問問就好”,伊雪說著,她緊緊盯著尤貴妃的面部,蠟黃的皮膚,脖子下也是,但再往下,她隱隱看到一些皮屑。

    “貴妃娘娘,您的衣襟可以下一點么?”,伊雪小心翼翼的問道。

    尤貴妃臉一紅,然后又緊張,神色苦起來,難言的說道,“也罷,你看就看吧”

    拉下衣襟,伊雪吃了一驚,只見衣襟下面的皮膚已經開始潰爛,一層層的皮屑脫落,帶著點綠色,中毒?

    “貴妃娘娘,你可知道你的癥狀?”,伊雪不敢慌張,急忙收攏自己的表情。

    尤貴妃苦笑說道,“你也看到了,御醫說我是癆病,可這哪里像癆病,風馬不相及的病狀,可我沒有辦法,皇宮里我沒有人脈,找不到其他的大夫,所以只能相信御醫的話。而且我也不敢聲張……”

    伊雪震驚了,皇宮里到底在發生什么?一位身份高貴的貴妃居然被如此欺騙,還要忍氣吞聲,等待著死亡。這種煎熬,讓誰能接受?

    “娘娘,難道圣上就沒有辦法么?”,伊雪問道。

    尤貴妃無奈的一笑,“圣上也自顧不暇,哪里還顧得上我,何況我已經一年多沒見到圣上了”

    伊雪沒想到宮里已經是危機四伏,看樣子圣上也無能為力,到底是什么人能夠如此威脅到圣上,連后宮都顧不上了。

    “貴妃娘娘莫急,如此這般的話,我倒是能治好你的病,不過不敢說全部治好,若是治好了,娘娘可要告訴圣上?”,伊雪擔心的問道。

    她怕啊,若是治好了,那她就成那股看不到的幕后黑手的眼中釘,那些人好不容易弄的圣上快要病入膏肓了,而自己卻能夠治好圣上的病,那自己離死也不遠了。

    尤貴妃能夠活這么久,心思也不是白給的,立刻明白了伊雪的話,低聲說道,“若是能夠醫好,我自是老樣子,不會泄露半分,圣上那邊,恐怕還要姑娘幫助,我希望圣上能夠振作起來”

    伊雪明白了尤貴妃的話,一句話,裝病,然后暗度陳倉給圣上治病。

    ps:

    《如果那不是愛》 ( 農場貴婦 http://www.vminwy.tw/0/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