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3章 童試開考了

文 / 糟糟小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老頭趴在桌子上哭,不少人都看過來,那看老頭的眼神,彷佛一個被人拋棄的可憐兮兮的老頭。而看向伊雪的則是厭惡、鄙視。

    伊雪后悔了,她干嘛要上來答話啊,這老頭怎么和徐磊一個德行,不,是徐磊怎么和這個老頭一個德行啊。好一會,伊雪沒說話,她對老頭不熟,雖然她知道一些老頭的事情,但是這不能當談資啊。

    忽然老頭抬起頭來,很委屈的問道,“你為什么不安慰我?”

    伊雪翻了一個白眼,我們無緣無故的,我干嘛安慰你,不過看在徐磊的面子上,伊雪沒有較勁,說道,“你很難受?”

    “恩,很難受”

    “哭了之后好些嗎?”

    “不好”

    “哦,那我走了”

    “你走了我怎么辦”,老頭可憐兮兮的看著伊雪。

    伊雪真是郁悶了,你又不是我爺爺,我管得著嗎?

    “你繼續哭啊”,伊雪說道。

    “……”

    伊雪起身就要走。

    “你這個丫頭,你點同情心都沒有,沒見老頭我哭的這么傷心嗎?”,老頭瞪著眼睛,無比憤慨的說道。

    伊雪啞然,無奈的問道,“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給我一壺好酒,一份排骨,對了,少鹽,是你請我吃吧?”,老頭說道。

    “恩,天己,給老爺子上菜……”。伊雪有點受不了了,急忙喊著天己,然后轉身就假裝要去做事走開了。

    天己讓人端著酒菜過去,他跑到伊雪的跟前,“大小姐,你沒事吧。那老家伙有問題啊。都來了好多次了,每次吃飯都嫌貴,而且次次都給不夠錢”

    伊雪眉頭一皺,“每次都沒給夠錢?”

    天己臉色一紅,尷尬的說道,“是,大小姐。每次他吃完都哭窮,我們沒辦法,最后就給他記賬,你看,他已經欠了七十兩銀子了”

    伊雪看著天己,還有那個寫的非常明細的帳,說道。“以后他來了。能給多少錢,就給多少錢吧,多了也不用再要了”

    天己不知道伊雪什么意思,隨即說道,“這樣白吃白喝恐怕不太好吧,要是別人也要效仿。我們的酒樓就開不下去了”

    伊雪眉頭一挑,說道。“他不是給銀子了嗎?照我說的辦,別人的話就趕出去,我們這里除了他,任何人都不賒賬”

    天己看到伊雪很鄭重的說著,連連點頭,“是,大小姐”

    伊雪心里微笑,老頭,你好好吃啊,以后殺手盟就欠我的更多了,嘿嘿,這生意穩賺不賠啊。啦啦啦,啦啦啦。她哼著小曲出了門,然后讓老張頭趕路回家。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了,年也過完了,喜慶的氣氛慢慢的淡下來。伊雪每天都去溫棚里看看,然后就是碳場巡視一下,這些都已經穩妥了,以后就算伊雪不在,也沒有什么大事。

    雖然一切都穩定下來,可是家里的氣氛卻很沉悶,伊雪也覺得堵得慌。她知道,這個原因就在于,親爹要快來了。幺四什么時候來,誰也不知道,只說是在年后,年后到底是一天兩天,還是春天……

    這種不舒服的感覺不僅是伊雪有,就是小軍和二丫也很明顯,二人整天都無精打采的。即使伊雪給小軍說了道理,可伊雪自己都覺得慌,又怎么要求小軍能夠安如泰山,面不改色呢?

    這一天,王寅將伊雪和小軍都叫去了。

    王寅笑著說道,“快要童生考試了,時間定在十天后,明天小軍去縣衙報名就是了,后面的這十天,你就哪里也別去了,安心的和我在一起學習”

    聽到王寅說童生考試,伊雪非常高興,終于家里有人可以參加科舉考試了,那就表示以后張家也會走入官場,能夠提升地位。小軍一臉的緊張,試探著問道,“先生,我不知道能不能過?”

    王寅淡淡一笑,說道,“莫要強求,用心就好”

    王寅沒有給小軍明確的答案,讓他更加忐忑不安望著伊雪。伊雪笑笑,說道,“王先生說的是,童生只是第一步,你年紀還小,以后還有機會考童生,所以不要緊張,用心讀書,別的都不要放在心上”

    小軍聽到伊雪的話,松了口氣,說道,“王先生,姐,我知道了,我一定能行的”

    回到張氏屋里,伊雪就將小軍要考童試的消息告訴給她,張氏一臉驚喜,“小軍也要考試了,真是好,咱家以后也能出個士子了。小軍,你要好好跟著王先生念書,不可怠慢”

    小軍點點頭,站的筆直的說道,“娘,我知道了,我會用心的”

    “唉,轉眼小軍都這么大了,這身量比去年都高了許多,呵呵,小軍過了春天就十一了,日子算算也過的快啊”,張氏微笑著說道。

    第二天一早,伊雪要陪著小軍去報名,小軍堅決不讓,說道,“姐,我都這么大了,我自己能解決自己的事情了,你就不要操心了,讓金四陪著我去就好了”

    看到小軍這副神情,伊雪很高興,但也有點擔心。張氏在一旁說道,“恩,那你去之后,就報名吧,你文伯伯那邊就別去了,人多嘴雜,別讓人說了你和你文伯伯的閑話”

    張氏考慮的的確周到,伊雪也深以為然。

    當天小軍報名回來了,很順利,只是登記造冊就完成了。

    時間過的越來越快,伊雪一家焦急的等待,她們焦急的是幺四怎么還不回來,不是她們期望回來,而是不知道回來后,她們應該怎么做。伊雪有時候都覺得可笑,別人家都是盼著父母回來,而她們則是怕父親回家。這種怪異的情況估計也就是她們家吧。

    她們還沒等來幺四回來,就等到了小軍的童試,一大早,王寅就已經等著了。

    “不用準備太多,只需要準備紙墨筆硯,一套換洗的衣服就好了,現在距離考試的時辰還有一個半時辰,完全來的及”,王寅笑著說道。

    張氏看著小軍,上下再次檢查一遍,然后提過包裹,遞給金四,“好生的照顧少爺,一路上要小心”

    天乙走了之后,就只好安排年紀小點金四做書童。

    金四很聰明,而且也好學,被伊雪一眼看上了。

    金四接過包裹背在身上,對張氏說道,“夫人,您放心,我會照顧好少爺的”

    “王先生,您也要去?”,伊雪好奇問王寅。對于童生考試,伊雪雖然不是很了解里面的規矩,但也大致明白,這就像前世小學生的入學考試,不覺得王寅有去的必要。

    王寅笑了笑,“我到縣城去拜訪幾位好友,昨日一位好友說有人推薦讓他來給芷雪教畫,正好也就幫了你們這個忙”

    伊雪一聽大喜,文若男給三丫找的老師到現在都沒有著落,還以為文若男忘記了,沒想到是因為那人不太愿意。真是巧,居然他與王寅相識,倒是好辦了。

    “那就多謝先生了,還請先生一定將這位先生請回來”,伊雪高興的說道。

    王寅微笑,然后說道,“能不能請回來,我說不準,那家伙的脾氣簡直臭的和茅坑的屎一樣,若是我能不被他從家里趕出來,我就成功一半了”

    伊雪愣了,她還是第一次聽王寅說臟話,看來那個人確實不是一般人,脾氣不怎么好,要是這樣,有沒有必要請來,就成了問題。不要沒把三丫教出來,反而給三丫留下心里陰影就不好了。

    看到伊雪有點望而卻步的味道,王寅笑著說道,“此人雖然脾氣臭點,但是為人卻正直,有點桀驁不馴,姑娘倒是不必擔心他帶壞了芷雪”

    伊雪臉色一紅,訕訕說道,“呵呵,那就請先生勞心了”

    既然王寅如此說,那就表示這個人可以交往,看王寅的為人處世,所交的人也一定不是泛泛之輩。

    王寅和小軍一同上路,張氏和伊雪就有點心慌,也不知道是怕小軍考不上,還是什么的,就是莫名的焦慮。

    “伊雪,你說小軍會不會考上?”,張氏沒心思做陣線,一個勁的摸來摸去,也不知道摸什么。

    伊雪撲哧一聲笑出來,說道,“娘,您著急干嘛,反正過幾日就知道了,下午小軍回來,你也可以問問考的怎么樣,你這樣摸來摸去的,到底在做什么啊”

    張氏翻開氈墊,說道,“我在找昨日晚上剪的文曲星,不知道放哪了,伊雪,快幫我找找,我們趕快供起來,說不定很靈驗呢”

    伊雪無奈,陪著張氏一起找,一邊還安慰自家娘,“娘,小軍的歲數算小的多,就在同齡里也找不到幾個,他還有好幾年的機會考童試,您別著急,今年考不上,明年考就是了,王寅先生也說了,小軍聰慧,學東西也快,一定會考上的”

    張氏停下手,嘆口氣,“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一說到當官,有時候會感到害怕,可有時候又覺得必須要考上”

    伊雪思索著娘的這句話,雖然矛盾,卻也道出了娘這么多年來的苦楚,或許她更希望小軍考上。害怕當官或許是因為當年的經歷,怕再一次的發生,這種恐懼深埋在她的心中。可希望考上,那么就是說,她有種期待,能夠重振當年張家的風光,或許這一點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吧。

    但是娘也忘了,這已經不是張家了,雖然我們都自稱張家,可實實在在的,這是王家,王幺四家。

    一切都過去了,娘卻沒忘了當年的痛苦…… ( 農場貴婦 http://www.vminwy.tw/0/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minwy.tw

快乐时时彩a盘下载